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正双手合十,微笑道:“看好了。”

    “看好了,还不滚!”男子呵斥道。

    方正继续笑道:“这个,让谁滚,你说的不算,贫僧说的也不算。这两位施主说的才算。”

    “嗯?”对方差点下意识的点头,随后猛然发现,不对劲啊!于是一瞪眼珠子道:“什么意思?”

    方正也不搭理他,而是对两位安保人员道:“两位施主,贫僧的请柬之前的确在身上,只是没想到这位施主竟然千里迢迢的给贫僧送来了。你们看看,确认下吧。”

    两名安保人员原本是看热闹的,结果这么一闹,竟然又闹到他们身上了,心中顿时有点不爽。虽然他们的靠山无比的坚硬,但是阮天星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而能被阮天星针对的人,也绝对不是没来头的人。所以,他们根本不想置身其中,只想安静的看热闹。

    结果,又被这个败家和尚给扯了进来,顿时心中是无比的郁闷。

    再听方正的话,两人更郁闷了,人家找你麻烦的,还会千里迢迢的把你的邀请函送过来?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他们,其他人也不信啊!

    于是乎,记者们也凑近了看,阮天星也是一皱眉扫了一眼过去,巴颂心头一颤,似乎明白了什么,美滋滋的跟着凑上去看了。

    这一看,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

    “这怎么可能?”

    阮天星更是目瞪口呆,只见那原本写着他名字的邀请函,却变成了写着方正名字的邀请函!

    阮天星不断的揉着自己的眼睛,甚至用手擦了擦邀请函上的字,擦不掉,不是刚写的!也没有涂改的印记!

    那一瞬间,阮天星只感觉脑子里嗡的一声,仿佛要炸开了似的!他的邀请函,怎么一下子变成了方正的邀请函?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手下和对方窜同好了的,来落他的脸?

    可是他要做什么,他的手下也不知道啊!

    越想他越想不通,不过还是瞪了一眼那手下。那手下被这一眼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叫道:“老板,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这邀请函就没离开过我的手里!”

    “滚!”阮天星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这个字!

    之前让方正滚的男子连滚带爬的跑了,仿佛生怕跑慢了,惹了阮天星生气似的。

    方正这时候开口了,对着那男子喊了一声道:“慢点,前面是下坡,滚快了容易翻车!”

    众人原本还以为这和尚会慈悲为怀的为那人求情呢,结果一张嘴,所有人都傻眼了。唯独华夏的记者们嘴巴一咧,笑了出来。

    “哈哈……不愧是歪大师,果然……脑回路跟一般的大师就是不一样,哈哈!”

    “哈哈……我记得有人说什么来的?华夏人没骨气?啧啧,YN人有骨气啊,这滚的,都能滚出完美圆来。”

    边上,刚刚说那话的YN记者,顿时老脸通红,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只好低着头,装作没听到。不过那通红的脸,已经说明了一切。

    “和尚,是不是你在搞鬼?!”阮天星火了,不过并没有爆发出来,而是依然一脸平静的看着方正,问着。

    方正摊摊手道:“施主,贫僧从头到尾都没动过一根手指头,施主说贫僧搞鬼,这是从何说起?反倒是贫僧好心提醒你有没有带邀请函的,你看,你果然没带!要不是贫僧提醒你,若是遇到一个没礼貌没家教的孩子跑来嘲讽你,你岂不是会很惨?现在好了,你提前知道了,可以提前回家取邀请函了。”

    这话说的,等于将阮天星之前对方正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顺带着拐着弯的骂了他一顿。

    阮天星的脸色十分难看,阴晴不定的看着方正,方正却如同那星空一般,任凭你如何吹风下雨,与我何干?

    “好,很好……”阮天星冷哼一声,随后对两位安保人员道:“我没记错的话,衣冠不整者不能进去吧?”

    “是的。”两位安保人员道。

    阮天星看了一眼方正道:“法师,你的袈裟呢?”

    巴颂心头一紧,赶紧看向方正。

    方正微微一笑道:“让施主劳心了。”说完,方正在黑布包上一抹,咸鱼从须弥鳞片里拿出袈裟递给了方正。外人看到的却如同变魔术一般,方正空空的手上一抹之后,凭空多了一件袈裟!

    然后方正大大方方的披挂在了身上,微笑道:“施主,还有问题么?”

    “这是你的袈裟?”阮天星看着方正那一身补丁的袈裟,哭笑不得的道。

    方正反问道:“袈裟而已,施主没见过么?”

    “没见过这么破的!”阮天星嗤笑道。

    方正却不以为然的道:“袈裟和人一样,美的不是外在,而是内在。心坏了,外表再漂亮,也不如茅房一坨屎。”

    此话一出,阮天星的脸色顿时变了,这是指桑骂槐啊!偏偏他又不好发作,否则岂不是对号入座了?

    方正说完,对两位安保人员道:“现在贫僧能进去了么?”

    两位安保人员无奈的后退一步,刚要说请字!

    只听阮天星身后的另外一名男子冷笑道:“衣冠不整包括穿着体面,破衣娄嗖的就想进去,真以为这是要饭大会么?”

    此话一出,安保人员的脸色却变了!

    就连阮天星的脸色都变了!

    记者们直接呼的一声惊呼起来,许多人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阮天星身后的男子。

    那人一愣,似乎还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了。

    一向温和微笑的方正却突然柳眉倒竖,昂首挺胸,肃穆而视!同时双手合十,大喝一声:“好一个狂徒!你可知道,佛家讲的是心灵的修行,而不是衣着的修行。佛家的袈裟也是坏色衣服,说的就是让僧人不要过度追求外物之美。破烂袈裟,不但不是对佛祖的侮辱,反而是一种尊重!袈裟不分好坏,没有贵贱,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情!你这么说,岂不是将所有入场的僧人都骂成了要饭的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