陈圣轩来到暗月大6之后,心中的魔性不知不觉收鉴了许多,再说安镜的功力绝对不是陈圣轩敢轻视小可的,自从见到安镜的出现,陈圣轩就现对方身上那团恐怖的能量波动。

    当下,在经过导师的一阵客气言语后,陈圣轩又是客气道:“既然前辈这般看得起在下,在下办完要事,定会去贵府打扰一番,也好想前辈请教一二。”

    “哈哈哈,请教就不要说了,小友如此年龄就有不下于老夫的功力,何来的请教二字,倒是老夫想从小友口中探知一些令师的博天高法。”安镜是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妖怪了,头脑甚是机密灵活,交友待客之道绝对当数一二的人物。

    “大师夸奖了,家师的功法哪里能和前辈的手段相争明辉之光!”陈圣轩更加客气道。

    “哈哈哈,小友有要事在身,本人就不和小友闲谈了,不知道小友如何称呼?他日小友当我山门也好方便引见。”安镜转入正体道。

    “晚辈陈姓,未名圣轩。”陈圣轩如实的报上大名。

    “哦,晨圣归夕,轩宇气昂,好名字,如果小友不建议,老夫称呼小友为孙侄,小友到可呼老夫一声爷爷如何?”这个老头果然是个人jing,自从见到陈圣轩这个大高手,短短的几分钟,就要和对方踏上这层半血缘关系。

    陈圣轩如何不知道这个老头的意思,这层关系对自己也没有影响,冥空中便认了这样一位爷爷辈的强大长辈,也不是什么坏事。

    于是陈圣轩一不做二不休便答应道:“既然前辈这般抬爱晚辈,那an辈就自大认了这等称呼。”

    “呵呵,好好好,老夫就不打扰各位了,就先行告退了。”安镜宛礼道。

    “陈大哥,我叫安妮,你也认我爷爷做了爷爷,那以后你可就是我的哥哥了。”安妮见安镜要走,立刻插嘴道。

    “哦?好好,认你这么个机灵妹妹,也是陈某的荣幸。”陈圣轩打哈道。

    而后,众人又客套了几句,便送走了安镜等人,安妮却是一副连连不舍的表情,硬生生的被安东拉走了,见到这一幕,安镜老头神秘的笑了笑,却是不与言语。

    “怎么,妹妹,看你那副相见恨晚的神色,莫非你看上那个陈大哥了?”安东早已忘记了之前的不快,都改口称呼为陈大哥了。

    “哥哥,你说什么呢?”安妮满面的羞红,羞涩道。

    “哈哈,看来我这乖孙女也有乖巧的时候,等再见到那个陈小子,老夫就帮你说一下媒。”安镜老头看到安妮的神情哈哈大笑道。

    “爷爷,你……”安妮的一张俏脸更是红润几分,说不出话来。

    “这个陈大哥比起那个什么维克少爷不知好了,妹妹要是能找到这陈大哥做我妹夫,那可是一件不可多求的大好事。”安东在一旁yy起来。

    安镜老头也是附和道:“若是这样,便是老夫的功德无量了,我这个不起事的傻孙女要是攀上那个陈小子,以后我们家族还俱何人?”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完全不顾站在一旁,羞涩哒哒的安妮。

    “爷爷,你看那个陈大哥实力如何?”安东想起陈圣轩那些神乎其般的手段后,便问道。

    安镜立刻脸色十分凝重起来,道:“此子将来成果必定非凡,现在看来,我就有些看不透他的实力,即使是我使出那魔影鬼手,想要打败他,爷爷我也就有五成的把握。”

    “什么?!这个陈大哥居然这般强大,连爷爷都……”安东惊讶的说不出来话,心中知道陈圣轩的实力很强,但是经过安镜的口中再一描述,陈圣轩变的更加神秘起来,就像一座大山坐落在自己面前,根本无法阅其全观。

    “没想到这世间还有这般高手,而且还这般年轻,实在让人琢磨不透,不知道那陈小子的师傅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tiao教出这般变tai的徒弟。”安镜感叹道。

    听到二人谈乱起陈圣轩,安妮也渐渐的收起小家碧玉的形态,专注的倾听起来,这一听可不了得,这陈圣轩居然这般厉害,就连心目中那个无敌的爷爷也不敢说打败陈圣轩,这着实让安妮有些接受不了。

    安镜和陈圣轩拉上关系走后,导师一直处于苦思的状态,这陈圣轩和安镜这个变tai高手结成这般关系,心中总有一种不安份的因素存在。

    得知那位不起眼的老头居然是暗月大6大名鼎鼎安镜后,沙克迪斯也是一直处于一个状态,不过这种状态并不是苦思,而是傻愣在地,犹如一尊木桩。

    安镜的大名在暗月大6简直就是神人般的存在,今天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如何不让这位从尚武力的将军惊讶。

