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一种你是傻逼的眼神看着方正道:“那是传说,世界上有没有菩萨都两说……”说到这,男子猛然想起来,眼前这寺院里的一切都不符合这个世界的常理,难道世界上真有菩萨?

    “贫僧发誓,观音菩萨的确存在。”方正耍了个滑头,他没说菩萨在哪个世界存在。

    男子也不懂,他知道僧人发誓,可信度还是很高的。于是跟着点点头道:“那又怎样?”

    方正继续道:“这孩子之前是个山大王,妖怪,没事儿喜欢吃人。跟了菩萨后,菩萨觉得这孩子榆木疙瘩,朽木可雕,就扔给贫僧了。”

    男子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方正继续道:“菩萨都管不了,贫僧咋管?尤其是这孩子有病,一发病就要吃人!发起狂来,贫僧都拉不住……”

    轰隆!

    一道雷霆劈在方正和男子中间,那巨大的雷霆,吓得男子浑身一颤!

    天有异象,难道要出事?男子咽了口唾沫,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浓了。

    就在这时,红孩儿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接着整个人跟着变得一脸狰狞,然后大吼一声,脑门上冒出两个小牛角,大嘴一张,一下子就变成了青面獠牙的怪物,大吼一声:“我要吃肉!”

    然后红孩儿嗖的冲了上来,就要扑向男子!

    男子惊呼一声,往后一仰,直接翻到在地上!几乎是同时,他看到那青面獠牙的怪物,大嘴巴一张一口咬向他的鼻子,结果还差一厘米停住了!

    男子吓得面无血色,他虽然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他想的是轰的一声炸死,那样死也没啥疼痛,一下子的事儿,干脆痛快。但是被怪物咬死?吃掉?

    一想到这,男子就浑身胆寒……

    连忙躲开,侧头一看,这才看到,那怪物不是发善心了,而是牛尾巴被方正一手抓住了,硬生生的拉住了。否则那一下,他就被咬死了!

    方正道:“施主,贫僧才想起来,你还没自我介绍呢吧?”

    说完,方正对男子咧嘴一笑,那一口洁白的牙齿,看的男子浑身发冷。他有种感觉,如果他不回答,这贼秃没准就会撒手了!想想那下场……

    男子赶紧叫道:“我叫阿普杜尔!mLxY人!”

    “你是怎么加入红魔的?”方正问道。

    既然开口了,阿普杜尔的压力也小了不少,道:“我14岁的时候跟叔叔去打工,后来在网上接触到了红魔的人……后来你抓了红衣,白衣开始选死士。我被选上了……”

    阿普杜尔将他来的目的都说了。

    方正闻言,脸色有点凝重,他本以为红魔就算报复,也只是找他报复。没想到白衣根本没打算炸死他,而是要炸死香客,或者炸死他的弟子!

    方正不怕红魔找他麻烦,来多少他抓多少。但是如果红魔针对香客……方正终究只是一个人,他能看护多大一片地方?如果红魔四处开花,方正根本无法阻止对方的恐怖行径!不说这罪孽有多大,光心里良心这一关,方正就过不去!

    方正肃声道:“那么,红魔的老巢在哪,你知道么?”

    阿普杜尔闻言,立刻沉默了。

    方正眉毛一挑……

    就在这时,咸鱼回来了,方正给咸鱼打了个颜色。咸鱼这老油条,一看眼前的情况就明白一切了,嘿嘿笑道:“四师弟这是咋了?老毛病又犯了?我记得四师弟吃人有个习惯,从脚丫子开始吃,而且一边吃一边用火烧伤口给对方止血,基本上对方可以看着自己被一口一口的吃掉。那感觉……啧啧……”

    阿普杜尔闻言,只感觉灵魂都跟着冷了,赶紧叫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的人喜欢在金三角一代活动。跟当地的将军十分熟。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阿普杜尔喊完了,就见眼前的怪物突然笑了起来,笑的无比的坏!

    再看咸鱼和方正,也在那一脸坏笑的看着他,他顿时明白了,上这贼秃的当了!

    果然,下一刻,红孩儿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哪有一点点发狂的样子?

    “你们发了誓,还骗我?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么?”阿普杜尔不甘心的叫道。

    方正指着地上乌黑的地面道:“这不是刚劈过么?”

    阿普杜尔:“……”

    “师父,这家伙怎么处理?”红孩儿问。

    方正的表情渐渐肃穆起来,道:“恐怖袭击,不分因果,不分老幼,不分是非,殃及无辜,罪孽滔天。送他去地狱走一圈吧……呃,貌似地狱里好像还有个人来的。”

    阿普杜尔没听明白方正的意思,但是下一刻,他就不用听明白了,因为他看懂了!

    只听嘎嘎嘎的一阵铁链拉车声音,接着大地下面崩出一根根白骨链条,白骨链条拉扯着一扇大门缓缓升起,那上面的骷髅在他看过去的一瞬间就扭过头来,对着他狰狞一笑,大手直接抓了过来。

    “不……”阿普杜尔惊呼中,已经被那骷髅一把抓了进去。

    同时,骷髅如同仍死狗一般,将另外一人扔在了地上。

    接着大门关闭,再次沉入大地当中。

    而这一切,都被红孩儿用神通遮掩住了,前院的香客们并不知道后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师父,这家伙不会是死了吧?”红孩儿凑过去,看着对方光着屁股,一动不动的样子,问道。

    方正道:“还活着呢……”

    “有人在说话?什么人在说话?我刑罚结束了,放我出去!放我回去啊!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乱来了,我要自首,我要自首啊!”地上的人突然爬起来,嚎啕大哭道。

    那人披头散发,满脸的络腮胡子,胡子落在地上宛若头发。纵然如此,也哭的如同一个刚满月的孩子,那叫一个伤心啊。

    “师父,咋处理?”红孩儿问。

    方正想了想,上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你可以抬头看看了。”

    地上的人,微微抬起头,睁开眼睛,一脸的沧桑和困苦,但是当他看到方正以及那碧蓝的天空后,哇的一声就哭了。跪在方正面前大叫道:“大师,我知道错了!我不孝!我是畜生!求求你,放我出去吧,我想回家……太多年了,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啊!我心里就一个念头,回家啊……我愿意接受惩罚,枪毙也行啊!只要别再让我进地狱,你说啥都行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