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想休息一会。”宁舒装作不舒服的样子揉了揉眉心,其实内心OS:妈蛋,这是个什么地方,女的竟然就这么开放,还能出来打麻将了。

    这里如果是赌坊的话,为啥全是女人而没有男人啊,难道这是一个女尊的世界?

    可自古以来的名著中,似乎没有什么女尊可言啊。

    宁舒觉得自己要先逃离这个地方,接收了剧情先。

    “别啊,你去休息了我们就是三缺一了,快来快来,再玩两把。”两只手一同被旁边的两个人抓住,就像是怕她跑了一样。

    宁舒泪,她能说自己不太会玩麻将吗,并且,每个地方的麻将有每个地方不同的玩法,她还不知道她们玩的是什么麻将呢,四川麻将,还是重庆麻将?

    “不不不不用了,在玩下去我就要晕了,你们慢慢玩,我躺会去。”说着,宁舒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快速的跑了。

    不知道路的她,绕了好几个圈子还是这里。

    宁舒茫然,这是哪个人的府邸啊,怎么那么大啊。

    “喂,那个大婶。”宁舒还在兜着圈圈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宁舒张了张望,只见一个男人跑了过来。

    “大婶?”宁舒看了周围,并没有别人的人,于是指了指自己。

    “没错,大婶就是在叫你。”那个男人看起来并不老,二十多岁的样子,但怎么说的话她就那么不爱听呢。

    难道说这次的她,穿越成了一个大婶?

    宁舒挺了挺胸:“叫谁大婶啊,啊?我们年轻着呢,小孩子家家的不学好,你家里人有教过你见到比你大的要叫姐姐吗,没礼貌!”

    “那个……大姐,你淡定点啊……”男人有点怕怕的样子,龇牙咧嘴的。

    “淡定个毛线,你谁啊?”宁舒昂起下巴,做了一个不屑的样子,颇有长辈教训小辈的样子。

    “我祝枝山啊。”男人似乎有点着急,头上戴的帽子旁边的两根小缎带摇来摇去。

    “噗!”谁?

    宁舒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你在说一遍?”

    祝枝山似乎被宁舒那样给吓到了:“我……我是祝枝山啊。”

    无辜的眨着两个本来就不大的眼睛,还嘟着嘴,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和宁舒对比起来,就是小白兔和母老虎啊。

    等等,什么母老虎,似乎有什么东西乱入了吧,咱们言归正传。

    宁舒整理整理自己的衣袖和衣领:“咳咳,那啥,你说是叫祝枝山是吗,可是那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

    宁舒的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祝枝山,那就说明她这次的任务,是在江南四大才子中?

    并且祝枝山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看来她现在的位置,应该不是祝枝山的家里。

    “嘿嘿,大姐有眼光啊,四大才子谈不上。”祝枝山很谦虚。

    宁舒点点头,传闻上祝枝山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但宁舒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夸他两句,祝枝山的下一句话,就直接让宁舒否决掉了她刚刚的想法。

    “大姐我实话跟你讲,其实除了我啊,其他三个人根本算不上什么才子,明明是三个草包,怎可与我祝枝山其名!”

    祝枝山丝毫都不谦虚,还展开了那把他一直拿在手里的扇子扇着风,摇头摆尾的。

    宁舒一定要收回她刚刚的想法,谦虚,自己刚刚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觉得祝枝山谦虚的。

    你看他这身大花袍,上面还绣着妖艳的牡丹,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啊。

    “啊呸,你来这里干啥。”

    “我当然是来找唐兄的,唐兄在不在啊?”

    “唐兄,哪个唐兄?”宁舒的心一沉,该不会是她想的那个唐兄吧。

    “唐伯虎啊。”祝枝山奇怪的看着宁舒:“这位大姐,你到底是谁啊,唐兄府里的人我都认识,从来没见过你啊,难道你是新过来的厨娘,唐兄前几天确实说想要找一个厨娘来着,可是也不应该啊,唐兄最近那么穷,一起吃个饭都不AA非要我给他掏腰包的,他应该请不起你啊。”

    祝枝山猜测着宁舒的身份,然而宁舒只想一巴掌呼死面前的人。

    说好的才子呢,这明明就是一个流氓啊。

    祝枝山除了脸还看得过去,颜值还行,真的就没有一点好的,她用人格保证。

    不过话说回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

    她刚刚是在和那群女人一起打麻将,如果只是一个丫鬟或者厨娘的话,应该没钱打麻将吧。

    再说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料子摸起来也不差,看起来比祝枝山的都还好,应该不会是个下人吧。

    其实下不下人的宁舒觉得没什么,她没有职业歧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她现在想你的,是想快点接收到原主的记忆,让她来看看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攻略。

    “祝枝山,你知不知道,我的拳头快忍不住了。”宁舒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晃了晃拳头。

    “哎。”祝枝山淡定的伸出手,把宁舒的拳头给按了下去:“大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子曰,生气会让人变老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叫你大婶吗,就是你看起来太老了,人要学会淡定啊,你看看是吧,多讨人喜欢啊。”

    “啊呸,滚!子可没说过这句话,麻利的滚吧,再不滚我就放狗了。”宁舒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呸,历史神马的都是假的,风流才子,我看就只有风流,狗屁的才子。

    “大姐你别生气啊,我跟你讲,哎哟,你这样是不对的,哎哟。”

    看到宁舒在旁边捡起了扫帚直接抽了过来,祝枝山一边跑一边跳,还一边嘴上不饶人。

    “祝兄,你这是在……锻炼吗?”身后突然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宁舒和祝枝山同时停了下来,宁舒看着从外面慢慢走进来,一身白袍的男子,精致又带着一丝邪魅的脸。

    “唐兄你上哪去了,我找你半天了,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大婶,见我进来就打我。”祝枝山直接跑到唐伯虎身边去告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