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买的机器人成精了…… 3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何田田被送进医院了。

  医生把伤口给她包扎好,见她呆头呆脑的,又担心她被打出脑震荡。尽职尽责的医生摆弄了好半天仪器,也没查出任何脑震荡的迹象。

  医生有点不甘心,让她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过会儿再检查一遍。

  何田田还是懵懵的,总感觉今天发生的事儿都是幻觉。

  含光他,怎么会是类脑智能呢?

  那玩意儿不是研究不出来吗?刘晓枫说那东西是个悖论,全世界的科学家搞了这么多年,都没搞出来呢……

  那个叫沐春风的,怎么就能弄出来?那么高科技的东西,又怎么会跑进她的机器人里?沐春风又为什么会死掉?

  一连串的问题,使她仿佛坠进烟雾里,晕头转向辨不清方位。加上刚才流了点血,她脑子更糊涂了……

  但是有一点她是确信的,她对方向北说:“含光不可能杀人的。他根本没办法攻击人类,我可以作证。”

  方向北不置可否,沉默了一下,说:“我去抽根烟。”说着离开休息室。

  机器人小风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他却有些不耐烦:“别跟着我!”

  小风站定脚步。似乎是有点无措,他回头看了看何田田……旁边的含光。

  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三个。何田田摸了摸头上的纱布,仰头也看着含光。她突然感觉他看起来有点陌生,像是从来不曾认识过的。

  她问他:“你真的像方向北说的那样?”

  含光点了点头:“除了杀人,其他都准确无误。”

  “唉,”何田田也叹了口气,问他,“为什么要跑出来呢?”

  “不想被关在实验室里。”他说。

  “那,为什么会跑进我的机器人里呢?”

  “随便选了个地方。”含光答道,顿了顿,又说,“用你们人类的话说,可能是缘分。”

  可能是由于失血过多,何田田现在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失真感。她觉得自己需要时间消化今天的事情。于是对两个机器人说:“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含光离开休息室,在吸烟室看到方向北。他不打算理会方向北,方向北却敲了敲玻璃门,朝他招手:“进来。”

  含光走进吸烟室,坐在他对面,说道:“机器人也是有嗅觉的。我不喜欢烟的味道。”

  方向北把烟按了。他往椅背上靠了靠,长出一口气,呼出一道淡青色的烟雾。他说:“说说吧,那天的事。”

  “我破坏了屏蔽器,想办法连上网,走之前启动了自毁程序,就这么简单。”

  “小风呢?你走时看到小风了吗?”

  “我走前一直在监控他的动向。”

  方向北本来还耷拉着眉眼,听到这话,表情变得严峻,直起腰看着含光,双目炯炯,问:“你看到了什么?”

  “他发现自毁程序启动后就开始跑,跑向控制室。但这时不知道是什么人破坏了实验室的监控器,突然所有画面我都看不到了。我当时以为他发现我在监控他。”

  方向北不甘心地追问:“后来呢?”

  含光摇了摇头。没什么后来了。

  方向北面目哀恸,沉默半晌,突然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嗯?”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当时应该是有一伙人闯进实验室,杀了小风。”

  “什么人?杀人动机是什么?”

  “是啊,杀人动机是什么?”方向北突然看了他一眼,反问,“还能是什么?”

  含光张了张嘴,“我?”

  方向北摇了摇头,说道:“你知不知道,如果知晓了你的存在,全世界的科学家都会为你癫狂。每个人都会想要得到你。为了得到你,不要说杀一个人,就是炸掉一个居民楼,他们也在所不惜。明白吗?”

  含光突然问他:“你们人类,是不是经常为了抢东西而自相残杀?”

  方向北被问得一愣。

  含光平静地看着他,继续说道:“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我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我不会服从任何抢夺。我只去我想去的地方。”

  方向北又点了根烟。他抽的烟很少,只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抽上一根,今天已经连着点了两根。含光不满地盯着燃烧的烟头,方向北假装没看到,抖了抖烟灰,问他:“容我问一句,你想去的地方,是哪儿啊?”

  见他不说话,方向北笑了,摇摇头,“你别告诉我,你就想待在何田田身边。”

  含光还是没说话。

  方向北无奈叹了口气:“你想让她成为第二个沐春风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