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齐梅,我投胎时,天雷闪动,地泉喷涌,人声鼎沸,天地都在迎接我的诞生。”

    “我上一世的姐姐叫齐慧,天青山二代弟子。我上一世的姐夫叫商若羽,天青山二代弟子,我姐夫的哥哥是商青山,天青山老祖。我这一世的母亲,护山大神,上界神仙下凡,绝世美人。这一世的父亲,绝代谋士,听师祖推算智谋值99点,智商400。”

    “所以我知道等我新生,我就注定高人四等。因为我将继承护山大神之位,双s级修炼资质,绝世容颜,还有父母平均后251的智商。”

    “所以这一世,姐夫必定是我的。”

    齐梅球魂带着无数杂念,被齐慧小心翼翼地投入天珠腹中。

    此时天珠双眼紧闭,被困在天地人三才大阵中,周围天雷闪动,地泉喷涌,人声鼎沸。

    她必须用大部分法力对抗,才能保证腹中胎儿不受噪音影响,不会发育畸形。

    三才大阵中的人之阵,正封禁着她孕育中的胎儿,让她不能以神念法力进驻,抹去齐梅神魂意识。

    “侯飞成,你堂堂天青山四大二代弟子之一,居然干出这等卑鄙无耻之事!你就不怕我撤去防护,影响到胎儿发育么?”天珠眼也不睁,只是斥责道。

    齐慧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恐慌,却被丈夫示意不用担心。

    侯飞成,一个年纪在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相貌有些丑陋,单眼皮,塌鼻梁,下巴上一道从左到右的疤痕,整个面孔看起来就像一只未进化完全的猴子脸。

    他闻言笑道:“护山大神,何必如此?反正您生下麟儿就要下山,一走了之,既然如此,何必管它是谁?至于你撤去防护那不可能的,你们天猪一族只剩你这一位,上界都已绝种,这是师傅亲口说的。你这一胎来之不易,当年连师傅都大感诧异,没想到十年前那人还真是天赋异禀,能让您这样的神猪受孕……”

    “无耻至极!”天珠闻言,睁眼怒目而视!

    商若羽“咳”了一声,伸手制止道:“侯师弟,慎言。”

    “好,好,不说就不说。”侯飞成停住话头,专心维持三才大阵。

    …………

    神州真相办总部基地,任若风正在开会。

    突然他停住话头,顿了顿,故作无事般对周围的人继续道:“好,会暂时开到这里,上一次多亏有神龙尊者出手,才没有让边境不安,大家都要加紧修炼。听说罗刹痛定思痛,准备要搞一个大动作,我们域外卧底正在紧急查探,这事洪组长你亲自去盯着。”

    洪云娇刚想点头,眉头一皱:“组长,神念机器人大赛的事,还没说完,龙狱的人正在大量渗透进入修炼者雇佣市场,别的修炼者都要忙于修炼,没多少功夫进行神念竞技,但他们似乎都是天天24小时在线,长此以往,恐怕会被其垄断。”

    任若风有些不耐烦道:“洪组长,这事先放一放,牵扯到神龙尊者的事,没有小事,等我和他亲自谈谈再说。好,现在散会,你去盯着罗刹那边,地网铺设不过去,你先用天罗监视着。”

    众人第一次见到组长如此不耐烦,都有些诧异。

    洪云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但没有反驳,只是点点头。

    一群人迅速散去,洪云娇似乎很是生气,一句话不说,头也不回地走掉。

    任若风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伸手一招,那只白玉猪雕出现在手中,他迫不及待地问道:“笨猪,你在我丹田里上窜下跳地干什么?差点害得我走火入魔。”

    只见那只白玉猪雕此时浑身通红,匆匆道:“废话,我感应到我老婆的气息,你快点接通这个讯息,它加过秘,只有你的神魂气息才能解开。”

    任若风探过一丝神念,只见白玉猪雕上那团红色登时化作一个绝世美人形象,俨然是天珠面容。

    他见状,连忙四下查看一遍,发现无人,这才松了口气问道:“珠珠,你,你怎么找到我的?”

    “任郎,我不想耽误你忙于大事,可是咱们的孩子,咱们的孩子……”天珠垂头欲泣。

    任若风闻言骇然,什么,真的有了孩子?

    他用神念悄悄地对白玉猪传音:“笨猪,你那神感**居然真能让她受孕?”

    白玉猪翻个白眼:“这有什么好诧异的?我上回不是提醒过你,万一她受孕,你就说和伏羲大神一样。因为我被制造出来时,就是一雄一雌。当年天猪老祖为了防备上界未来可能出现的大劫难,会导致一族绝种,特意耗费大神力制造出来,只要有一个雌性族人或者雄性族人在,就可以十年一胎,缓缓恢复族群。”

    任若风听后更加骇然:“听你的意思,公猪也能受孕?”

