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刘云苏才回过神来,发现似乎没自己什么事了。

    “小刘,这孩子的病情很重。没人触碰她的心灵弱点也就是发呆,若是有人触碰了,立刻就寻死觅活的。这不是短时间内一次催眠就能治好的,或许深度催眠能有效果。不过,需要时间……”董月如整理了下乱了的衣衫,和刘云苏道。

    刘云苏苦笑道:“董姨,你也看到了,我这同学不吃不喝的,这要是再拖下去,容易出人命啊。总不能……输液维持着吧?”

    董月如摇头道:“这就得你想办法了,我只能来这一次,今天必须赶回去。我最多,抽出空来就过来……哎……可怜的孩子。”

    就在这时,方云静也被捆在了床上,随后没了动静。

    董月如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

    就在这时,赵大同道:“对了,大师说了,放好符后,要通知他。我还没通知呢……”

    “行了,你就别添乱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大师大师的,灵符灵符的,脑子有病吧?”刘云苏心头不爽,叫道。

    赵大同白了刘云苏一眼道:“你个废物,刚刚麻爪的是不是你?还有脸教训我?再说了,只允许你请专家,就不能我请大师了?告诉你,大师神着呢。”

    刘云苏还想说什么,董月如道:“他想试,就让他试吧,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份心意。”这话听着好听,不过谁都听得出,董月如有点不高兴了。你们信大师,还请我这个专家干什么?

    赵大同老脸一红,赶紧道歉道:“专家,那个,我不是那意思,就是……你看……哎我最笨。”

    “行了,我下午的飞机,先休息会,你们继续。我也好奇,你这大师到底有什么手段,还能隔空发功不成?小伙子,我跟你说,其实佛家也好、道家也好,与其说他们有神通,不如说他们懂心理学。如果是面对面,我相信,佛家大师的确能够做到心灵沟通,帮人醒悟。但是隔空……”董月如微微摇头,意思很明显,你被骗了!

    看到这一幕,虽然大家很感激董月如,但是赵大同、马娟、胡韩三人是见过方正的厉害的,心里也真的对方正尊重,所以心中也是憋了一股子气,默默的希望这次方正不要掉链子!给他们争口气……不过也就是想想,隔空治病?可能么?

    而此时此刻,方正在干什么?

    “分贫僧一点么,别那么小气好么?吃你两个松子而已……”方正仰头看着树上的松鼠,苦口婆心的骗……劝说着。

    身边,独狼仰着头,嘴巴微微张开,舌头在外面甩着,一脸的馋相。跟了方正这么久,这家伙早没了当初独狼的凶狠,已经腐败的成了一条懒狗加馋狗了。

    菩提树上,松鼠在树干上放了一排二十多个松子,大尾巴一甩一甩的,吱吱的叫着。

    “你还过冬?冬天都过去了好么?你还怕饿?你看看你,你都胖成独狼了!贫僧跟你说啊,你要是再这么胖下去,以后找母松鼠传宗接代都难!”方正继续忽悠。

    松鼠歪着脑袋想了想……

    方正偷偷的踢了一脚独狼,独狼立刻心领神会跑到另一边,嗷的一声大叫!

    松鼠本就怕狼,平时和独狼相处习惯了不怕独狼,但是骨子里的恐惧还是有的。这一走神,突然一声狼叫,吓的一哆嗦,扭头看独狼!

    说时迟那时快方正抬起手掌,对着菩提树干就是一掌!

    嘭!

    树枝上一阵乱颤!

    松鼠赶紧趴下,抱紧树干,小家伙也是个守财奴,赶紧回头查看自家的松子,结果树干上的私货只剩下一两枚了!剩下的呢?

    松鼠撅着屁股往下看,刚好看到一个光头和一个肥硕的大屁股甩着尾巴,跑后院去了。

    松鼠顿时气的吱吱乱叫,跳下菩提树追去了。

    而方正一边跑,一边随手捏碎松子外壳,吃的不亦乐乎,顺手再扔给独狼一枚,两个混蛋那叫一个乐呵。松鼠跟在后面,气的满地乱跳,最后追上方正,拉着方正的耳朵就是一顿乱扯,直到方正求饶,这才转战独狼。独狼可不是方正,独狼撒腿跑起来,松鼠根本追不上,只能气的堵在门口,挥舞着爪子,一副你敢回来我打死你个鳖孙的模样!

    至于独狼,得了好处,早跑没影了……

    两个小家伙闹腾着,方正拿起手机,竟然来信息了,打开一看,果然是赵大同发来的。

    看看时间,也就几分钟之前的事,于是语音回复道:“阿弥陀佛,让施主躺下来,枕在符上,剩下的交给贫僧就是了。”

    赵大同那边等了一会,见方正回话了,立刻点开听。

    听到方正这么说,董月如微微摇头道:“听这大师的声音似乎很年轻啊。”

    胡韩下意识回道:“大师貌似还不到二十岁。”

    董月如再次摇头,显然对于方正完全不抱希望了。佛家大师,虽然擅长精神上的沟通,但是那是禅理高深的高僧!这样的高僧没有十年二十年日夜参禅,是达不到那样的高度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和尚,能是高僧么?显然不可能,再看看眼前的几个年轻人,董月如心道:“现在的大学生,果然最是单纯好骗。这灵符八成是收了钱的,罢了,不到黄河不死心,我就看着他们到了黄河,再和他们好好说说吧。免得日后再上当受骗……还有那和尚,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这也太能骗了,几个学生也骗!还坏了佛家的名声,着实可恶!”

    赵大同确认了下灵符还在,赶紧回复道:“大师,都弄妥当了,需要我们回避不?”

    方正想了想,施法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神通乱象显现,自然不用回避,于是道:“不用了。”

    说完,方正坐在菩提树下,默念一句佛号,双手合十,精气神合而为一,心神一动,果然感应到了远方的回应,顺着这回应,方正的念头扩展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

    方正只感觉四周的黑暗破碎,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当中!

    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身后是一所大学,学生穿梭如织。面前则是一条公路,路上,大车小车呼啸而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