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闻言,将鞋子脱了,果然双脚踩在雨水中,却不脏!甚至还挺干爽的!虽然有点凉,却不难受。

    大步流星的走出去,独狼紧随其后,雨水打在他的毛发上,这家伙瞬间成了落水狗,威风凛凛的样子变得有点糟蹋。

    到了大门口,方正打开大铁门,却没看到人:“咦?人呢?”

    “呜呜……”

    “大……大师,低头,这儿呢……”韩啸国看到方正的时候,宛若地狱边上看到了佛陀,全是希望!看方正的眼神都变了,带了几分特殊的神采。

    方正低头看去,好家伙,门口坐着一个人,正是韩啸国。

    “施主,你不是死活不要留在寺院里么?”方正问。

    韩啸国老脸通红,尴尬的道:“大师,外面太冷了,我太饿了,受不了了,求求你大发慈悲让我进去避避雨,吃点东西吧。我要死了。”

    哐当!

    大门关闭!

    韩啸国傻眼了,本以为和尚都是慈悲为怀,装装可怜,打点苦情牌,最起码也能混口饭吧?结果,竟然吃了闭门羹。

    “大师,别啊……大师,别关门啊!之前是我的错,我知道错了!您就给我点吃的吧。”韩啸国嗷嗷叫道。

    方正问道:“知道错了?错在哪里?”

    “我不该用枪指着大师,不该对大师不敬,不该对大师开枪,不该离开寺院。”韩啸国脑子飞快运转着,叫道。

    方正道:“这些错,都不是错,你若是想进来,还是仔细想想,你究竟错在哪里吧。若是想不通,那就在外面想明白,天堂和地狱,一念之间,施主当好好思量。”

    方正说完,就没了动静。

    韩啸国闻言,脑子一片空白,他实在想不出哪里还得罪方正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灯光,韩啸国赶紧跑到附近的草丛里躲了起来。

    没多久,两个说话声近了。

    “吴海,我们还真来啊?”一名警察抱怨道。

    吴海苦笑道:“虽然我也不喜欢那个小和尚,不过人命关天。若是晴天,凭韩啸国的本事,哪里都能躲一晚上。但是这一场入冬大雨之下,他肯定不敢生火。但是没有火,他肯定要冻死!他若是去了深山也就罢了,若是藏在山上,唯一的避雨处就是寺院了。他若是跑到寺院里去,那小和尚可就危险了。还是来看看吧……”

    “吴海,你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之前也不知道是谁,口口声声说这个小和尚不懂配合什么的,现在却这样,呵呵。”胖警察笑道。

    “得了,别废话了,披着这身皮,那点不爽也只能收起来。不过,这鬼天气,真冷啊!赶紧去寺院看看,没事儿,就回营地。”吴海道。

    胖警察不解的道:“吴海,你说,我们为啥不住在寺院里呢?这里有房子,住着也舒服啊。非要搭帐篷,那也太遭罪了。”

    “下山口肯定要堵上,另外,我听局长说,这寺庙是小寺庙,不收留人住宿的。好像也是寺院的规矩……我们不信这个,却也不能不尊重人家的信仰和规矩。反正啊,里面有弯弯绕绕的,我也搞不清楚。这点苦没什么,只要能抓到韩啸国,都值得了。”吴海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大门口。

    因为雨声大,雷声猛,地形空旷,两人说话必须喊起来才行。

    方正自然也听的清楚,于是……

    吴海和庞伟刚来到门口,就听嘎吱一声,大门打开了,一个一身雪白的光头和尚出现在门后。开门的时机不早不晚,那种感觉,仿佛这和尚一直在这等他们似的!

    “大师,你这时候去哪啊?”吴海下意识的问道。

    方正笑道:“当然是等两位施主。”

    “你知道我们会来?”庞伟吓了一跳。

    方正摇头道:“当然不知道,不过贫僧刚才来到院子里,听到两位的说话声,所以开门迎接。”

    “原来如此,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会未卜先知呢。”庞伟呵呵笑道。

    方正宣了一句佛号道:“阿弥陀佛,贫僧只是一个普通和尚,哪会什么未卜先知。两位警官,此来是为何?”

    “没事儿,就是白天参观贵寺,觉得挺好的。不知道晚上是啥样,所以又来参观了,那个,大师方便不?”吴海学的快,说搜查不好,那就参观吧!

    方正自然不阻拦,配合着两人在寺院里转了一圈,确定方正没有被人威胁,安全后,两人这才告辞离去。

    只不过两人离去的时候,某个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想吃了他们!

    “太tm墨迹了……老子快冻死了!”韩啸国咬牙切齿的骂道。

    眼看着大门又要关闭,韩啸国赶紧跑过去,叫道:“大师,大师!别关门,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了,还请大师指点迷津!”

    方正看着跪在门口的韩啸国,微微点头道:“自己尚不知,贫僧如何指点你?没想到,就继续想。”

    然后方正再次将门关上了。

    韩啸国一脸的绝望,他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

    而远处,庞伟和吴海正走着呢,吴海突然叫道:“不是吧!”

    “怎么了吴海?你别一惊一咋的,人吓人吓死人知道么?”庞伟下意识的按在手枪上,随后抱怨道。

    吴海道:“庞伟,我问你,你注意到那和尚的穿着没?”

    “注意这个干啥?死冷寒天的,我光注意有没有韩啸国了。”庞伟随后警惕的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难道韩啸国真在寺庙里?”

    “在个屁!我们连水缸都看了,他能藏哪去?我们来的那么突然,他若是在里面,和尚只要一指,他就完蛋了。我是说,你有没有注意到那和尚的衣服,好像一直都没湿啊!还有他的脚,那僧衣偶尔撩起来的时候,似乎是个光脚,他没穿鞋!”

    “拉倒吧,你小说看多啦?还没穿鞋,还大雨天里衣服没湿,你当他会武功,还是修道成仙了?他咋不白日飞升呢?你看看那闪电,你咋不说他在渡劫呢?”庞伟鄙视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