    “多谢师傅出手相助。”沙克迪斯回过神后,恭敬的对陈圣轩行礼道。

    “呵呵,如果我这个做师傅的见徒弟有难不现身,那我这师傅二字还有何意义,今天看你于那个安东交手,我也看出点门道,你的防御力实在太差了,不然也不会败在他的手上。”陈圣轩微笑道。

    之前从安镜老头口中得知,陈圣轩的实力居然不下与安镜这个老变tai,导师也有点接受不了,何况是这个沙克迪斯。、

    “师傅,现在我做了你的徒弟,以后出去怕败了师傅的威名,不如师傅传我点功法,也好给师傅长点脸面。”沙克迪斯恭敬道。

    “如此也好。”陈圣轩细想之下,也做好了打算,以免以后这个徒弟出去被人欺负,岂不是太有失自己的面子,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的第一个徒弟。

    “多谢师傅,徒弟定当谨记师傅教诲,将师门功法扬光大。”一听陈圣轩要传自己几手,这可是和安镜宗师一个级别的人物,及时传些什么垃圾招数,放眼暗月大6也定是极品功法。

    “为师就传你家传玄功,此玄功名曰神龙九转,是依靠本身对外界能量的元素的感应,召唤天地灵气作为护体真气,每提升一转就有莫大的神通,到了第九转就是天上的神明就休想破开你的身ti。”随后陈圣轩便把神龙九转传与沙克迪斯。

    沙克迪斯像是捡了绝世重宝一般,把这神龙九转谨记于心。

    在沙克迪斯的极力挽留下,陈圣轩等人又住了些时日,最后终于受不了这平淡的日子,陈圣轩才要求上路。

    陈圣轩要上路,沙克迪斯作为弟子,毕恭毕敬的将陈圣轩气派非凡的送出了沙克城。

    期间导师终于做好的决定,利用陈圣轩和某位大人物结怨的事情也不得不暂时放下,要是陈圣轩知道其中的详情翻起脸来,以陈圣轩的手段,导师可不敢保证威克斯家族能够抵抗的了。

    “导师,不如你先把邪恶联盟的一些信息告知于我等,到时候也好有所应变。”陈圣轩等人坐在沙克迪斯准备的豪华棚车中一脸平淡道。

    “也好,一些平常的信息我也不多说了,我就把我们这次行动的对头消息告诉大家,破坏本家族生意的那些异教徒现在都聚集在冥道的府中,这冥道正是邪恶联盟的三大头目之一,本身实力通玄,世人闻其名便会谈虎色变,当然有陈供奉在,我想那冥道起不了多大的风浪,但是邪恶联盟的其他两位头目可就不好惹了,其他两位可谓是真正的大人物了,即使是安镜前辈也不会轻易招惹二人,虽然这三个头目的关系并不融洽,但是我们在邪恶联盟贸然动一位头目,也就是向邪恶联盟示威,我想那两位王者绝不会袖手旁观的,所以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还是小心行事,等那些异教徒一离开冥道的视线,也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不知道本人的计划,两位可否认可?”说是两位,可是导师的眼睛完全停在陈圣轩的身上,有了陈圣轩这位级强者,导师已经开始慢慢的忽略血帝的存在了。

    “不必要的麻烦当然不能招惹,就以导师之见吧。不知血大师意思如何?”陈圣轩把目光移向血帝道。

    “我没有意见。”血帝淡淡道。

    “好,既然二位都没有意见,那本人就先擅自做主了。”导师微笑道。

    “我说老头,你还没说其他两位到底是谁呢,还有这个什么冥道到底有什么神通?”火风突然在一旁插嘴道。

    “哦,确实是本人疏忽了,这冥道原本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只西方的异种魔兽,铜筋铁骨,嗜血如命,手段及残忍,特别是他那一双兽爪,粉金碎石都轻而易举,而且这神兽本身还有天赋神通,传言能够吞噬他人灵魂,更是不可小视,据说这魔兽jing通大量的黑暗魔法,到时若是遇到此人,定要小心。其他两位本人知道的不多,传说与此二人交手过的高人前辈,无一不被二人以残酷的手段杀死,所以时间久了,更是没有人敢招惹这二位杀神了。”导师一一解释道。

    “这天下还有这般神奇的兽类,果然是天地无尽,探索无穷。”得知冥道的天赋神通,陈圣轩感叹道。

    陈圣轩感叹之色,突然棚车一震,周围轰响不断,像是地震一般。随后便又是一声凌厉的兽啸,声浪如碧波一般由远及近。

    绕是陈圣轩也没有提前预感丝毫,导师立刻对外面的护卫询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今天看到一个新书评,我都快哭了,我说那位仁兄,本人已经是大二了,什么时候成你了你同学,高二的时代我已经过去四年之久了,不知这位小朋友为何这个书评,但是还是感谢你帮我解释了以下之前的段更情况,如今回到这里继续写书,成绩正在慢慢的回升,每天的点击率保持在万之上,但是距原本的成绩还是差的太多,希望各位书友大大支持,再让神龙斩风光一下下~动感再次谢过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