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我买的机器人成精了…… 2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桔子机器人——员工俱乐部#

  【主题帖】深夜福利,懂的进。

  楼主[荒烟蔓草]:【视频】

  [小同志你真能搞事]:看题目就点进来了,果然没失望【色】

  [左左的记事本]:感谢分享,楼主好人。【口水】

  [晚睡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看我id

  [大阮西西]:女的身材不错,男的有点老,还有肚腩,差评!

  [凋零的时光]:好、好能叫啊……我一个已婚男人看得老脸通红。

  [俞兹茶]:楼上是来炫婚的吧?呵呵哒!

  [山有扶苏]回复[俞兹茶]:炫婚是什么鬼……

  [床上的大壮]回复[山有扶苏]:这年头结婚率这么低,结了婚当然要炫。

  [七六九九]:楼主你……在员工论坛发这种东西,不怕被管理员拉去批评教育吗?

  [凉水4263]回复[七六九九]:管理员是谢大大,好想被他批评和教育。【脸红】

  [宇燊之家]:妈了个鸡!我音频自动开的!大半夜的,现在室友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楼主还我节操!

  [溯卿陵]:这女人,你们不觉得眼熟吗……

  [胡丢丢]:咦,楼上这么一说我也眼熟……

  [薛玉玉]:这不是陈曼吗?

  [月弄弦]回复[薛玉玉]:陈曼是谁?

  [薛玉玉]回复[月弄弦]:总公司客服部的,长得挺漂亮的。

  [跳舞草]: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她长得漂亮,还很会叫。【羞羞】

  [薛玉玉]回复[跳舞草]:都是同事,这么说就过分了。

  [暖绵绵]:楼主你谁?暴露别人隐私,等着被起诉吧!

  楼主[荒烟蔓草]:这个男主角是个有夫之妇,请注意他手上的婚戒。

  [小镜子]回复[荒烟蔓草]:我勒个去?你说陈曼第三者插足?

  [床上的大壮]:这年头结婚率这么低,结了婚的还不好好珍惜!【痛心疾首】

  [暖绵绵]:楼主你已经涉嫌侵犯隐私罪,预祝你在监狱被爆-菊愉快。

  [核桃仁]:楼主SB,人家姑娘招你惹你了?

  [殷殷芜芜]:楼上急什么?如果陈曼真的插足了别人的婚姻,爆视频只能说她活该了。

  [暖绵绵]回复[殷殷芜芜]:第三者插足就活该被爆隐私咯?楼主就不用坐牢咯?

  [殷殷芜芜]回复[暖绵绵]:法律上说不该爆,道德层面……我们都喜闻乐见。

  [流年堇鸢]:第三者插足的情况足够开除了。有人要搞事情。男的不知道有没有工作,要是有的话,只要这事儿捅出去,他的工作九成九也保不住了。这属于严重的道德污点。

  [屹屹屹屹耳]回复[流年堇鸢]:你这么一说……我竟然怀疑楼主是原配。

  [梵高的耳朵]:楼上,默默+1

  [惜宸]:原配难道是我们公司的?不然怎么能上我们的内部论坛。

  [与在何]:我勒个去你们去看看楼主以前po的图片……

  [夢雨耿羅]:荒烟蔓草就是陈曼?自己黑自己?Σ(°△°|||)︴

  [星叶忆梦]回复[夢雨耿羅]:很明显是盗号啊。

  ……

  一大早,何田田躺在床上,习惯性地玩手机,结果看到了一个神奇的帖子。

  这帖子的热度好高的,可惜那个视频已经被删掉了。

  陈曼这个人,何田田不陌生,不就是汴羽白的打手么,牙尖嘴利,还特别拽。

  是谁盗了陈曼的号然后发她的小电影呢?

  何田田很好奇。她也倾向于是原配,和楼里大多数人的猜测一致。

  她翻了个身,恰好看到含光从洗手间走出来。他现在衣着齐整,她却忍不住想起昨天的事情,一时有些不自在。

  他走到床边,身姿挺拔,居高临下地瞥了她一眼,说道:“懒女人,你再不起床就没有早饭了。”

  呵呵,昨晚的人形暖宝宝一定是她的幻觉。==

  何田田放下手机,坐起身。起身的那一刻,她看到含光,脑子中突然噼里啪啦地,闪过许多关键词。

  陈曼,汴羽白,结梁子,录音,落水,盗号……

  她愣愣地看着含光。

  含光不能理解她为什么突然傻掉。他伸出双手,捧着她的脸,轻轻按住,然后,两个手掌压着她的脸蛋,朝着相反的方向,揉——啊揉——

  何田田:“……”

  她往后仰头躲他,打开他的手,“你干什么呀?!”

