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买的机器人成精了…… 66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何田田感受着枪口在颈侧皮肤上又冷又硬的压迫,对死亡的恐惧使她浑身颤抖。

  “卑鄙!”尽管害怕,她还是骂了出来。

  谢竹心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他看向含光,说道:“放弃抵抗,否则我不能保证她的生命安全。”

  “用她威胁我么?”含光轻声说了这样一句话。

  “是的,”谢竹心承认得特别坦然,又补了一句,“我知道你随时有能力逃掉,但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一旦我们发现未能完全消除你,她同样难逃一死。”

  一句话,把所有的后路都堵死了。

  “所以,就算我立刻投降,你们也会对她进行终身监视,”含光说道,一边摇了下头,笑得一脸讥嘲,“你们人类,总是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目的去伤害无辜的同类,真是神奇。”

  这话讲完,在场一些人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含光讲的是事实,从道义层面上说,不管谢竹心的立场多么无懈可击,他都不该用一个无辜女孩的生命作为要挟。

  难道,我们真的要这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吗?这些人心里想道。越想,越不舒服。

  谢竹心却并不因含光的嘲讽而动摇分毫:“少废话。”

  何田田生怕含光答应谢竹心,急忙开口道:“含光你走啊!他们不会杀我的!”

  含光注视着她,目光有些温柔。

  她心里酸酸的,安慰他:“你放心吧,真的。”

  现在可是全球直播,她不相信谢竹心会当着全世界的面去杀一个同类,除非他疯了。

  所以,含光,走吧。哪怕今生不复相见,只要你平安就好。

  含光摇了摇头,视线在观众席里缓缓扫过。

  “我想,你们误会了一件事,”他平静地看着他们,说,“现在不是你们用她来威胁我,而是,我用她来威胁你们。”

  哗——很多人不淡定了,又感到困惑不解,什么情况啊这是?

  方向北心口一跳,感觉自己好像猜到点什么。

  含光的视线扫过人群,最后停在那位人类代表的身上。他说道:“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我拥有堪称完美的网络控制能力,你们所有的人类——这里的所有是指每一个,留在网络上的隐私都会被我侦查到。与此同时,我对人类的火车、卫星、导-弹等玩具,也有绝对的控制能力。所以,除非你们人类从此倒回到电气时代、放弃任何网络应用,否则,一切理论上能通过网络达成的事情——不管好的还是坏的、幸福还是灾难——都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为了证明我是一个诚实的机器人,我现在关掉一颗卫星,让你们看看。”

  是的,这就是含光的可怕之处。此刻他直白地讲出这些,许多人脸色都变了。

  人类代表很快收到了消息,有一颗在轨气象卫星突然失联了。

  “这个女孩,”含光抬手指了指何田田,“任何人不得伤害她。”

  现场很多摄影师调整摄像头,打算把那个女孩的脸拍得清楚一些,但他们发现,当他们眼看就要成功时,他们的设备就会出现故障。屡试不爽。

  是那个机器人不让拍。他们立刻了然。

  “如果你们胆敢伤害她,我将尽我最大所能制造灾难。我并无直接杀人的能力,但我可以暴露各国政-府信息,可以修改导-弹飞行轨迹,可以影响卫星轨道。可以把任何个人的资产账户清零……所有这些,我并不喜欢做,也希望你们不要逼我去做。我承诺,如果你们保证这个女孩的安全和自由,我会控制好自己的能力,不会主动侵犯你们的网络安全。”

  “所以,放了她。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考虑。五分钟之后若没有结果,我会一边曝光各国政-府的隐私,一边等你们讨论。”

  万万没想到,他真的用她来威胁人类了。

  沉默,又是该死的沉默。所有人似乎都在思考,但他们自己知道,没什么思考的必要。

  因为别无选择。

  “难道,这才是他真实的目的吗……”方向北喃喃自语。他突然想到,含光曾讲过的一句话:

  我不会让她成为第二个沐春风。

  所以,都是为了她啊……

  说什么电池电量网络通讯器,真是太天真了!

  何田田,才是含光的弱点,唯一的弱点。

  方向北动容地看着舞台上那个机器人。他正负手立在灯光下,等待着人类的回应。

  人类代表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通话。通话中各方达成一致:当前形势下只能暂时妥协,避免激怒含光,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以后再想办法应对。他们不可能真的杀掉何田田,在全球直播时以同类的性命做威胁,已经产生了极坏的影响。所以,现在应该先放她走。

  五分钟后,人类代表收起电话,对含光说:“假如你违背承诺,我们同样有办法让你痛不欲生。”

  话没说明白,但该懂的都懂。

  “那是当然,”含光点头,“其实你们不必太自恋,我对统治人类的兴趣是零。”

  人类代表派人去通知谢竹心:放人。

  到此为止,谢竹心做的所有努力宣告失败。他抛弃是非道德所下的赌注,被那个机器人弹指化解。

  真的……没办法了吗?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是茫然的。他环视一周,看着他的战友,看向他一直致力于守护的同类……他们也在沉默地注视他。

  真的……没办法了吧!

