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甲联合真相办的三大高手,外加数万精兵布下天罗地网,严阵以待。

    他们的猎物之一,那群变异嗜血豪猪群,和他们预料中一样,正向埋伏圈一步步靠近。

    那条硕长的眼镜王蛇,破坏之神的凡间化身,侠客甲的真正猎物,同样遥遥跟在豪猪群之后,向着那处埋伏圈靠近。

    现在看起来,方宁绝妙计策的第二部分,攻其必救,诱敌入伏,正在顺利地进行中。

    那只眼镜王蛇身旁,正漂浮着一个魂魄,这个魂魄形态坚实,面容栩栩如生,黝黑无比,脸上正挂着一丝冷笑与得意。

    这人正是耍蛇艺人塞提,是执行方宁诱敌计划的关键人物。

    他脑海中正回荡着数小时前的经历。

    那个神秘典狱长对他说:“你吃下这个壮魄丹,24小时内和常人无疑。但你身上已经被安德森下过神念禁制,24小时后就会魂飞魄散,你只有找他才能解决。

    “只要你将我的话转述给那条眼镜王蛇,就算你的任务完成,到时候就会有人救你回监狱,以后在监狱里你可以逍遥自在,再不会受到任何刑罚。”

    而对方要他转述的话是这样的:“舍斯大人,真相办找到我们藏身所在,把我们全部抓去。我舍去肉身,化成魂魄才偷跑出来,现在只能再活24小时。他们已经从祭祀大人那里逼问出,我们从外面进入传承之地后,第一处落脚之地。

    “他们正打算在那里建设防御阵法,封闭天竺人的入口。现在咱们需要趁他们立足未稳,尚未建立起防御阵法的时候,抢在他们前面,赶紧抢占那处山谷。”

    然而他找到那眼镜王蛇后,却压根没有按照对方的吩咐去做。

    相反他对眼镜王蛇哭诉,将一行人遭遇和盘托出,甚至指出真相办应该已经在那处山谷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舍斯大人自投罗网。

    他最后对眼镜王蛇是这样说的:“舍斯大人,我被那个安德森下过神念禁制,说我24小时后就会魂飞魄散,来威逼我欺骗大人。但我塞提只是贱民出身,死不足惜,大人可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就算真相办的人占据那处山谷,设下强大防御阵法,阻止天竺人再次进入。但我们迟早还能通过其他入口再次进来这里,您没必要冒险去抢占那处山谷,进阶不急于一时。”

    他说不着急,但眼镜王蛇舍斯听后却暴躁不安,连忙命令豪猪群去抢占那处山谷,而且亲自带着他一起前往,要将他送回天竺,让他马上回去报信。

    塞提回想完过去数小时发生的事,此时跟在眼镜王蛇身旁。

    他边飞边想:说什么只要抵达那处山谷中心,就会有人救他走?

    不过是想拿自己当诱饵罢了,到时候一旦跟着舍斯出现在山谷中心。

    神州人那个强大的数万人军阵,肯定会直接来上一记无差别打击,连自己带舍斯一起攻击,舍斯强悍无比或许只会受伤,自己却是必死无疑,哪有可能救自己出去?

    唯一真正生机,就是假戏真做。借助舍斯这条眼镜王蛇的力量,突破对方封锁,返回天竺,然后赶紧找三位圣者解决自己神念禁制,然后请他们找那个汤姆大人给自己做灵魂转生。

    至于什么“只能找那个安德森才能解决”,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会相信这个?

    舍斯说它是条蛇,不懂人的神念禁制,圣者能与天竺至高三神沟通,肯定有解决之法。

    他当然想不到,以方宁的性子,既然给他这样许诺,就真得会救他,只是小人终归是小人,歪心思的人总是会用歪心思看别人罢了……

    方宁的绝妙计策中,是不是对“人心诡诈”这一项也做过备案,此时无人可知。

    飞了不知道多久,塞提遥遥望见有一处山谷,隐隐浮现,出现在茂密森林中。

    他心中又想:那里就是自己这些天竺人从传承之地返回现实世界的出口所在。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眼镜王蛇舍斯之所以愿意听从自己命令,就是因为它若想再进阶,就得让天竺人在本国庙宇正式供奉它,拜它为神,以‘破坏之神凡间化身’的名头来吸纳天竺一地的人心念力,突破它现在的瓶颈。

    天竺人中,它只可能相信自己这个曾经的主人,别人是替代不了自己角色。它肯定要及时送自己回去,让圣者拯救自己,让自己作它代理人,赶紧去办这些事的。

    现在神州人想要断它修行之路,它不发疯才怪,它怎么可能再有耐心等上几年,等天竺人从其他入口进来?

