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男子抬起头,方正一看,顿时愣住了!这竟然是一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男子头发有点花白,脸上尽是坚韧之色,不过年龄终究有些大了。虽然一指山上的雪,咸鱼每天都会去扫,但是东北的雪是永远也扫不干净的。

    前一秒扫干净了,下一秒风一吹,远处的雪就会飞过来,覆盖在地上。所以,扫雪,不是为了扫干净,只是尽可能的让雪少一点,让人走起路来轻松点而已。

    普通人上山况且要气喘吁吁,若是下雪,爬山就更难了,中间总要休息一会,才能继续前行。若是双腿不好使,全靠双手,再加上一路上的雪做阻碍,想要爬上一指山该有多难?方正没试过,但是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没有不错的体力和大毅力,是绝对无法完成的。

    方正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事儿,让着男子如此执着的爬上来。方正下意思的开启慧眼看了一眼男子,男子身上金光不少,业力却不多。于是,方正做了个决定,不过不管是什么事儿,力所能及的话,就帮帮他吧。

    方正将男子扶了起来,这才发现,方正的双腿竟然如同两根木头似的,一动不动。

    男子苦笑道:“有点木了……”

    方正拍了下男子的腿,硬邦邦的,这哪里是木了,分明是冻僵了!

    方正问道:“还有知觉么?”

    男子摇头。

    方正二话不说,将男子背了起来,快速往一指寺走去。

    进了寺院,听到动静,红孩儿、猴子、独狼、松鼠都凑了过来,至于背后从天龙池里探出半个身子,趴在奈何桥上偷窥的咸鱼,方正已经懒得搭理了。

    “净心去,准备火盆来,这位施主需要暖和一下。”方正道。

    红孩儿看了一眼男子,立刻跑了。

    火盆是东北常用的移动取暖设备,其实就是一个泥做的大盆。东北家家有火炕,烧火炕的时候一般都会塞一些苞米瓤子【玉米内部不能吃的部分】,又或者树枝、木头什么的。这些东西都十分耐烧,就算烧透了,热量依然能保存许久,这效果类似于木炭。东北人就用这些烧炕、做饭,然后将剩下的掏出来,放进火盆里,就成了一个取暖设备了。

    一指寺才吃完饭没多久,灶坑里还有些木头炭,红孩儿掏了一盆,放在厨房的空地上。

    没一会,方正就进来了,将男子放在椅子上,用猴子拿来的被子盖好身体,然后将他的双腿放在火盆边上,方正就坐在男子的身边,用手轻轻的给对方按摩双腿,同时悄悄的运转体内的灵气注入男子的腿里,快速活化他的血液,温暖他的经络,回复细胞活性。

    在东北,早些年冻伤是很常见的,轻点的冻的皮肤通红,疼痛。重点的皮肤皲裂,出血、化脓。更惨的甚至会冻出功能性障碍来。眼前的男子,双腿冻的就已经十分严重了,若不是方正修炼有成,体内有真气,换了其他人来,还真得费一番手脚。

    男子显然也累的不行了,才坐下,火盆一烤,身体暖和了,一股疲倦袭上心头,脑袋一歪,直接睡着了。

    男子这一觉睡了两个小时,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只见眼前蹲着一只小松鼠,小松鼠正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呢。看到他醒来,小松鼠立刻跳到地上,跑了……

    男子没在意,不过下一刻,一声佛号在门口响起:“阿弥陀佛,施主醒了?腿好些了么?”

    男子回头看去,只见门口一名白衣僧人站在那,双手合十,面容温和如玉,微笑中带着难以言喻的亲和力。

    男子这才想起了之前方正背他进寺院,躬身揉腿按摩的画面。男子立刻坐在那弯腰,仿佛是在鞠躬一般,同时道:“多谢大师之前出手相助,谢谢。”

    方正摇摇头道:“救人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施主无需客气。倒是施主,怎么这么冷的天还跑到山上来了?而且,施主的腿似乎已经许久不能动了吧?你的亲人呢?”

    这也是方正所疑惑的地方,刚刚给男子按摩腿的时候,方正就发现了,男子的双腿早就瘫痪了,动弹不得。这样的人,按理说应该是由亲人照顾的,怎么突然跑到山上来了?若不是他毅力足够,能够爬上山来。否则光凭方正或者其他的香客去发现,多半是要出人命了。这可不是儿戏啊!

    男子听到这个问题,脸上没有一丝沮丧,反而多了几分温柔,看着火盆里红彤彤的炭火,道:“我叫陈大年,因为出生在大年夜里,所以叫这个名字。今年四十八岁了,我不是没人赡养、照顾的孤寡老人。我有老婆,还有个女儿,她们非常漂亮、可爱、乖巧。”

    说到这,男子眼中不自觉的泛起了泪花。

    这话本来没什么,但是方正却听的十分别扭,什么叫她们非常漂亮、可爱、乖巧?陈大年的老婆应该也四十多岁了吧,夸赞这个年龄的女人,怎么会用可爱、乖巧呢?

    都说感情到了,永远十八岁,看来是真的了。方正心中嘀咕着。

    这时候,独狼、松鼠、猴子、红孩儿也走了进来,围着火盆烤火,一个个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样子,实际上都将耳朵竖了起来。显然是因为山上生活无聊,跑来听故事凑热闹来了。方正甚至看到了门后面探出一个鱼头,不过这家伙似乎还不太满意自己的位置,正偷偷的往屋子里挪呢。

    方正瞪了咸鱼一眼,咸鱼则对方正挥了挥手里的一根铁钩子,然后用嘴咬着,一跳,挂在了窗户框子上,一动不动了。这家伙这么一挂,还真跟一条咸鱼没区别……不过寺院厨房里挂了一条咸鱼,这怎么看,画风都不对啊!

    陈大年继续讲他的故事,方正也没空搭理咸鱼了,只是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老实点,别弄出乱子来。

    陈大年然而讲着讲着,陈大年就不说话了,整个人进入了某种恍惚的状态,双眼中尽是无尽的温柔,声音也无比的柔和,但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外流。

    方正知道,陈大年陷入自己的感情世界当中了,而刺激他的事情,肯定和女儿有关。于是方正双手合十,宣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下一刻施展一梦黄粱,直接带着所有的弟子,进入到陈大年的回忆中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