  他无奈地苦笑一下,持枪的手垂下。

  何田田终于被放开,大大地松了口气。她满心都是感动,此刻看向含光,见他朝她张手。

  她灿烂地笑,走向他。

  含光也对她笑,唇角轻轻牵起,白色的灯光下,眉目温柔。

  来自胜利者的微笑,深深地刺痛了谢竹心。

  今日放虎归山,从此以后,所有人类必将生存于这个机器人的威胁之下。他也许毫无动机,他们,却永无宁日。

  到底是走到这一步了吗?

  谢竹心满嘴都是苦笑。

  苦笑之后,是深深的不甘。

  不甘心,怎么能甘心人类如此被机器人摆布?

  可是,还能怎么办呢?

  谢竹心看着何田田纤细的背影,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是目光一闪。

  他凄凄然笑了一下,突然,抬起枪口。

  与其战战兢兢,不如鱼死网破!

  双方撕破脸让所有同类团结起来反抗机器人,总比活在机器人的阴影之下更能使他接受。

  汴羽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直在看谢竹心。看到他神色灰白时,她揪心;看到他神情诡变时,她诧异;当看到他抬起枪口时,她兴奋;可是,当看到他开枪时眼里的泪光,她又禁不住心疼。

  “对不起。”她听到他低声说。

  何田田刚刚登上舞台的最后一级台阶。突然,她看到含光脸色大变,向她跑来,一边跑,一边喊道:“趴下!”

  啊?

  她有点茫然,忽感到后背一阵疼痛。她低头,看到自己左胸前浸出的一朵血花。

  大脑一片空白。

  呆滞了片刻,身体不受控制地软倒,视野里的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她像个断线的木偶一样摔向舞台边缘时,含光眨眼而至,接住了她。

  何田田张着嘴,她感觉头好晕,眼皮沉重,想睡觉。

  眼前出现含光的脸。他低头看着她,神色痛苦。她从未在他脸上见过这样痛苦的表情。忍不住,抬了一下手,想摸摸他的脸,可惜力气不够了。

  含光握住她的手,紧紧地攥着。

  我是不是要死了?何田田心想。眼皮沉沉地,就要合上。

  “别睡觉。田田别睡觉。”含光声音急切,抬手抚了一下她的额头,“求求你了,睁开眼睛看我。”

  何田田使尽力气睁眼皮。她看着他的脸庞,那张她朝思暮想又不敢靠近的脸庞。她无力地笑了笑,说:“含光,我爱你。”

  “我们去医院。”

  “来不及了。”她感觉自己似乎连呼吸的力气都不够了,此刻气若游丝,声音也很小,断断续续地说,“对不起……我总是、不敢说……是人类、又怎样、是机器人、又怎样……不管你是什么,我、我都爱你。”

  说完这些话,她突然无比的放松。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很幸福。她微笑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失去意识的那一刻,她听到有人似乎在喊她:“田田!田田!妈的放老子过去……”

  可能是幻觉吧。

  方向北被警察拦在外围,无法上前。他焦急地看着她,见她躺在含光怀里,眼睛紧闭,身体彻底地松下来。

  “田田!!!”他声嘶力竭地喊她。不能相信,无法接受。那么好的一个姑娘,说没就没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警察们依旧拦在他面前,像铜墙铁壁一样。

  方向北不再向前冲,颓然地退了一步,看着舞台上的他们。

  含光搂着何田田的尸体,目光是那样的温柔。

  “含光,走吧……”方向北挺不忍心的,说了一句。

  含光一动不动,还是那样温柔地凝视她。

  突然,室内的灯光一阵闪烁,有几个灯管直接爆了火花,坏掉了。观众们皆大惊失色,坐立不安地看着这一幕接一幕的变故。然后有媒体人员低呼道:“仪器不能用了……网络是怎么回事?”

  随着灯光的明明暗暗,现场一片慌乱。有人在维持秩序,安抚人群。

  方向北看着舞台上的含光。他看到含光的目光突然变得很亮很亮,那亮度实在有些不正常,眼瞳似乎闪烁着流光溢彩,看起来妖艳而诡异。

  “这是……”他自言自语,“这是因为身体温度比较高而使光学晶体产生变化……身体温度高是因为运算速度过高发热太多……这是,这是……”他脸色立刻变得惊骇,“他进化了,他进化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