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买的机器人成精了…… 44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今日热帖】被机器人撩得春心荡漾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楼主】[我叫蛋蛋饭]:如题~

  [无可救药]:这么说吧,哥以前身体可好了,两个月前买了仿真机器人,现在肾虚了。

  [我叫蛋蛋饭]回复[无可救药]:(狂汗)

  [千年老腰]:想做女王做女王,想做公主做公主。

  [大家一起迷]:少女心复苏的感觉,当然只是那一瞬间。可惜啊现在的AI做不到那么强大,分分钟出戏。

  [路人甲]回复[大家一起迷]:要是真有人类那样的智能水平就好了。

  [明灭]回复[路人甲]:天真。机器人要真有人类的智能了,还会听人类的话吗?

  [路人甲]回复[明灭]:那倒是。

  [无声]:有时候都要怀疑自己谈恋爱了,呜呜呜感觉自己像个变态。

  [彗星阿曼]回复[无声]:不用紧张,那只是错觉。等它在床上把你弄得高-潮连连然后突然没电了……时,你就知道了,这绝不是恋爱。(拜拜)

  [无渊]回复[彗星阿曼]:说出你的故事。

  [娤]:好奇,会有人爱上机器人吗?

  [彗星阿曼]回复[娤]:我们都爱上机器人(斜眼)

  [娤]回复[彗星阿曼]:……

  [咩咩家睡不醒的月妃]:我又看了一眼,确定这是机器人板块,不是小黄-网

  [无敌胖次]回复[咩咩家睡不醒的月妃]:一看就是新人。小黄-网跟我们比都是小清新谢谢

  [咩咩家睡不醒的月妃]回复[无敌胖次]:好吧你赢了-_-#

  [夜鸢]回复[娤]:应该不会的。机器人就是人类的外形+一堆数据,这个要产生爱情太难了吧……

  [菇白]回复[夜鸢]:那也不一定,白素贞就是人类的外形+一条蛇,许仙不是也爱得死去活来的

  [小老虎的小铃铛]回复[菇白]:逻辑满分

  [荡荡那个荡啊荡]回复[菇白]:服(⊙﹏⊙)b

  ……

  何田田没睡好,起床时没精打采的。

  昨晚回家时含光提出可以和她更进一步,她当时晕晕乎乎地“嗯”了一声,结果这货上来扒她的衣服。她一下子清醒了,断然拒绝了他。

  然后晚上她也没和他睡,理由是“男女有别”。

  如果真的睡一起,她很难保证不做点什么出来。尤其,这货还老在旁边撩拨她。

  其实,和机器人发生点关系,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是发挥机器人的正常功能。可何田田总感觉她和含光的关系不对,她自己的状态也不对。像是踩在棉花糖做的云彩上,轻飘飘的,又甜丝丝的,这感觉,太像是恋爱了……

  呜呜呜,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对一个机器人产生那样的想法!

  幸好,在网上搜了搜,发现类似的情况还挺多的,貌似有很多人都被机器人撩出了恋爱的感觉?

  嗯,冷静,她一定是太紧张了。

  早上她吃饭时,含光在一旁看她,看得她有些慌,早餐只吃了一半就放下了。然后她出门时,含光又趁她不备亲了她一下,结果导致她下楼时脚都有些软,脸颊烫烫的,心里开了遍地的花。她两手捧着脸,小声哀嚎:“不要就这样沦陷啊!他可是个机器人!”

  迎面恰好看到方向北。

  方向北像是宿醉刚醒,耷拉着眼角两眼无神的,朝她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田田。”

  “早上好哦,你们。”

  方向北身后跟着机器人小风。小风见何田田捂脸,问她:“你的脸冷吗?”

  “啊?”

  小风把自己戴的一个毛茸茸的耳夹摘下来。那耳夹是方向北的,方向北不想戴,就随手套在他头上。小风将耳夹套在何田田头上,毛茸茸的部分正好挡住脸。

  “这样就不冷了。兔毛可以大幅度降低脸部皮肤的散热。”

  然后他们俩一阵风似的上去了,留何田田一脸的莫名其妙。

  与此同时,有两个人更加的莫名其妙。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谢竹心放下耳机,有些无奈地,对一旁的方成肆说:“他把耳夹给何田田了。”

  方成肆眉头一紧:“察觉了?”

  谢竹心摇摇头:“不清楚。”

  方成肆很快又捕捉到那句话里的第二个关键词:“他跟何田田很熟?”

  “据说是在何田田那里买机器人时认识的。”

  “然后?你没试探过吗?”

  谢竹心又是摇头,“我问过她。她看起来对方向北了解也不多。”

  “不是装的?”

  谢竹心只剩下苦笑了:“我哪儿知道。”

  方成肆一看这样子,突然有点同情他了。不过同情也就那么一瞬间,方成肆本来就不太理解怎么会有人陷入这种毫无意义的儿女情长。他是个有野心有抱负的男人,恋爱在他眼里真就是小儿科那么简单。他敲了敲桌子,拉回谢竹心的注意力:“查查定位。”

  耳夹里的窃听器同时具有定位的功能。方成肆费了点力气。买通了一个女明星,趁着和方向北约会时把这窃听器放进他的随身物品里。

  方成肆这样做也是纯属无奈。他无法跟踪方向北。这个招摇的富二代开的车都是海陆空一体的,遇到有人跟车时一言不合就上天,很难追上去。

  当然,跟踪还有别的途径。

  在这个年代,跟踪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难是因为,各类系统的安全性能越来越好,想破解很难。简单是因为,几乎每个人都离不开电子产品,大到轿车的无人驾驶系统,小到手机电脑,甚至于电子眼镜之类,这就给跟踪活动提供了非常大的空间。也就是说,只要技术够硬,就能跟踪。

  然,方向北的电子产品都做了人为的系统加固,不要说破解了,连定位都难。

  在这方面,谢竹心做不到的事情,这世界上能做到的人也不多了。

  方成肆是有些诧异的。他对方向北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娇生惯养”“纨绔子弟”的层面,道不同不相为谋,因此双方虽是亲戚,来往倒也不多。却没料到,原来,方向北竟是个高手?

  这会儿谢竹心查了窃听器的运动轨迹,证实方向北确实去何田田住的小区找她了。

  找她做什么?

  两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

  还是说方向北发现窃听器之后故布疑阵?搞一招金蝉脱壳,用何田田转移注意力?

  方成肆思索了一会儿,突然说:“我不相信他会看上何田田。”

  谢竹心没说话,盯着屏幕上那犹在移动的轨迹,镜片后的目光深沉如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