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乾清宫中。

    内监正抱着一堆堆厚厚的卷宗,步入乾清宫里。

    乾清宫中现在摆放着十几张桌案,桌案上就堆放着无数这样的卷宗。

    而在一旁内承运库的掌印太监张速,一副勉强镇定样子,指挥着几十个书手查账。

    当初太祖建国时,十分鄙夷宋朝皇帝设立皇家私库的做法,太祖时国库称为内库,一共十库,其中内承运库主要存放金银。

    但太祖后,他的后世子孙却是用实际行动打了他的脸。到了正统七年时,户部设立太仓库,而内承运库正式成为天子私库。

    张速提心吊胆,是因为之前报给天子说内库空虚,没什么钱了,故而令天子龙颜大怒,当即下令派人在乾清宫里查账。

    而此刻天子却不在宫里,而是去皇城内教场视察内操去了。

    所谓内操就是选太监在宫里授甲操练。

    明朝皇帝里最热衷内操是正德皇帝,后来时停时续。

    皇帝是很想设立内操,因为京营士卒的战斗力实在太差,不足以依靠,同时也有让自己亲信太监掌军的意思。

    但大臣们却反对,他们认为在皇城里再设立这样一支军队,怕有什么不测,而且也容易使太监权力过大。

    不过当今天子向来我行我素,在去年张居正病死后,就开始重建内操。

    今年四月,天子从宫中拣选三千名内竖,授予衣甲,于内廷里操练。

    养军队肯定是要钱的,天子第一个考虑肯定是这笔钱不会从内承运库里出,而是伸手向户部。

    天子先要太仆寺配三千匹战马,然后又是狮子大开口要钱。

    户部尚书张学颜明确表示,没钱,马也不给,同时奏请停内操。天子不听同时命户部每年加刍料银七万多两,最后一共从户部每年划走三十万两之数。

    于是言官们不干了,给事中孙世祯,阮子孝,道御史田一麟,郭惟贤,潘惟岳,谭希施陆续上表要天子停止内操。

    当即天子大怒,上谏的御史要么罢官,要么夺俸。

    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上万历在言官弹劾下,终于停了内操,但马却不肯还回去,继续养在内廷。所以从户部划走的这笔钱没停下来,户部没钱被迫向各省摊派。

    这笔钱天子就这样一直领了十几年,按理说三千匹马这么些年没剩下多少匹了。于是言官上表请皇帝查实马匹匹数,裁减草料钱。但万历不肯,继续堂而皇之地虚冒马匹,不肯户部裁减费用。身为堂堂天子,竟带头吃起了空饷,更坐实了万历贪财好货的名声。

    身为内承运库的掌印太监,张速自然知道当今天子有多么贪财,若是被他知道内库现在剩下这点银子,恐怕一会他就惨了。

    这时一声'陛下驾到',令张速额上冷汗频出。

    但见天子穿着一身戎服,满头是汗的回到了乾清宫中,显然不仅视察内操,还骑过马了。

    天子前后左右一堆太监服侍。

    但见天子对秉笔太监等数人道:“朕当今方知毅皇帝在时为何那么喜欢骑马射猎,其中自有乐趣。”

    一旁太监笑着道:“陛下内操,也是观以武事,如此是居安思危,以示边臣的道理。”

    天子龙颜大悦笑着道:“说的好,立即把张宏,张诚叫到暖阁来!”

    到了殿里,天子扫了张速一眼,张速欲说话,但天子理也不理,直接步入暖阁更衣。

    天子更衣后,司礼监掌印太监张宏与张诚二人陪着。

    即有太监捧着奏章上前道:“陛下,世袭黔国公沐昌祚有云南边事上奏!”

    天子坐在龙椅上一趟道:“念!”

    司礼监掌印太监张宏取过奏章读起:‘缅王莽应里素怀不臣之心,窥视云南……万历十年冬,莽应里命叔父猛别、其弟阿瓦,连同汉人岳凤,岳曩乌,土司罕虔,刀落参,分道入寇,攻打雷弄、盏达、干崖、南甸、木邦、老姚、思甸各地,烧杀抢掠,伤残数郡,蹂嗬一方……万历十一年春,岳凤率军六万,破施甸,陷顺宁,云南众土官皆叛,其势有几十万之众,更有象兵,及佛朗机人助阵……’

    “……其顺宁沦陷,臣已率军移驻洱海,云南巡抚刘世曾移驻楚雄,并征调汉,土兵马数万,参政赵睿守蒙化,副使胡心得守腾冲,陆通霄守赵州,佥事杨际熙守永昌,监军副使傅宠、江忻协同督参将胡大宾……与缅军大小十余战,杀敌一千六白人,毙莽应里叔父猛别,南甸土司刀落参……”

    “……今大军云集,粮草不济,恳请陛下从贵,川调三十万石粮秣入滇……若军粮不济,贼若反攻,则云南危矣……”

    天子听完黔国公沐昌祚的奏章,眉头拧成了川字问道:“黔国公忠心可嘉,为我朝世守云南,这一次朕要好好重赏他。但他所请粮秣……内阁如何票拟?”

