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绾初见到这位极品公子之时,不禁内心大为感慨,此人若芷娴雅、才华横溢、武功卓越,却狂傲不屑、放纵不羁、冷观世态,他的脸上总透着坠入风尘的隐隐郁金香之芬芳。

    江湖传闻一句话,没有哪个女人挡得住云靖枫一笑,“不顾公子终身误,一顾公子误终身”。果真并非浪得虚名啊,连月影绾都是看入了神,第一次看见这样好看的男子。

    月影绾站在侍卫的行列中,真是要命,穿着这盔甲又重又闷,不知道这些教徒是如何忍受的。算了,还是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看帅哥好了!

    云靖枫一双细长魅惑的狐狸眼,和那个黑衣男子的眼睛真的好相似,而月影绾特别留意了云靖枫的腰间,没有那块白玉龙案玉牌。

    那个蒙面人习惯把玉佩挂在腰间,月影绾未见玉牌,心里不由得几分失落,莫非她的猜测不对,云靖枫并非是那个神秘男子。

    圣魔教与皇宫却是好像打不到边儿,是自己多想了吧。

    只见云靖枫温柔多情地看着红衣舞姬美妙绝伦的舞姿,优雅自得地倾酒自愉。他微起身,轻声唤了句:“拿我的琴来。”

    身后的两名侍女匆匆收去桌上的文房四宝,另两名侍女搬来了古琴。

    他起身拂琴,不时地笑望红衣起舞,她像蝶一样轻盈飞舞,艳美的舞姿闲而不散,雅而不俗。

    他悠扬的琴声和舞姬的舞姿已经有了无懈可击的默契,琴声稍快,似大珠小珠落玉盘,舞姬舞步即快,似轻燕飞舞若即若离;琴声忽慢,如微风拂过海棠树,动静皆宜,舞姬的舞也慢得灵韵多姿,红幔任风吹拂,舞步随风而起。

    一名侍婢匆匆走来,呼了声“公子”,云靖枫脸上微笑瞬间即逝。侍婢跪在他面前,道:“禀报公子,平如歌公子来见。”

    云靖枫冷笑一声,琴声停了,舞姬止步,云靖枫又拿了桌上酒壶,半身躺倒长椅上。

    平如歌?月影绾留了这号人物,他正是圣魔教四大公子之一的另一人。

    一位蓝衣男子带着几名侍卫走上前来,看来这位睿智潇洒、英俊不凡的傲气男子便是平如歌。

    他上前时视线的余光不慎瞟到了红衣舞姬,霎时被这妖艳的身姿吸引,不禁侧头看去,红衣舞姬低着头,惊艳无双的精致五官还是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仅一瞬间,他的视线回到云靖枫,这位拥有比天下无数美人还要精美的面容的男子身上。

    哟,圣魔教还真是不错,出极品帅哥的地方,早就听说这四大公子长得英俊,还是一睹真容才知道果然传闻不菲。

    月影绾正在考虑要不要勉为其难,将这两个男人也收为门下:嗯,其实这两人挺不错的。

    云靖枫微微睁着眼瞟了一眼平如歌,悠闲地喝着酒,道:“如歌,你来了,一起喝两杯怎样?”

    平如歌遇到云靖枫不屑的态度,按住心中不满,道:“云靖枫,主公有令,速去天神殿。”

    云靖枫勾人魂魄地一笑,道:“我弹琴吟诗的时候,不要那么扫兴好吗?”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