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无奈的道:“吃的肯定有,就是味道么,估计没那么好了。”

    “有就行,我不挑食!”松鼠再次激动了。

    方正直接一巴掌过去:“念经去!”

    这弟子,太丢人了!

    与此同时,赵宝林下了山,去其他几个村子送喜糖,将亲戚们都叫到了,好友都找到了。赵宝林看着亲友们一脸惊讶的神色,别提多神气了!这么多年了,一直因为儿子婚姻的事情憋屈,今天算是扬眉吐气了,心里爽爽的!

    回到家中,赵宝林看着同样一脸高兴的儿子坐在炕上和儿媳一起看电视,心中更是美滋滋的,只感觉这全天下的幸福都突然降临到自己家了,太开心了。

    后厨正忙活的赵宝林妻子柴红,听到动静,探出头来,看到赵宝林,顿时笑了:“老柴你可回来了,去,把院子里的那只大公鸡抓来,晚上炖了它,给儿媳妇补补身子。”

    “好。”赵宝林二话不说就出去抓大公鸡了。

    在农村,虽然家家都养鸡鸭,但是不到逢年过节,一般是没人杀的。毕竟,下蛋也是收成。而且,一年到头就养那么多,吃没了,还得买。没事自己吃?那可舍不得……

    而且洪塘村不比一指村,一指村现在靠竹笋、竹林发家了,家家户户小日子越来越红火,鸡鸭搬上平常桌也是常事。洪塘村的村民还是靠着自家那几亩地过日子,靠天吃饭,生活紧巴巴的。好在一指村现在大量招收雕刻工,只要肯吃苦的都可以去一指村找个工作,也能赚不少钱。这也算是一指村带动的经济效益吧……

    屋子里,赵玉河虽然聋哑,但是人不傻,殷勤的给女子递苹果,女子接过去,用刀削好了皮,然后一切两半,分一半给赵玉河。赵玉河顿时笑开了花,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后厨忙乎的赵玉河母亲柴红透过窗户看到这样的画面,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当父母的,还有什么比看到儿女幸福更幸福的事情么?

    日子过得飞快,一眨眼一天过去了。

    第二天,赵家彻底的忙碌了起来,因为亲家,赵玉河的未婚妻韩晓冉的父母韩坤彦带着韩晓冉的母亲周少霞,以及韩晓冉的一群亲戚,有表哥、表姐、表妹的,大舅大姨的,一大群人。看到这么多人,赵宝林更高兴了。

    虽然他儿子找到对象了,村里人嘴上说着祝贺,但是背地里也有人说他儿子可能被骗婚了。

    这话听到他耳朵里显得格外刺耳,为了证明自家儿子除了聋哑还是好小伙子,凭本事找的女朋友,不可能是骗子,赵宝林这才让两人谈恋爱谈了一个多月,而且赵宝林还去过女方家,见过她们家的亲戚,看过房子。

    骗婚的新闻他也不是没看过,那些骗子哪个有这么多亲戚的?一般三五个人凑一起就不错了。

    人家什么都有,亲戚都在,怎么看也不可能是骗子。

    今天韩晓冉的家人都来了,他觉得倍儿有面子,因为这一次是最有力的证明,让所有人都闭嘴,真心实意的来祝贺自己。能得到村民们的认可了,自家儿子也算是给他长脸了,心里舒坦!

    两家人碰面,喜上眉梢,笑开了花。

    “亲家,快,里面坐。”赵宝林热情的将韩晓冉一家让进屋,上炕,端上早准备好的水果。

    一群人也不客气,吃喝,玩着,屋里屋外热热闹闹的,喜气十足。

    只不过赵宝林虽然开心,不过眉头始终有点是皱着的,至于原因……这时候,赵宝林接到了一个电话,赵宝林立刻出去接去了。

    “兄弟,这钱你无论如何得帮我想办法。哥哥就这一个儿子,能不能成就看这一次了。什么也别说了,砸锅卖铁,也要给玉河把婚结了!”赵宝林道。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赵宝林道:“你就放心吧,我儿子要是能结婚,我这把骨头砸吧砸吧卖了都行!不就是那么个玩意么?我舍得!”

    “那行,钱明天给你打过去。”对方道。

    赵宝林顿时松了口气,道:“行,只要你给钱,别的都好说。先给我一半,把事情应付过去,剩下一半等完事了你再给我。”

    “赵老哥,看在咱们兄弟的感情的份上,这事儿我帮你。不过你可记住了你答应我的,明天晚上我来接你。”对方道。

    “行。”赵宝林干脆的回答道。

    赵宝林挂了电话,听着屋子里开心的笑声,赵宝林的脸上再次挤出了笑容,走了进去……

    一天飘然而过。

    第二天,方正早早的起床,特意挑了几根大竹笋,装好了。这就是方正随礼用的东西了……

    自从一指村开始不收礼金后,在一指村的带动下,四周的村子现在也不收礼金了。大家带东西过去就行了,带多带少全凭心意。当然,你带的少,也别指望你办事儿的时候,人家带的多。不过好处也很明显,无利可图后,谁也不愿意乱办事儿,自己累个半死,也没啥可捞的,办这些干啥?于是乎,现在村子里除非真正的老人大寿,家里添丁,孩子结婚嫁娶,升学。其余的鸡鸭鹅狗猫下崽子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事,已经没人办了。

    没了这些事情做羁绊,拉扯着钱款,村民的生活也是越来越好,日子越来越红火。

    赵宝林的人缘不错,家里孩子结婚,大家自然不吝啬,宋二狗买的皮卡后面扔了半片猪,杨华弄了一头羊,其他人也是鸡鸭没少带。结果大家看到方正后,顿时有点尴尬了,当着和尚的面,拉着一群动物赴刑场……

    方正一路念着阿弥陀佛,先走一步,这事儿还真不好管。

    兔子吃草不吃肉,难道还要去管狼不能吃肉么?

    出了村子,方正就看到谭举国叼着烟袋走在去洪塘村的路上,方正立刻凑了过去,和谭举国搭伴。身后跟着红孩儿,其余的都被方正留在山上看寺庙了。

    “方正住持,咋不坐车?”在外面,有外人的时候,谭举国还是会叫方正住持。

    方正笑道:“阿弥陀佛,也不远,走走就到了,何必坐车。今天是赵施主家大喜的日子,谭施主怎么一脸的担忧之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