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位和大人和尔朱妹妹感情甚好啊。”胡楚伊随口说道。

    韩晓却已然接口道:“和大人和府中女眷无一感情不好的,可要怎么个好法——想必香月妹妹最是清楚了。”

    胡楚伊纳闷地望向香月。

    而香月已经捧着红扑扑的脸颊,娇笑着说道:“说来怕是要污了王妃姐姐的耳朵了,香月以前是在‘翡翠阁’的,这和大人往日便是‘翡翠阁’的常客,他相好的妹子这般多,而且只要是和大人,这些妹子便是甘心不收银两……”

    胡楚伊不免恶寒,心道原来这和士开本就是混迹于青楼的泼皮无赖,想来仗着自己容颜姣好,又会花言巧语逗女子开心,便让那些青楼女子甘心不收他的银两。只是她看着香月丝毫不以自己出身青楼为耻的模样,倒也不由纳罕,这香月到底是生性洒脱,还是当真质朴驽钝?

    而香月嫣然道:“我得以伺候王爷,也正是因了和大人的缘故……”

    胡楚伊方才明了,想来这和士开得宠于高湛,正是他进献美女的功劳,她望向和士开的目光不由添了几分鄙夷。

    而此时和士开已经起身,说道:“士开就不打搅各位夫人赏花的兴致先行告辞。”

    胡楚伊心中却斗然转得一念:和士开品格再是低劣,他到底是得宠于高湛身边的人,自己若能笼络了他,便能知晓高湛的好恶。她嫁入府中,不是为了独守空房遭人鄙弃的,她一定要取悦高湛,得到他的宠爱。她这般想着便向和士开盈盈一笑道:“昨日和大人给予楚伊的事物,楚伊对照清单似乎少了几样,可烦请和大人往清和园一趟么?”

    和士开先是一怔,旋即在胡楚伊徐徐的笑意中便也领悟其用意,于是说道:“这是王爷赏赐物件,士开自当效劳。”

    胡楚伊回身向尔朱怡君等人歉然一笑:“虽然花开正好,可是到底不敌王爷心意重要。楚伊就先告辞,不打搅各位妹妹赏花的兴致了。”她转身昂首前行,和士开便是躬身随后。

    莺歌本是贪恋和士开,不由恨得啐道:“什么王爷的礼物,那根本就是和大人的自作主张,她有什么好傲娇的?”

    尔朱怡君却只是笑得一笑,“你当她便不知么?她不过是想借个由头和士开同行罢了。”她轻扬眼角,望着在一旁嬉戏的韩晓和香月,问道:“然则,你们对这个新来的王妃有何观感?”

    香月怯怯地望了韩晓一眼,而韩晓已经展颜一笑,百花园花开再开,却也不及此刻她笑容的灿烂,“尔朱姐姐,你怕是遇上对手了呢。”

    尔朱怡君轻掸衣衫,“所谓路遥知马力,你们就且看着,谁笑到最后罢了。”

    夜已深沉,明月似沟,清辉如水。

    红烛燃到了尽头,紫笙悄悄替换了,而和士开的故事却仍只是刚刚开了头。

    “王爷八岁即被先皇遣到柔然,名为联姻,实为安抚柔然势力的质子罢了。那年那柔然公主也不过是五岁,都不过是懵懂小儿,哪里懂得夫妻之道,不过是互为玩伴。我曾听王爷说起,那远在柔然的五年,凶险波折,也有柔然勇士见不得他一个异乡人却受到尊贵待遇,侮辱寻衅,俱是常事。而王爷性子高傲,每每必是无法忍耐,与比他高一个头的勇士斗殴,最凶险的一次,他的胸口被了开来,差一点就要开膛破肚。在那些少年岁月里,那柔然公主是他唯一的安慰。她的笑容和眼泪,都是他最珍贵的回忆。娘子若是看到当年王爷和那位柔然公主共骑驰骋的模样,便会明白什么是两情相悦、琴瑟和谐。”和士开说起这桩往事,面上也有了神往之意,“当时王爷待那位柔然公主确实是极好的。”

    “然则王爷对他的这位柔然王妃当真是情根深种么?”胡楚伊沉浸在和士开勾勒的那唤作古兰的女子与高湛的故事中,良久轻叹了口气道,“先王妃……又是怎么故去的?”

    和士开在烛光中尽览胡楚伊动人容色,而他也做出悲天悯人的样子说道:“有道是良辰美景奈何天,王爷好不容易得了自由,能回归故土,岂料这位王妃却是在沙漠自由驰骋惯了的飞鹰,哪里受得了这里的拘束,在大齐不过两三年光景便是病疾缠身,便是宫中大夫也救不回她的性命,而王爷痛失王妃后,性子也就变了许多。想必王妃也听说过,以前九王爷在他诸多兄弟中也算得异类,只宠这王妃一人,并无一个姬妾侍候;直到这位柔然王妃病重后,方才……”

    胡楚伊却只是冷笑了一声,“想尔朱夫人进府的时候,这位柔然王妃尚是在世,不过是缠绵病榻罢了,想这尔朱夫人的过门才是对她的致命一击吧?”她话语脱口而出,不免有些懊恼,这虽是事实,可是经由和士开之口传入高湛耳中,想必会对自己的冷嘲热讽大为恼火,自己本意是想谋夺他的宠爱,这番可要适得其反了。

    不料和士开却是正襟危坐的模样,还接口道:“这……王妃怕是有些误会王爷了,娶尔朱夫人并非王妃所愿,而是先皇赐婚。其实当时先王妃已经病入膏肓,以尔朱家族的势力,先皇之意便是要赐给王爷做正室的,而正是王爷抵死不从,方才不过是纳了尔朱氏为二夫人,便是这位柔然王妃病故了两年,王爷也一直让王妃之位空悬,并无娶亲或是扶正尔朱夫人的想法。”

    胡楚伊心中微微一动,“既然王爷对这位柔然王妃这般情深意重,那为何又要娶得楚伊?难道真若怡君所说,是因为楚伊长得和那位柔然王妃相象么?”

    和士开笑道:“身形语气,尤其是倔强的神情,确然相像。我想若是王妃换上先王妃的衣衫,确实会让人有些误会。”

    胡楚伊只是默默沉吟,“可若是如此,王爷为何一直对楚伊避而不见?”

    和士开悠悠叹道:“情到深处,反而愈发患得患失。有些事情正因为是回忆,方才显得美好,这个道理,娘子年纪还太轻,怕是不会明白的。”

    胡楚伊怔得一怔,而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若这个九王爷真的喜欢逝去的九王妃,那么就让她当得这个影子好了,她不需要那些无谓的自尊和情爱,只要能得到宠爱,不至因为无宠而遭到鄙薄,那么其他的便是不重要的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