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老板,你做的真的是非常吃,我们都非常的喜欢……”宁舒有点哭笑不得,就算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也不用告诉我是怎么做的啊。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老板本来是特别的激动的,然后在说了那么多之后,一下子看向了唐奕,发现唐奕的脸色并不好。

    老板就知道自己是不是说多了什么,然后赶紧的溜了。

    “姑娘,喜欢你就多吃点,吃完了我还能给你做,你们先吃着,我继续下去做别的菜了。”然后就快速的溜了。

    这个老板也是挺好玩的,宁舒笑了笑,又吃了一口,味道是真的不错。

    至少她自己就没有吃过,别说,以后回家的时候,还真的能自己做做呢。

    接下来,竟然奇迹的,大家都没有说话,竟然是安安静静的吃着饭。

    十娘也是一个人吃着饭,眼神却略带空洞和失神,似乎在想着什么。

    而唐奕呢,并没有怎么动筷子,宁舒能感受他就这么看着自己。

    宁舒本来也觉得自己是一个脸皮厚的人,可是被唐奕这么看着,宁舒也觉得自己特别的不适应啊。

    最后,宁舒实在是觉得特别的别扭了,然后放下筷子,正视着唐奕的目光。

    “唐公子,是饭菜不合口吗,还是说脸上有什么东西?”

    唐奕似乎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不过不是那种开怀大笑的,只是比勾起嘴角更大一个弧度。

    唐奕说:“不是,我只是觉得宁姑娘吃饭的时候比较可爱而已。”

    宁舒一头黑线,可爱你个大头鬼啊。

    “大家吃饭都是一样的,那我还觉得唐公子吃饭的时候,也是特别的可爱呢。”宁舒特意的加重了可爱两个字。

    “快吃吧。”接下来吃饭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了。

    也没有再继续刚刚的话题了。

    一顿饭吃的特别的慢,等到桌子上的菜全都凉了,还剩下很多都没有动,宁舒觉得很好吃啊,同时也觉得特别的心疼,这可是传说中的浪费粮食啊。

    浪费是可耻的啊,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而且唐奕刚刚不是还说了吗,那么多的地方都没有粮食吃,他们竟然还在这里浪费。

    于是在快要走的时候,宁舒大手一挥,打包!

    古代没有冰箱,放到明天早上可能会有点悬,但也能用冰块包围着,然后也算是冷藏了,或者说回去的时候,把素柳也叫出来一起吃了。

    能解决一点是一点嘛。

    在最后要走的时候,唐奕说:“宁姑娘,十娘,唐某是真的想和两位交朋友的,唐某的家里,也还有一点粮食,如果两位需忙的话,可以尽管来找唐某。”

    唐奕这句话说的特别的明显,就是如果你们需要,就来找我,我是肯定会帮忙的。

    但是帮忙的条件,宁舒觉得肯定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今天和唐奕吃的这顿饭,唐奕只字不提自己的目的,反而就像是真的是为了请两个人吃饭一样,虽然目的不可能这么单纯大家都知道,但是唐奕就是一个字都没有提。

    “谢谢唐公子,如果有需要,我和十娘自然是不会客气的。”宁舒笑着说,当然,心里想的就是另一种想法了。

    什么不会客气的,就算是出了什么事,也是不可能直接去找唐奕的啊。

    算起来,也就是和唐奕有三面之缘而已。

    三面之缘,能算什么朋友,人家凭什么你。

    这里离她们住的客栈不远,但回去的路上,十娘都是心神不宁的。

    宁舒知道,十娘在以前,都是一直避开了白世子的消息,不闻不问的,就可以把自己麻痹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如今呢,她明明是不想听到的,却这么就听到了,剩下的,也只会是担心了。

    宁舒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知道十娘现在肯定是特别的伤心。

    “十娘。”宁舒轻轻的揽过十娘的肩膀,声音也放的很轻很柔和。

    十娘对着宁舒笑了笑,却只是苦笑,然后开口,声音都有点沙哑:“我没事,别担心我。”

    在刚刚吃饭的时候,十娘就没有吃多少,宁舒就知道,突如其来的消息,十娘肯定是接受不了的。

    说起来,宁舒也没有真正的爱过一个人,所以她不明白这样的感情。

    她不明白爱到底是什么,能把一个好好的人给折磨成这样。

    能把一个坚强的人击败的溃不成军。

    爱情对宁舒来说,一直都是一个遥远又美好的字眼,以前在学校里面的时候,多少人爱的死去活来的,有的严重一点的,分手了,还自杀啊割腕什么的。

    当时宁舒就觉得爱这个字,真的是一个很恐怖的字。

    当时就想,如果可以的话,一定不要爱上任何人。

    然后到了现在,她真的没有爱上任何人,但是要说动心的话,可能有一下,那就是对着唐伯虎吧。

    但那个时候,宁舒也知道,自己和唐伯虎是绝对没有可能的,所以她把自己的感情压制了下去,两个人更多的时候,像是朋友一样。

    可是宁舒的心里,一直都存在着一个白色的身影,这个影子就像是一个鬼魅一样,看不清楚,又挥之不去。

    在心里痒痒的,想要努力的看清楚,却离她越来越远。

    她不想那个影子离开,就只好小心翼翼的,什么都不去想。

    现如今,看到十娘这个样子,宁舒的心里也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十娘喜欢白世子,大家都说时间才是最好的良药,能冲淡一切。

    可在宁舒的眼中看到的十娘感情,是过了那么久,也没有冲淡的。

    有一种人,非常的执着和认真,一旦是认定了,就是一辈子。

    十娘,或许,宁舒也是。

    这样的人,叫做痴情,叫做专一。

    她们会很认真的对待一件事情,包括感情,然而上苍总是很喜欢和人开玩笑,他真的不会让每一个人都好过,不会让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是如意的。

    他会安排人的命运,但人也能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人定胜天,还是天安排人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