    司礼监太监张宏答道:“票拟上言……云南路途艰险,从贵州,四川二省调粮,实是艰难,命所司部议……”

    天子怫然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若前方无粮,如何打战?”

    天子于殿中踱步走了几步又问:“云南巡抚刘世曾可有本上?”

    一旁张诚立即去奏章堆里找了一番答道:“陛下,刘世曾有本。”

    “速速拿给朕看!”

    张诚递上后,天子夹手取过奏章,但见云南巡抚刘世曾奏章上写至……

    “……臣刘世曾与黔国公率军分驻洱海,楚雄后,缅军不敢深入……江头城外有大明街,闽、广、江、蜀居货游艺者数万,而三宣六慰被携者亦数万,内奸岳凤闻天兵将南伐,恐其人为内应,与其子举囚于江边,纵火焚死,弃尸蔽野塞江……”

    混账!

    天子见叛军将汉人以及当即百姓尽数屠杀于江边,并纵火焚烧之事,不由大怒。

    “……平定叛军,需用猛将,南京坐营中军刘綎,武靖参将邓子龙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其下兵卒骁勇善战,臣请陛下调至云南助战……另请户部拨给兵饷一百五十万两,以备军用……”

    天子边看边念,眉头皱了更深。

    张宏知天子是为钱的事发愁,给张诚使了个眼色。张诚当下宽解道:“陛下,听闻这武靖参将邓子龙虽年近六十,但却有廉颇之勇,还有这南京坐营中军刘綎所使用的镔铁刀重达一百二十斤,他在战马上能将刀轮转如飞,若是他们二人在,蛮夷必定望风而逃。”

    天子没有理会,直接看下附在奏章上的内阁票拟。

    但见小票上写着,命刘綎为腾越游击,邓子龙为永昌参将,各率本部军至云南助战。

    天子点点头对张宏道:“依此批朱……等一下,内阁为何没有提军饷?”

    陡然天子将拳头重重往御案上一砸怒道:“朕的大军马上就要与缅军决战了,但粮草军饷都未备齐,这战如何能胜?”

    天子一怒,张宏,张诚都跪在地上。

    张宏双手捧着奏章,跪着答道:“陛下,三位辅臣各个都是肱股之臣,但户部的情况,陛下是知道的,去年苏松,河南大水,之前云南边事又支银五十万两,现在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天子怒气稍歇,他见张宏年纪一大把还跪在地上,也觉得方才自己不对道:“朕知道,但是户部还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就是有一般大臣不肯给钱。先让户部部议,能凑多少是多少……”

    张宏道:“是,陛下,可是朝堂上有些大臣对陛下用兵颇有非议,兵部主事李坦上奏言,天子治理天下,威服万邦,在德不在险。云南世代蛮夷之地,昔日太祖虽平之,但蛮疆险远,易动难驯,降了又叛,叛了又降,用兵讨之,有伤天和,且劳师费饷无数。倒不如请陛下对内修以仁德,对外效仿交趾,于当地设宣抚司,汉官兵马皆退回……”

    “此卖国之言!”但见天子从案上拔出了剑厉声道,“什么叫世非汉土?”

    “天福三年,石敬瑭卖国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洪武元年,太祖命大将军徐达率师北伐中原,幽云收复,隔了整了整四百三十年。”

    “天不亡汉室,降下太祖如此雄主,逐元人于漠北,复华夏之衣冠!若依这这位李主事的说法,幽云丢了四百三十年,太祖就不要收服?那么朕现在脚下踩着的就是蛮夷之地!”

    张宏,张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年少的天子怒气冲冲的按剑于暖阁内。

    有明一代的君王都是如此,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当今天子虽有不少缺点,但论骨气二字,却是没有丢先祖的脸面。

    “内承运库查得如何了?让张速进来!”天子问道。

    这时跪侯在门外的张速进入暖阁叩了三个头,向天子递上账本。

    天子扫了一眼不由道:“怎么这么少?”

    张速连忙叩头道:“陛下,确实只有这么多了。这几年太后,潞王,武清伯都有从内库中拨钱,实已没有多少了!”

    天子将账本丢在金砖怒道:“这几年,你就是这么给朕当的家?内库就这么多钱,朕怎么拨给前线打战,让将士效命?”

    说完天子飞起一脚,踹在了张速的头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