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倩点头,说:“所以我的行踪一直对他们保密,只能把他们带来刘家村,我已让黄荣杰在核实李虎、李浩和小文的身份,在未经确凿之前,决不能让他们进入王伟能游击区的那条王伟能安全通道,我们又习惯把这条通道称作王伟能生命线,这条线连接着地狱和人间,连接着死亡与生存,正在夜以继日地挽救着我们的抗战英雄们。王伟能身上承担的信息太多,太重要,所以对鬼子而言,他是一条大鱼,我已经接到委座密令:尽全力挽救王伟能,实在不行,击毙!”

    江五冷笑道:“你们军统对自己人真是仁慈啊!姓蒋的这辈子不知用这种密令欠下多少条人命,难怪王亚樵发誓要割下蒋光头!”

    王倩道:“军统是一个很讲现实的组织,人不是铁打的,在鬼子种种酷刑之下宁死不招不屈者在电影中可以随意塑造,在现实中却是根本站不住脚的,我的身上随时都藏着一支氢化钾,到了那种时候,唯有一死,这是我们的宿命。王伟能是县长,也是军统中人,他也必须服从这个宿命,他平时养尊处优惯了,关键时候可能会缺少自绝的勇气,关键时候,我们必须帮助他,让他青史留名!”

    江五道:“妹子,姐愿以性命担保,李虎决不可能是小鬼子的奸细,我们姐妹已经杀了他三个兄弟,我心中有愧啊,李虎若要杀我报仇,江五决不会皱一下眉头!”

    王倩道:“我心中也充满矛盾,李虎的行事做人不能不让人佩服,只是他在沦陷区的经历无从可查,我甚至怀疑汪精卫让他刺杀方将军是不是一个烟雾弹?我总是在杀还是不杀他之间犹豫不决,当他身处险境,我又会义无反顾地去救他?”

    江五道:“你做间谍做出职业病来了,去掉对李虎的怀疑现在至关重要,你要是人人都怀疑,救王伟能的行动怎么进行?这次你一定要大胆起用李虎,我们三人联手方有胜算,至于盛氏兄最多只能当个道具用!”

    王倩郑重点头:“当局者迷,我相信你的判断。那么现在可疑对象只剩下李浩和小文了,我们三个都走了,谁来监视他们?”

    江五道:“唐破啊,这孩子老到得很,中午时我想问他一下你们去佐藤那里的情况,他当时趴在桌上装睡,把我都骗住了。你总不至于会怀疑小唐也是奸细吧?”

    王倩笑,说:“我还真让黄荣杰查过他的家世,他的父亲唐金山的确是一代大侠。”

    江五摇头,说:“你干脆让吉林的军统站把我老家的身世也查一遍!”

    王倩道:“妹子不敢,现在排除对李虎的怀疑,事情就好办了。我现在对李浩的怀疑犹甚,下午我替他清洗胳膊上的伤口时发现那伤口曾经是治疗过的,伤情并不严重。现在我想辛苦姐速去佐藤防区一趟,你的任务是判断一下王伟能是否关押在防区内,如果确实不在,就只有一个地方最实际了。”

    江五问什么地方?

    王倩道:“天主堂。”

    江五亦认同,定下汇合地点,回到屋内吃了几口凉饭出门如飞而去了。

    王倩、李虎和盛氏兄弟也提前吃了晚饭,王倩问盛氏兄弟:“两位大哥,看守吉丸老鬼的地方是否牢靠,看守工作是否有松懈,你们只需回答是或者否?”盛飞龙答:“是,请王长官放心……”盛飞龙还要说下去,被王倩的目光制止了。

    王倩估计江五那边时候已经差不多,安排唐破留下照顾李浩和小文,遂与李虎和盛氏兄弟一道出发。李虎叫道:“这回救出姓王的,得让他向我磕上三个响头!”

    这时,李浩和小文尚在睡中,天色转入黄昏。

    看着王倩率众出刘家村而去,唐破半点不紧张,他接受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任务,独自在禾场上晃荡,夏日的黄昏,蚊子一簇又一簇地在空中盘旋俯冲,父亲拎一把蒲扇挥舞驱赶,却见一个被众人遗忘的人蓬发光膀下山而来。

    刘余粮。

    王倩一行人出了刘家村村口沿河道前行不远就是龙潭村,佐藤防区就坐落在龙潭村,王倩让盛氏兄弟落后一段距离,遂带着李虎经过河上一个石板桥,再过一片田地,折进一个山坳,七弯八拐,到了一片屋场的后山,下了后山,有一块红薯地刚好与堂屋后窗平高,后窗宽大并开着,只是与红薯地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王倩轻纵而过入了那后窗,探头向李虎招手,李虎也一纵而过。

    进了后窗,即是堂屋阁楼,阁楼上又有一道门通向左右正房后屋楼上,入右边门,已经有一条竹梯等在楼梯口,李虎随王债下到楼下,看见了一个令他有些尴尬的熟人,那人很热情地扶着竹梯,正是那日被李虎在一道卡外抢去了良民证的李旺财。当日李虎只顾向李旺财索取良民证,并不曾细看,今见此人五短身材油头粉面,原来竟是龙潭村的大户地主,李旺财早已在前房备好了酒宴,硬拽着李虎入席,不一会,盛氏兄弟与江五一道到了,很自然地入席落座。

    大家坐定,李旺财从座上站起倒了一杯酒,双手呈给李虎,又自斟一杯,说:“李虎兄弟……”王倩起身欲阻止李旺财往下说,李旺财却向王倩点头说:“王长官,今日一战非比寻常,既然要李虎兄弟与我们一道出生入死,我们没有理由向他隐瞒身份!”

