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亿万甜妻 第909章:不介意不代表不着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到这里,顾清歌抹泪的动作终于顿了一下,然后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薄锦深猜想她应该是在整理自己的情绪。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大概十几秒钟,顾清歌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然后缓缓地转过身来。

    一双清澈的眸子染上了雾气,水蒙蒙的,就像湖面上刚下了场雨一样,然后又起了淡淡的薄雾,深远而又空灵。

    “对不起。”薄锦深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道歉。

    顾清歌轻轻地咬着自己的下唇,缓步朝他走了过来,然后低头看他的腿,“你的腿……动不了?那么严重么?”

    薄锦深眼神黯然了几分,无奈地扯唇笑了笑:“是啊,回来的时候就动不了,还是被抬上担架送到医院的。”

    既然已经让她知道了,薄锦深也不再隐瞒了,索性都把消息都告诉了她。

    听到这里,顾清歌一阵心疼,“是不是很难受啊?你刚才说你不应该这么固执和自私,是不是代表你接受治疗了?医生说的……”

    “嗯。”薄锦深点头,“我对你的眼泪招架不住,要是我不接受,你一直哭下去,到时候把眼泪哭坏怎么办?”

    见她脸色有些微妙,薄锦深又补了一句:“我可舍不得。”

    顾清歌:“……”

    他还是没有放弃么?果然傅斯寒说的,像他这样的人想要移情别恋根本不可能,至少现在不可能。

    “你别有负担,我去找你只不过是出于我的本心,听到你有危险我就去了,其他的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我会变成这样,一切也都是我自取的,毕竟不是你叫我去的,不是么?所以无论我的腿后面有没有截肢都跟你没关系,明白么?”

    顾清歌忽然觉得鼻子又酸了。

    “不许再哭了。”薄锦深道:“我可没有力气帮你擦眼泪。”

    顾清歌忍不住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忍住掉眼泪的冲动:“我不会再哭了,你放心吧,只是你要答应我,一定要积极配合治疗,陆琪姐她真的非常担心你,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都是哭着说的。”

    提到陆琪,薄锦深的眼神有些不耐,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你让她以后别再来了,也别再去打扰你。”

    “可是……”

    “清歌,虽然我跟你说我放弃了你,但不代表我会立刻喜欢上别人,我可以不再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你不来找我,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再去纠缠你。但这并不代表我会喜欢别人,我薄锦深这一辈子,唯爱的就只有一个女人。”

    顾清歌:“……”

    “所以,别试图撮合我跟陆琪,那不可能。”

    顾清歌的手微微颤抖着,她把他当亲人,可是他对她的感情却是融进了骨血之中,那以后他怎么办?难道他……顾清歌开始替他的未来担忧起来。

    “薄锦深……”

    “好了。”他苦笑道:“不用替我担心,我自己都不担心,你只要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薄锦深又开始对她下逐客令了,只不过这一回他的情绪跟刚才不一样了,顾清歌没有那么担心了,便点了点头。

    “我是偷跑出来的,还没有吃饭就过来看你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地积极接受治疗,我明天再找时间过来看你。”顾清歌临走前,有些不放心,所以又刻意叮嘱了几遍。

    薄锦深看着她白皙的脸,眼神认真地对他说话的样子,真有一种想把她抱进怀里占有己有的冲动,可是……他已经放弃她了啊,而且她很快就要跟傅斯寒举行婚礼了,再过一阵子,她就是傅太太了。

    想到这里,薄锦深将这种冲动强行忍了回去,然后垂下眼帘:“我知道,这是我给你的承诺,一定会做到的。”

    “那我就先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顾清歌临走前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看着她的背影,薄锦深的眼中浮现不舍,可惜……

    顾清歌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陆琪,她眼睛红红地看着她。

    顾清歌刚想跟她说话的时候,却看到了不远处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身形颀长,清瘦的影子被灯光拉长投射在地上,显得多了几分寂寥。

    傅斯寒……

    他怎么会来?顾清歌觉得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想,她便迈开步子朝他走了过来,她的步子有些急切,甚至是迫不及待的。

    傅斯寒转身便看到她急切地朝自己走来,脸上带着着急的表情,心里片刻了然,

    他也迈开步子几步上前将她揽入怀里,“不是说过你,走路要小心点么?走这么急干什么?”

    “你怎么突然来了?”顾清歌有些小心翼翼地拽住他的衣袖,然后下意识地朝时源和宵东的方向看了一眼,时源和宵东接收到她的眼神之后,时源便立即心虚地别开了眼睛,而宵东则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大晚上的你一个人跑出来,作为丈夫的我,来接你是应该的。”

    傅斯寒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喜怒,所以顾清歌一时间也无法猜到他内心的想法,只是看着他低声解释道:“锦深住院了,所以我过来看看他,你……不会介意吧?”

    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傅斯寒墨色的眼底划过一抹异色,不过很快被他收敛起来,他勾起唇角轻揉着她的发:“有什么好介意的?你终究是我的妻子,况且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他住院你来看看他,我不会介意的。”

    顾清歌才不信,嘟起唇反驳道:“你说不介意,可你还是听到消息以后就立刻赶过来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傻瓜。”傅斯寒微眯起眼睛,食指轻点了点她的鼻子,“我不介意不代表我不着急啊,傻瓜,你一个孕妇,我能放心?”

    听言,顾清歌觉得也是,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回去了?”

    “他怎么样?”

    不想,傅斯寒却主动问起了薄锦深的情况,想到薄锦深的情况,顾清歌就皱起了眉头,摇头道:“情况不太好。”

    “怎么?”

    顾清歌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傅斯寒,傅斯寒听完以后眸子里却是闪过一抹极寒的阴鸷。

    “他居然是为了去找你而受的伤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