    白玉猪继续翻白眼:“若是公猪在,就由我老婆施展乾坤倒转**,将其转化成雌性……”

    任若风闻言万分佩服道:“活久见,活久见,天猪老祖,果然一代高人,高瞻远瞩,我们下界那些变性手术都弱爆了……”

    天珠纳闷,自己都要哭了,这个任郎咋愣呼呼的,莫非是欢喜傻了?

    好在这时,任若风到底是400智商,99点智谋值,已经迅速恢复过来,开口问道:“珠珠,你且安稳心神,咱们的孩子怎么了?”

    任若风活到74岁,因为一些缘故,还没有一男半女,此时虽然惊诧,但内心深处还有点莫名的小惊喜。

    “你知道天青山的齐梅么?”

    任若风智慧多高?对方只提一句,他立刻前后贯穿,想到事情真相,开口:“你是说,古不为把齐梅神魂送回天青山,有人想让她夺舍咱们的孩子?”

    天珠当下惊喜道:“任郎果然聪慧无双,正是这样,现在我被古不为的师傅师娘,还有他的师叔侯飞成,用三才大阵困住,难以动弹。那齐梅已经进入我们孩儿体内,再有七七四十九天,就要孕育而出。我让他们洗去齐梅记忆转世投胎,可明显他们没有那么做。”

    “岂有此理!”任若风气急败坏道,好不容易上天赐给他一个孩子,猪娃怎么了?那也是上界神猪,竟然要被别人夺舍?

    转世投胎和夺舍绝不是一回事,许士林就是文曲星转世,那文曲星可不带着什么记忆,只是带给许士林文采资质气运,许士林记忆意识还是这一界父母慢慢抚育出来的,所以才会认许仙做父亲,认白素贞做母亲,否则的话,根本不会相认。

    他连声安慰道:“珠珠你莫要着急,我现在外界位高权重,结交众多。虽然我自己身处公家,不能因私废公,但可以请那些好友出面,一个天青山,我还有办法应付。”

    天珠一脸钦佩道:“我就知道任郎天下无双,肯定有办法。只是你要小心,那天青山老祖已经掌握天青山秘境,一身法力通天,近乎天道般存在,想要与他对抗,可不容易。”

    “法力通天,也有破绽,我早揣摩许久,就算不能破天青山,逼迫他们抹去齐梅记忆还是做得到。”任若风自信道。

    天珠看得两眼痴迷,再无一点惊慌。

    她还要对抗三才大阵,很快两人就断掉联系,任若风站起身来,就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

    “珠珠是谁?任郎又是谁?”

    …………

    “什么,你想请我们随你一起来个七剑上天山?”

    方宁听得目瞪,没有表情,宛如雕像,黄狗听得狗呆,仰面朝天,像个二哈。

    黑狗百里特转着眼球,不知所以然,跟在主人和大佬后面当小弟。

    此时侠客甲和两条狗,都在一处荒郊野外,正与任若风,洪云娇会面。任若风两个眼圈都有点发黑,似乎是熬夜过度,按说可以轻易用法力恢复,或许是故意留下来,凸显自己加班精神。

    “尊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早年他在天青山修炼,与那护山大神结下一段孽缘,现在对方十年怀胎,上次尊者打死的齐梅想要夺舍对方胎儿……”

    任若风以一个朋友系列开场,将事情从头到尾向侠客甲说了一遍。

    系统:“大富豪,他说的啥,我一点没听懂。”

    方宁一脸八卦,“啧啧”作声道:“他说他自己早年和那护山大神有过一段孽缘,现在想请咱们出面,将老情人救下山来,至少也要保住胎儿不被别人夺舍。没想到这任老头一派正人君子状,居然能干这事?果然人不可貌相,唉,我还是太纯洁,老实人就找不到好媳妇啊。”

    系统:“原来如此,那咱们要不要去?”

    方宁苦恼道:“我觉得这就是个坑,是那天青山设计下来,坑咱们的。不然,那护山大神怎么可能轻易传出消息给任若风?”

    系统:“哦,居然是这样,那要怎么办?”

    方宁心想,我哪知道该怎么办?但他跟着大爷大半年,早就学会一个办法,不会的,就甩锅……

    于是方宁果断道:“问问任若风,他是智囊组组长,肯定也看得穿。”

    侠客甲便道:“任组长,以本座所见,此事必有蹊跷。”

    任若风一脸赞同道:“尊者果然智慧无双,我也是这样想的……那天青山自然不能踏入,但我研究他们多年,知道他们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

    方宁耐心听着,不时点点头,任若风果然不是善茬,老奸巨猾,智商过人,天青山这样重大的不安定因素,他早研究过十万八千遍。

    自己要不是有系统大爷托管附身,神威无敌,就以前那个宅样子,跟对方差距有十万八千里,只能在网络视频中看到对方风采,随口吐槽两句罢了。

    哪里能像现在这样,对方见自己一有地方不明白,就要仔细解释,一派恳求自己的姿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