    李旺财继续向李虎说:“李虎兄弟,我叫李旺财,是衡阳军统站站长,今夜营救王县长,仰仗你出力了。”

    李虎与黄荣杰喝光照杯入座,他不由得对李旺财以及军统这个神秘的组织有了好感,想起中午时自己向李旺财强索良民证时,李旺财当时的表演是多么逼真,当时另外两名汉子想必也是军统的人,他们对任何一个陌生人都保持警惕,继而融入各自的生活习惯,唯有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虎说:“承蒙王长官对我多次出手相救,今王长官的朋友有难,李虎岂能坐视!”

    李旺财点头道:“李虎兄弟既然提到王长官,有一件事应该让你明白,我听说你随王长官住进刘家村是以找王长官报仇的客人身份。你和你另外的三个兄弟充当吉丸老鬼子的侍卫来衡阳,这已经构成汉奸的事实,你可知道我们军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锄奸,而且重庆也来了密令,指定由王长官将你们四人正法,你如果要为此事报仇,你的仇人不止王长官一人,而应该是整个军统,特别是下了这道密令的蒋公。你有幸不死,重庆再来密电,查明你身负汪精卫密令要刺杀方将军,这时候,我们军统的人,包括王县长和我,一致决定将你正法,是王长官力排众议保全你,王长官不但不执行重庆密令,而且用自己的性命作保力荐你可以为国出力。我们调查过你的历史,你在入狱之前身负数百条命案,你用自己的江湖原则处置你认为该死的人,置国法于不顾,恰逢战乱,汪精卫救你出狱以为他所用,你再一次将个人恩怨置于国家是非和民族利益之上,竟然一心要刺杀中华民族的抗战之魂方先觉将军,你可知道,不仅天主堂内的日本人布下天罗地网,我们军统也布置了重重机关,又是王长官下令决不允许军统向你开枪,并说她一定可以喊你回头。王长官地位之尊可能超出你的想象,可是她从来都是身先士卒,我们军统中人对王长官无不敬仰,我听说过李虎兄弟最憎恨代表别人的人,我黄荣杰在这里仅代表我个人希望你,其一,放弃对王长官的报复之念。其二,方将军就在天主堂内,务必请你放弃刺杀方将军的念头。”

    和李虎坐邻角的江五见李虎听完李旺财的话默然不语,又见李旺财正尴尬,就也倒酒一杯来敬李虎,李虎急忙起身接酒,说:“五姐,你什么不要说,请五姐放心,李虎决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与江五同坐的王倩刹时明白李虎是个粗中带细人,自己下在刘余粮家禾场密谈竟然被他偷听去了,现在李旺财透着威胁的一番话刺痛了李虎,王倩赶紧圆场对李旺财说:老李,李大哥是顶天立地的人,这一层顾虑可以彻底排除了,只是你刚才话中处处带着杀气,李大哥有些生气呢!”王倩又对李虎道:“李大哥,老李第一次和你见面就将军统站站长的身份告诉你,也确是诚心诚意把你当自己人。你们两再照一杯,酒里乾坤大!”

    李旺财率先举杯,盛氏兄弟也凑兴向李虎举杯相敬。

    江五在桌下踢了李虎一脚,然后也举杯道:“李虎,今夜要战斗,也只能喝一杯,所有的不愉快不信任就这一杯喝进去,全他狗日的干净了!”

    李虎拍桌而起,饮尽,照杯,大喊一声:“全他狗日的干净了!”

    江五坐下来向王倩汇报在佐藤防区后山看到的情形,说:“院子外面停着两辆军车,院门外的岗哨比平时多了一倍,院内放着佐藤那辆摩托车和六到七辆自行车,屋内很安静。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上一次被吉丸身边那两个怪物用网罩住,我没敢下去看仔细。”

    李旺财托着下巴沉思,说:小鬼子也会摆出这种迷魂阵,叫人难猜啊!

    李虎突然想到厕所,说,“那鬼地方厕所离堂屋隔得老远,一窝鬼子不可能不上厕所,一出来鬼子,总可以看出些门堂?”

    王倩一直闭目,睁开眼笑道:“这是空城计,跟诸葛亮的摆设一模一样,这种风格太不象佐藤,可能是来了一个弄文弄墨熟悉中国文化的指挥官。”王倩问李旺财:“你派去天主堂附近侦察的人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说曹操曹操到,门前传来狗叫声,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李虎认出进屋而来的二人也正是中午时与黄荣杰一道被自己索取了良民证的二人,二人见到李虎很热情上前与李虎握手,说:“我们是兄弟俩,龙强,龙国,李虎兄好本事,有你加入我们的队伍太好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