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刚刚那么好的机会,那么大的烟尘,你咋不跑?你不是不喜欢麻烦么?边上的家伙,长得就像麻烦!尤其那个驴脸一样的家伙,肯定是大麻烦!”咸鱼传音方正。

    方正心头大骂道:“让你早点飞,你不飞,这回好了吧?”

    “那我也得会飞啊!我没学过咋飞啊!”咸鱼嘀咕道。

    方正想想也是,咸鱼要是会飞,他也不用每次都骑着咸鱼摩托车四处飙车了。于是解释道:“你以为贫僧不想跑么?太高了,这一摔,腿摔麻了,动不了了。现在还没完全恢复知觉呢……”

    “额……”咸鱼无语了。

    “和尚?咸鱼?从天而降?我的乖乖,难道是?”有记者在猜。

    就在这时,那边一群人忽然喊道:“大师!大师!我们可是半路改邪归正投靠你们了啊!救救我们啊!”

    接着就看到一群家伙被警察压了出来,不过没有拷起来,显然是不怕他们跑。这些家伙呼啦一下跑到了方正面前,可怜巴巴的问道:“大师,我们都苦海回头了,你给个岸呗。”

    “咸鱼大人,你不能抛弃我们不管啊。”

    ……

    听着这些话,看着这些人,那些记者都不是傻子,立刻明白了这里面的猫腻。瞥了一眼满脸通红的阮警官,最后集体凑到了方正面前,开始咔咔咔的拍照,同时跟着提问。

    咸鱼传音道:“大师,咋办?”

    “啥咋办?别装了,安顿好你这些小弟。贫僧也该和他们主事的人说一声了。”方正说完,将咸鱼扔到了地上。

    咸鱼立刻跳起来叫道:“喊什么喊,皮痒啊?听大师说!”

    一群原本的恐怖分子顿时变成了乖宝宝,记者则集体呆若木鸡,喃喃自语:“咸鱼说话了?”

    阮警官跟着傻眼了,同时后悔没信宋警官的话了,这次丢人丢大了!

    方正见大家都安静了下来,这才道:“诸位施主能够苦海回头,难能可贵。贫僧相信,Yn国的法律,一定会秉公处理,你们也必然是将功补过,会得到公平的待遇的。” 逆天术师:冷傲神君很难驯

    “呵呵……这话说的,好像你说的算似的。”阮警官酸酸的说道,到嘴边的功劳全没了,心里不爽啊。

    “大师说的不算,难道你说的算么?”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威严中带着一股怒气。

    阮警官一听,回头一看,连忙低头,叫道:“家主。”

    “闭嘴,从你刚刚对大师不敬开始,你就不再是我阮家的人了。”阮武宏说完,看都不看脸色惨白的阮警官,来到了方正面前,忍着双腿的剧痛,甩开扶着他的人,对着方正躬身行礼道:“武宏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就是给大师发了一张邀请函。感谢大师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日后武宏必然登门拜谢。”

    方正摇摇头道:“施主,一切都是缘法。”

    说完,方正的腿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对着对方温和的一笑后,转身离开了。

    方正转身,记者们就要围上去,但是阮武宏一声冷哼,这些记者立刻定在了原地,不敢追了,并且主动让出了一条路来,用复杂、好奇、恭敬等等眼神看着方正缓缓离去。

    “不准去骚扰大师,否则后果自负。”阮武宏对着众人说了一句后,也不搭理这些人了,在身边人搀扶下离开了现场。虽然方正的医术牛逼,但是这种伤口,可不是瞬间痊愈的,他需要好好养伤了。

    同样,另外几名宗教人士也需要养伤,不过阮家给提供了最好的休养环境,毕竟这些人也是为了他们才站出来,从而受的伤。

    不过最让警察们意外的是,吊在半空的竟然不是真红衣,被打的跟猪头的那个才是……

    还有一个意外则是一人突然从窗户处摔了出来,面目全非,死的特惨……不过有人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阮天星。

    警方本来打算追查的,不过阮天星所在的家族却主动放弃了追责,并且一再表示,阮天星是和红衣等人一伙的,死有余辜。

    于是警方也不再追究了……

    楼上,一人跪在法相寺众神的神位下面,缓缓的磕头,同时道:“父亲、哥哥、弟弟们、你们可以安息了。一切都结束了……”

    说完,巴颂缓缓起身,转身离去。看着方正远去的背影,他终究没有勇气追上去,而是呢喃道:“大师给了我选择,而我选择了杀人报仇,辜负了大师。以后,我就安心的当一个好人吧……” 凤城劫:云落风起

    说完,巴颂走了。

    “大师,巴颂那家伙杀人了,这事儿你咋看?”咸鱼问方正。

    方正回头看了看道:“人太多了,垫着脚看吧……”

    咸鱼:“……”

    “大师,你能正式回答我的问题么?换了你是巴颂,你会怎么做?”咸鱼不死心。

    方正呵呵一笑道:“我估计当场就拍死他了……巴颂比贫僧有悟性,比贫僧能忍。”

    咸鱼:“……”

    “你根本不像个大师。”咸鱼道。

    方正无所谓的道:“贫僧本来就不是大师,那些明知道必死,却还站出去的人才是大师。贫僧不过是个……嗯……手握神通的幸运儿罢了。”

    “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咸鱼道。

    方正默默咸鱼的头道:“咦?湘菜馆,剁椒鱼头?”

    咸鱼:“大师,我错了……”

    “嗯……没事,贫僧吃素。”方正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咸鱼走了。

    不得不说,阮家在Yn国的能量非常大,方正前脚才入住,只是询问了下明天回去的机票,结果立刻就有人将机票送到了方正眼前。

    “头等舱……”方正惊讶的看着上面的几个字,啧啧称奇。

    方正长这么大还没坐过头等舱呢,第一次坐,竟然还有点小激动。至于,拒绝?当然不!

    方正救了他们一命,收他们一张头等舱的票,也没啥受不起的。

    “大师,啥是头等舱?”咸鱼好奇的凑了过来。

    方正道:“贫僧也不太懂,总之,就是……很舒服吧。嗯……上网搜搜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