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买的机器人成精了…… 5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何田田胡十三幺就差一个九万了,她有点紧张。轮到她摸牌,拿到麻将时小心翼翼地用拇指搓,搓了几下立刻眉开眼笑,“哈哈哈哈哈十三幺!给钱给钱!”说着把麻将牌重重一亮,真的是个九万。

  恰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咚咚,咚咚咚——非常有节奏的鼓点,这时含光给他自己设的专属铃声。

  所以何田田不用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他,她一手收筹码,一手拿起电话:“喂,含光,干嘛呀?我胡了个十三幺!”

  “何田田,我被人打了。”

  她兴高采烈的情绪重重落在地上,脸色霎时变得阴沉:“谁打你?!你在哪里?”

  含光给她发了一条位置信息。

  她抓着手机起身就往外跑。

  何妈妈吓了一跳:“你干嘛去?回来!穿衣服!”

  才一句话的功夫,何田田已经跑到门口了,听到妈妈这话,她跑回来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一边往身上披,脚步却没停歇,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出去了。

  何妈妈第一次发现原来她闺女可以跑这么快。

  ……

  何田田发现手机上的位置信息一直在变。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好在离得不远,她沿着那变动的轨迹狂奔,恨不得能立刻瞬移到这段轨迹的终点。

  她太知道含光被打意味着什么了。作为一个机器人他毫无还手之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如果逃不掉,就只能是单方面被虐待。

  并且,在这样的虐待里,施虐方所承担的风险微乎其微,至多是赔点钱。

  想到这些,她心急如焚,又愤怒又憋屈。

  她跑到了湖边。

  低头看了眼手机,再次确认,他此刻的位置是湖心。

  冰面上空荡荡的,白色的冰层反射着日光,刺得她眼睛疼。

  她的视线立刻模糊了,“含光?含光你在哪里?含光?”一边喊一边哭,一边跌跌撞撞地朝湖心走,“含光……”

  她看到了湖心处的一个冰洞。

  “含光!!!”

  一阵水声荡过,冰洞那狭窄的水面突然缓缓地浮起半张脸。黑色的头发被水泡得又湿又沉,海草一样搭在他额前。

  那一瞬间她又悲又喜,跑向他。

  “田田,”他突然喊她,“别过来田田。”

  “含光……”

  “别过来,冰面不结实。”他的密度比水大,此刻能制造出的浮力很有限,讲话需要高高地扬起下巴让嘴巴露出水面,看起来有些吃力。

  何田田很担忧:“可是含光……”

  “向后退。”

  “那你怎么上来?我打消防电话吧……”

  “不用。你先退回到岸上。”

  何田田照做。

  含光扒着冰洞的边缘,试了两次,成功从冰洞里爬到冰面上。

  他缓缓地站起身,看到她正看着他,哭得泪流满面。

  他知道自己没有心,但是那一刻,他真的心疼了。

  迈开腿,一步一步地走向她。

  何田田望着他,哭得无声无息。为什么,她的含光要遭受这样的对待?

  冰面太滑了,鞋上的轮子无法正常转动,所以含光只能一步步地走。这样一段距离,被他走得格外漫长。

  走到她面前时,他笑了:“哭什么,又死不了。”

  何田田扑进他怀里,抱着他,埋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哭得更厉害了……

  含光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回去吧,冷死了。”

  “嗯。”她点点头,放开他,抹了把脸。

  两人往回走,何田田问他:“是谁干的?我去给你报仇!”

  “哦?你要怎么报仇?”含光挺好奇的。

  “我去砍他的手!剁了扔进冰洞里!”她神色难得地有些阴狠。

  含光见她不像是开玩笑,他有点担忧:“不要砍人。”

  “你放心,我想好了。砍手最多判几年,值了。”

  一句饱含凶狠的“值了”,使他的情绪丝丝绕绕的全是温柔和感动。他看着她哭得红红的眼睛,看着她跃跃欲试的表情,突然笑了。

  傻啊,真傻。早该想到的。

  何田田,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啊。

  一直都是。

  “你不要笑!”她看到他笑,有些急了,“我是认真的!”

  “嗯,”他揉了揉她的头,突地低头,吻了一下她,“我知道。”

  何田田脸庞阵阵发烫,低着头说:“你干嘛呀,说正事儿呢!”

  “说正事儿。”他直起腰,“仇,我自然会报。一个都跑不了。”

  何田田张了张嘴。她真是被愤怒冲坏了神经,怎么忘了呢,含光可是一个相当记仇的人。

  她重重点点头:“嗯!怎么凶残怎么来,不要担心违法犯罪。”

  含光笑了:“这话竟然从你嘴里说出来。”

  “喂,你还没说呢,到底是谁干的?”

  “这就有意思了。”

  “唔?”

  “回去说。”

  与此同时,远处的楼顶上。

  方成肆问谢竹心:“你怎么看?”

  “关机键对它无效,这是第一;第二,在自身密度大于水的前提下,不借助任何工具,通过游泳的方式准确找到目标,从狭小的冰洞里钻出来自救,对机器人来说这样的技巧一般是通过大量的训练掌握,但我不认为它训练过;第三,虽然它在冰面上行走时依旧保持机器人的姿态,但它可能不知道另一个事实:由于冰面过于光滑,普通机器人无法在冰面上稳定行走,经常会摔跤,这和程序水平有关,训练无法改善,而它却控制得很好……根据以上三点,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管它是不是什么类脑智能,但它绝对不是原装的那一个。”

  方成肆笑得了然:“还能是什么呢。”

  谢竹心举着望远镜继续看,视野里都是那两个身影。他揉她的头,牵她的手,吻她。

  方成肆问谢竹心:“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相信我。如果你的女朋友满心满眼都是机器人,却把你置之脑后。你也会怀疑人生的。”

  方成肆笑呵呵地拍了拍谢竹心的肩,“我早说过,爱情这东西不靠谱。”

  “哦?那什么东西靠谱?”

  方成肆望着含光的方向,“竹心,你相信永生吗?”

  “不信。”

  “现在可以信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