    传承之地广袤无比,强大妖兽比比皆是,它只是一时走在修行前面,若是迟迟不能突破,有天敌能成长到与它比肩的话,肯定是要来吃它的……

    等着吧,那个该死的典狱长,说什么事后让我在监狱里逍遥,我为什么要放着有灵魂转生,做高贵人的机会不要,却只能在监狱里做个逍遥鬼,不见天日?

    你们这些自诩聪明的神州人,这回肯定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我要帮着舍斯反过来将你们一网打尽,真想快点看到你们到时候绝望的面孔……

    他正得意地想着时,却发现舍斯这条眼镜王蛇突然停了下来,扁平头颅高高扬起,看向远处的那片山谷森林。

    连带着那群嗜血豪猪群,同时在前方远处,堪堪在要进山谷的地方停了下来。

    塞提肯定地问道:“大人,您是不是发现了埋伏所在?”

    他从小玩蛇,自然知道眼镜王蛇和大多数蛇类不同,它们视力极为发达,能看到很远。

    过了许久,才有一个沙哑声音传入他脑海里。

    舍斯:“嗯,曾经的主人塞提啊,你果然没有骗我,你还是和八年前一样淳朴。他们的确在前面山谷四周设下了埋伏,而且集中了绝大部分力量,正是想要引诱我入伏。

    “他们潜藏的极为巧妙,而且有诸多精巧阵法掩盖,若不是你提前预警,让我有充分时间仔细感应察探,我封闭在这处地方多年,对你们人类的阵法技术并不熟悉,根本没法发现的。”

    塞提闻言心中十分得意,这样一来,舍斯对自己的信任再次大大增加了,这代理人的位置将更加牢固。

    他当下道:“既然大人现在已经发现他们埋伏,以大人的绝世力量,找到他们弱点,摧毁他们应该轻而易举吧……”

    舍斯的又一个声音传入他脑海中,只是这次却带有一丝诡诈:“不,我不会冲击他们的阵地,既然现在完全确定他们大部分力量,尤其是那个最有威胁的数万人军阵也埋伏在这里,那我就要避实就虚,转过头来,攻击他们空虚的总部基地……”

    塞提心中突然觉得不妙,如果那个神秘典狱长没说错的话,自己现在应该只剩下20来个小时的生命……

    他声音颤动地问:“可这里距离神州人的总部有数小时路程,就算能调动他们,等到我们真正进入前方这处山谷,恐怕也要很长的时间。”

    舍斯:“咦,曾经的主人塞提啊,你似乎在恐惧自己抗不过剩下的时间。你不是说过自己只是贱民出身,死不足惜,愿意为我牺牲的么?

    “虽然我急于进阶,的确不可能再等几年甚至几个月让你们天竺人找到其他入口再次进来。但一两天的时间我还是消耗得起。现在直接冲击他们阵地,就算能将他们打败,我肯定也要受伤的。你的命连我一个鳞片也不如,我是不会为了你现在就去冲击他们的阵地,送你回去的。”

    塞提惊恐地说:“可是,可是大人,我需要及时回去报信,把这里情况通知他们的啊?我还要帮您在天竺中建设庙宇供奉于您的。”

    那眼镜王蛇巨大扁平的蛇脑袋,就像人一样摇了摇:“你太自以为是了,只要我占据这座山谷,天竺人在发现你们这只先遣队全灭后,难道不会派人继续过来看看?到时候我再和其他人接触就是。

    “而那个安德森给你下的神魂禁制太厉害太复杂,20来个小时的时间是绝对不够想出破解办法的,我不行,你们那三个圣者肯定也不行……”

    塞提顿时骇然万分:“你,你这条狡诈阴险的毒蛇!你竟然没有早告诉我这事!没想到那个典狱长竟然不是在骗我……”

    舍斯:“呵呵,我要告诉你了,你还会老老实实地告诉我真相办还有那个神秘典狱长的计划与底细么?现在你的利用价值已经没了,安心上路吧……”

    塞提再也无话可说,他突然发现他太高估自己的重要性:其实在这眼镜王蛇眼中,他只不过是个中间人的角色,只要对方了解天竺人底细,就不再需要自己。

    小人就是这样,他们自以为自己很重要,说的话影响力很大,但其实在相关人眼中,不过都是些转眼就会烟消云散的东西。

    塞提突然向前面山谷直接飞去,他要去求那个神秘典狱长再次救他,他看得出来,那个人其实是个心软的家伙……

    然而没等他飞出多远距离,身后就传来一股拉扯的巨大力量。

    只见这时,那条眼镜王蛇,冲着空中飞走的塞提魂魄,猛然张开恐怖的蛇嘴,片刻之后,就将逃跑中的塞提径直吞入腹中……

    然后那条眼镜王蛇冰冷的眸子,盯着前面山谷,仔细扫视一圈,然后掉头爬行走了。

    而它前面那群变异嗜血豪猪群,同时掉转方向。

    …………

    (今日第二更,还有两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