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将名著攻略到底 第52章攻略之包青天18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啊,那她这期间就没有出来过吗?”都这样了还没有引起人的怀疑。

    小丫鬟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很清楚:“大概是半年前吧,她就有了自己独立的院子,很偏僻的一个地方,平时去的人不多,再说了,萧府里面那么多人,大家平时都那么忙,少了宁兰一个人,怎么会有人记起她啊。”

    “那能仔细的跟我讲讲关于宁兰的事情吗?”宁舒开始慢慢的套话。

    一切都是套路啊,她就不相信,府里那么多的人,口风就那么紧,或者说,真的就一口咬定宁兰是死了三天的。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在前面当差,也就是说在老爷和夫人的面前,宁兰是属于后院的,平时我们不会有接触的,前面的话,我也是听说的,只听说宁兰得了怪病,有传染,府里才把她隔离了起来,我们平时接触不到,所以就没有怎么关注。”

    看来小丫头确实是知道的不多,宁舒也没有再多问了,反正不管怎么样,等会见到尸体,让仵作过来一看,就知道宁兰的尸体是不是伪装的了。

    “那我还想问一下,宁兰的家人没来看过她吗?”宁舒又问。

    “这就不清楚了,你要问我们管家。”小丫鬟似乎不愿意多说,一路上,宁舒就再也没有问过了。

    左左右右的拐了好几个弯,小丫鬟才停下脚步:“到了,就是这里,你们自己进去吧,我们老爷本来说上午就把尸体拿去扔了的,结果想着她会不会有亲戚什么的,才没有这么做。”

    说完,小丫鬟就捂着鼻跑了。

    在外面确实也能闻到很重的味道,浓浓的尸臭味。

    宁舒突然就开始反胃了,就像是一般的动物死了,尸体开始腐烂的味道一样,臭气熏天。

    “公孙大人。”宁舒叫了一声。

    “宁姑娘,你受不了的话可以在外面等着,这里好像是后门,我去把仵作叫进来。”公孙策兴许是闻多了这种味道,表情还是比较淡然的,没有什么反应。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打算不进去。”她只是单纯的叫了一声公孙策而已啊,公孙策怎么想的那么多。

    不进去,都到这里了怎么可能不进去,要是真的不是为了尸体而来的话,她干嘛要从郑州来到开封啊。

    “那宁姑娘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联系展护卫,让他把仵作带进来。”

    展昭知道这里的位置,也因为知道公孙策和包拯要来,早早的就会在周围等着。

    公孙策又没有武功,所以要想让仵作偷偷的进来,也就只有靠展昭的武功了。

    宁舒当然不会在这里等着,公孙策往那边走的时候,宁舒就捂着鼻子往屋子里面走去。

    屋子的门和窗户都被封闭起来了,但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宁舒没有直接推开大门走进去,而是推开了窗户。

    宁舒是闻到窗户那里的味道最浓,所以才猜测,那里是不是离床最近。

    果然,宁舒一推开窗户,一股味道更加浓烈的腐烂味扑鼻而来。

    她就算是捂着鼻子,这个味道也挥之不去。

    宁舒慢慢的睁开眼,看着屋子里面。

    一张大花色的床,厚厚的棉被,只能看到一个头。

    头是背对着窗口的,所以只能看到黑色的头发。

    这么大的热天,为什么要把尸体窝在被子里面啊。

    这样不是应该味道会更大吗。

    还有这么热,就算是尸体死之前,也不会把自己捂的那么严实吧,现在的空气都是热空气,再怎么,也不会把自己盖住啊,盖的这么厚,不被人杀死也被热死了啊。

    看来还是要进去看看才知道,宁舒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后面就传来了声音。

    “仵作,就是这里面了,你去看看。”是展昭的声音。

    准备走进去的宁舒,就直接让开了位置,还是让仵作先进去吧。

    仵作对这个味道已经很熟悉了,眉头都不见他蹙一下,直接就进了房间。

    仵作是开封府的仵作,也是包拯他们能直接相信的。

    仵作一进去,在看到尸体的时候,就蹙了蹙眉:“怎么盖这么厚的棉被啊。”

    仵作一边说又一边解释道:“夏天本来就很热,尸体更加的容易腐坏,再盖上这么厚的棉被,也就是说尸体完全是出于一个封闭的状态,尸体会腐烂的更快的。”

    说着,仵作就掀开了被子。

    被子一掀开,味道就更大了。

    宁舒这才看清楚宁兰的脸,确实和宁翠好像啊。

    宁兰的脸已经臃肿充血了,但还是能看出一个大概的模样。

    明明宁兰和宁翠,只是同父同母,只有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原本在两个不同地方长大的姐妹,就算是双胞胎,样子也肯定不一样啊,这像的也过分了吧。

    然后仵作拿出了他的那些工具,开始对尸体进行检查,俗称为验尸。

    “按照尸体的尸斑那些来看,确实是死了三天的,但因为在被子里捂的太久了,所以,尸体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三天的一样,实际上有可能,只死了一天多,被被子的温度催快了尸斑的延伸。”

    “那一般的仵作能看的出来吗?”公孙策在旁边问道。

    “当然,这不是什么难点,就算不是仵作,一般的人,可能都会有这种常识的。”仵作说。

    展昭和公孙策快速的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合作了那么久,这点默契自然是有的。

    这么说来,那就是检查尸体的仵作在说谎。

    “而且尸体上应该是淋了一种药水,从而更加的加快了尸体的腐烂程度,让尸臭变得更加的明显。”仵作又补充了一句。

    “这您都看出来了?”宁舒表示不可思议。

    “嗯,那种东西不是很罕见,味道比较独特一点,刚巧我的鼻子更灵,所有就闻出来了,按照我的判断,应该是死了不超过两天的。”仵作下最后的判断。

    “好的,谢谢您了,那你能不能看出来,这尸体的死因是什么?”公孙策问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