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小盒子就巴掌那么大,没有锁,也没有能打开的地方。

    皇后把盒子拿了出来,摆在了桌子上,眸色沉了沉,眼里全是愤怒。

    其实小黑子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也么有什么纹路,就是在最顶上,有一个凸显下去的小窝,像是因为做黑盒子的材质故意留下的一样,也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

    盒子很普通,但四周都全部被封闭死了,根本就没有能打开的地方。

    只见皇后拿出了一把刀,在食指上轻轻的割了一下。

    血珠瞬间破蛹而出,皇后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眉头都没蹙一下。

    血滴滴下,刚好落到了小盒子凹下去的那里。

    瞬间,红色的血液就像是渗透进了盒子一样,盒子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可以清楚的看到盒子上有几条红色的纹路,血液正在快速的渗透这几条纹路。

    就几秒钟的时间,像是在辨识主人一样。

    咯哒一下,盒子顶上的盖子就开了,下面一个像托的东西慢慢的升起来。

    而上面放的不是别的,而是半块玉佩。

    玉佩很普通,晶莹剔透,顶多也就能算材质不错,在现代能卖几个价,但在古董多入牛毛的古代,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玉佩的中间是半个心,另外半个,应该是在另外半块玉佩上,心里还有其他奇怪的纹路。

    这半块玉佩,和宁舒手里的那半块……一模一样,并且可以刚好吻合。

    皇后死死的捏着这半块玉佩,玉佩很圆润,硌着手心还是比较疼的。

    而皇后像是感觉不到疼一样,被涂的鲜艳的红唇快要被咬出血丝来了,眼睛也瞪的了,漂亮的脸蛋开始有点狰狞。

    过了一会,皇后的情绪才松了下来,盯着玉佩看了好久,才又把它放好,关上了盒子,放回了原处,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才像没事人一样走出房间。

    “包大人,展护卫没和你一起回来吗?”宁舒和包拯一起从牢里出去之后,也没有看到展昭,王朝马汉都回来了,展昭没有一起?

    出于疑惑,宁舒就问出了口。

    “这件事情不好查,我让展昭在皇宫盯着。”包大人现在也已经把宁舒当成了自己人。

    “那有没有查出什么来?”

    包拯摇了摇头,和公孙策说过的话,又给宁舒说了一遍。

    宁舒听完之后,眉毛轻蹙,似乎在想着什么。

    “包大人,你能给我讲讲皇后吗?”这么说来,皇后还真是一个关键的人物。

    “皇后的事情,具体本府也不清楚,不过本府有个好友,是大理寺的寺监,他说曾经皇后被封后的时候,为了被百姓一个交代,所以有查过皇后的底细,皇后在遇到皇上前不久,刚好死了父母,成了一个孤儿,然后再遇到了皇上,被皇上带回了宫,身家很清白的。”

    孤儿,怎么那么多的孤儿,她娘是孤儿,她是孤儿,皇后也是孤儿……

    “那现在呢,皇后和皇上相处的怎么样?”宁舒问道。

    “皇上和皇后很恩爱,多么多年,皇上最宠爱的人,还是皇后,后宫的事情,本府就不是很清楚了。”包拯是一个文官而已,怎么可能管的上后宫。

    后宫是皇上的家务事,任何人都管不了的。

    当初皇上不顾众人的反对,就要立李清婉为后,当时多少大臣反对都没有用,那个时候,包拯也不大,转眼,也都这么多年了。

    宁舒沉默,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薛夫人那里,因为有包拯担着的,所以薛夫人目前没有找宁翠的麻烦。

    知府这里,也因为有包拯的原因,包拯比知府大人的官大,所以一切都是包拯揽了下来,知府不会管的。

    大家又在想着办法,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被遗忘了的办法或者细节。

    宁兰是一定要抓住的,但她现在躲在后宫,包拯就算是权势大,也没有办法向后宫伸手的。

    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了,而到晚上的时候,展昭让人带来了一个爆炸的消息。

    宁兰死了。

    原因是暴毙,突然暴毙。

    而且有人故意的抹了宁兰的足迹,要不是展昭亲眼见过宁兰出现在皇后的凤仪殿,估计他都要相信,宁兰真的没有进过后宫。

    就连宁兰在的萧府的人,都一致承认宁兰这段时间不曾出去过,每天都出现在萧府里。

    她们只是说,这几天宁兰的了传染病,不方便出门而已,所以一直在房间里待着。

    今天,突然有丫鬟进去找她,才发现她已经死了,而且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了。

    展昭去看了尸体的腐烂程度,现在天气热,尸体腐烂的程度还有点大,皮肤完好,但已经发出了恶臭味。

    像是已经死了三天一样。

    可是……

    他明明在前两天的时候,还看到宁兰在皇后的凤仪殿,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展昭赶紧给信给了包拯,说明清楚了情况。

    死的人绝对是宁兰无疑,展昭检查过,不是易容的,和他上次看到的宁兰一模一样。

    但如果宁兰真的死了,那凤仪殿的人是谁?

    等展昭再去凤仪殿的时候,连宁兰的影子都不见了,他查了一下,凤仪殿的丫鬟都说,凤仪殿最近没有来过新人,更没有一个什么宁兰的老妈妈。

    这样只会武不会文的展昭一脸雾水加懵逼,他也总不能说,自己偷偷潜入凤仪殿,确实看到了宁兰这样啊。

    于是只好写信求救包拯,他也继续查着。

    “大人……这……这不可能的啊?”公孙策看完了信,手都在颤抖。

    死了三天,这说不对。

    死了三天的话,那凤仪殿的人是谁,他们看到的那个宁兰是谁?

    “公孙先生,有没有药物或者什么的,能让人的尸体,只死了一天,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三天一样?”相反包拯更加的镇定。

    他们看到的那个宁兰绝对是宁兰,这个宁兰……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被灭口的吧。

    可是既然能伪装成了这样,还能把萧府的人和凤仪殿的人都买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来确实是不简单的。

    这下,包拯就更加的怀疑皇后有鬼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