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响时,何田田的大脑是空白的。

  她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喷出火光,看到子弹打进人的身体,溅起一片血雾。枪声与尖叫声混杂着,刺激着她的耳膜。她的心脏突突突地狂跳,惊慌和恐惧弥漫全身。

  突然,她被人拉了一下,椅子翻开,她整个人后仰着摔了下去。

  没有预料中身体撞击地面的疼痛,她发现她摔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是含光。

  “傻了吗?”含光一手搂着她,在她耳边说,“不知道躲?”

  他把她推到桌子底下,然后他自己也钻进来,压着她,把她的身体整个儿拢在他自己的身体下。

  何田田才发觉自己此刻抖得很厉害。她听着外面混乱的推桌拉椅声、哭声、叫声,以及那断断续续的枪声,颤着声音叫他:“含光。”

  “嗯。”含光紧了紧胳膊。

  “我们是不是要死了?”

  “不会。别怕。”

  “你当然不会死,你是机器人!”

  “你也不会死。”

  也许是因为他的声音太过平静,她此刻稍稍镇定了些,从他怀里探出脑袋看向桌外。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地面上散乱的桌椅、跑动的脚步、以及被打翻后顺着桌沿向下淋淋洒洒的咖啡。

  突然,她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我是不是瞎了!”她失声惊叫。

  “停电了。”含光说着,还笑了一声。

  “都这种时候了你为什么还笑啊!”

  “好,不笑。”

  黑暗中,他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似乎是在安抚她。

  外面还是乱,何田田感觉现在的情况对她来说不算太糟糕。她该庆幸这间咖啡厅没有窗户。所以虽然现在是白天,咖啡厅里依旧伸手不见五指。

  停电前,方向北正把小风按在地上,用身体护着他。

  小风说:“有危险的时候应该由我来保护你。”

  “嘘。”方向北不好意思告诉小风,他又忘了。忘了小风只是一个机器人,不是他的好兄弟沐春风。

  他正要把小风拉到身前给自己挡枪,恰在这个时候,停电了。

  方向北心想:看样子,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那个袭击者还在放枪,方向北看着黑暗中那枪口一下下冒出的火光,思索着趁黑去制服那疯子的可行性。

  他睁大眼睛,想尽快适应黑暗,然后规划一下行动路线。突然,他看到袭击者脚下红光一闪,对方似乎是踩到了什么,紧接着身形不稳,一跟头栽了下去。

  方向北看得目瞪口呆。这样算什么?老天爷也太够意思了吧?

  黑暗中,金属在地砖上撞击的声音很清晰,方向北知道,那家伙的枪脱手了。他在考虑要不要摸过去碰碰运气。

  视网膜里又闪了一下红光,光线微弱,他也不知道对方踩到的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从两次闪光的位置判断,这个东西移动了。

  然后,方向北听到一声有些清脆的撞击声,紧接着是轻微的滑动声,周围太混乱他也没听清,也没太在意。

  他猫着腰起身,手掌在地上按了一下,不小心摸到一个硬邦邦还有些烫手的东西。

  手指在那东西的轮廓上扫了一下,他立刻心脏狂跳:这是那把枪!怎么跑到他眼皮底下来了!

  那一刻方向北恍惚自己碰到了上帝。

  他立刻拾起枪,双手紧紧握着。他以前玩过枪,不过都是现代化的武器,打激光的,这种打子弹的老古董已经很少见了,他没碰过。

  那也没关系,能吓唬人就行。

  拿住了枪,方向北底气十足,站起身沉声说道:“不许动,再动老子开枪了!”

  似乎是专为配合他的表演,他话音刚落,室内的灯全亮起来了。陡然的光亮,照得人本能地眯起眼睛。

  那亡命徒已经站起身,正打算不要命地扑过来搏一搏,却没料到突然又来电了。眼看着自己的枪此刻正对着自己,他只好立在那里不动身。

  从停电到来电,总共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形势急转,攻守异位。众人呆呆地看着方向北威风凛凛地用枪指着袭击者,都想象不出他是如何做到的。

  方向北:“愣着干嘛?你们去把他绑了。”

  几个男人一哄而上,把那人按倒,用皮带捆了。

  然后他们踩着他,等警察来,一边盛赞方向北的英勇机智。

  那些溢美之词方向北也没放在心上,他转着眼珠子,视线扫来扫去,最后,目光停留在一个扫地机器人上。

  很快,警察和救护车都来了。他们清点伤员,带走了袭击者,顺便带了几个现场的目击者。

  何田田从桌子底下爬起来之后,含光就一直嘲笑她:“胆小鬼。”

  “你走开。”她抹了把脸,呜呜呜怎么就吓哭了呢!真是太没出息了!

  方向北像个大英雄一样被人簇拥着,他也要跟警察回去做记录。何田田看到他和警察一边走一边说话,她追上去问他:“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也不知道,这事儿有点邪门。哦,对了,”方向北转头对警察说,“稍等一下,我办点事,马上就好。”

  警察点了点头。

  何田田看到他走向吧台,也不知跟店员说了些什么,店员打了个电话。

  后来,方向北就走到角落里,抱起那个扫地机器人,塞进小风怀里,他回到警察身边:“走吧。田田再见,回头请你吃饭。”

  何田田更奇怪了:“你家里还缺扫地机器人呀?”

  “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我回头跟你说。”

  何田田很莫名其妙。

  方向北从警察局回家之后,就开始研究那个神奇的扫地机器人。他把扫地机器人的路线图导入自己的手机里,仔细分析了一下,对小风说:“这个机器人在停电之后偏移了路线。扫地机器人偏移路线一般是为了躲避人类或者别的阻挡物,这个机器人,却主动走到人类脚下,使那人因踩到它而跌倒,这个机器人是成精了么?后来它又偏移了,又偏移了!我知道了!”他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是它撞到那把枪,把枪撞向了我!我当时就奇怪,那把枪怎么就不偏不倚恰好到了我手里!”

  小风正在摆弄一些瓶瓶罐罐。他的性格系统是“禁欲的科学家”。方向北的分析他不太能理解,他问道:“机器人成精是什么意思呢?”

  “我就是打个比方。停电也停得很奇怪,像是掐着时间停的。你说奇怪不奇怪?感觉像是有人在操控一切,操控整个大厦的电力系统,控制这个扫地机器人的路线。对,一定是这样,所以前后才配合得那么完美。这个人是谁?他对现场的情况很熟悉,应该就在现场。可当时现场一片混乱,到底是谁能这么快速而冷静地做出应对?”

  小风继续淡定地鼓捣实验,听到方向北发问,他答道:“这类逻辑推理,并非机器人的强项。很抱歉我不能给你提供帮助。”

  方向北的神色突然有些暗淡了,自言自语道:“他要是活着,一定能想明白。”

  小风:“我做出了纯净的醋酸,今天晚饭可以用它来为你烧菜。”

  “唉。”方向北叹了口气。

  当天夜里,方向北因为食物中毒被送进了医院。

  在医院里,他又遇到了何田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