  “帮你提高注意力。”

  特么的,这种提高注意力的方式真是清新脱俗……

  “我不能打你耳光。”含光解释道。

  “我谢谢你了。”打耳光又特么是哪个邪-教领-袖发明的提高注意力大法啊……

  何田田对这些猎奇的东西并不感兴趣。她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论坛那个帖子是你发的?”

  “嗯。”

  “为什么?”

  “报仇。”

  这倒确实是含光。

  何田田点点头,问,“所以,昨晚推你下水的人是陈曼?”

  “嗯。”

  “你怎么知道的?”

  “她昨天晚上和奸-夫在手机里聊天。”

  是哦,那女人做了坏事自然会忍不住和亲近的人宣扬,她又哪里知道,含光入侵别人手机比吃糖豆都简单。

  推含光下水的原因,何田田也能理解。正常的机器人如果被水泡了,修理时有可能要回档,也就是说,今天发生的事情会从他的记忆里抹去,那段录音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陈曼这样做,大概就是想跟汴羽白邀功吧。客服部的很多姑娘都在讨好汴羽白。

  在公共论坛发别人的性-爱视频,这件事本身是犯法的,何田田有点担心含光被抓住。同时呢,她又和论坛里的大多数人一样,觉得假如那对男女真的是渣男和小三,那么被曝光就是活该了。

  她纠结着,问含光:“你确定他们是渣男和小三的关系?”

  “嗯。他在视频里戴着结婚戒指,并且我看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陈曼称呼对方的妻子是黄脸婆,以及,我还找到了那个男人结婚证的照片,你要看吗?”

  “给我看看。”

  含光先给她看了视频。

  视频打开就是白花花的肉体表演,这种小视频就该偷偷摸摸地看,现在在含光的注视下……何田田感觉好尴尬,赶紧关了。

  不过她看到了男人按在陈曼肩头的手,手上确实戴着婚戒。

  这就没的洗了。

  “你是怎么弄到视频的?会不会被人怀疑?”

  “不会,那个男人录了视频和好朋友分享过。”

  真是……太渣了……她都想亲自写举报信了……

  ……

  何田田去餐厅吃早餐,看到同事们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窃窃私语,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故事。她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并且由于这事儿的幕后大BOSS是她的机器人,她还有一点点心虚,没有和大家一起讨论,而是选了个安静的角落坐着。

  一边吃着山药红枣白米粥,何田田一边想,也不知道谢竹心会不会来吃早餐。如果见到他,她一定要为昨天的事情道个谢。

  至于大老板……嗯,她希望见不到他。^^

  方成肆和谢竹心都在,在包间里。

  两人都感冒了,方成肆鼻塞,嗓子干燥沙哑,讲话都难受……他已经好几年没感冒了。

  谢竹心的情况要更糟糕一点——他发烧了。

  一想到他们两个搞成这样都是因为昨晚那个跳水救机器人的脑残少女,方成肆的心脏就隐隐作痛。

  谢竹心给方成肆讲了一件事,方成肆听罢,第一反应是不信,“你确定?”

  “嗯。”

  “她跟你说,她因为一开始面对机器人太紧张了,所以就做了个梦,又因为梦境太逼真了,从而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导致她在并非有意识的情况下,撒了谎?戏弄了我们?”尽管喉咙痛,方成肆还是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匪夷所思的话。

  “对,她确实是这么说的,我确定。”

  “你信?”

  谢竹心不置可否,只是平静地一口一口喝着白粥。

  方成肆又问:“何田田这人,你有什么看法?”

  谢竹心动作停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低头轻轻笑了一下,“我觉得,她挺可爱的。”

  方成肆默默地看着他:“原来你喜欢脑残。”

  两人吃过早饭向外走,方成肆遇到了他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

  何田田吃了一碗粥没饱,又取了个三鲜包,包子皮又白又软,冒着热气,她忍不住咬了一口……好好吃!于是一时忘记了形象,一边走一边啃包子。

  然后就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大老板和谢竹心。

  她慌忙吞下嘴里的东西,朝他们鞠了个躬:“老板好!谢总监好。”

  方成肆突然停下脚步,淡漠地看着她。

  何田田赶紧又补了一句,“昨天,谢谢老板和谢总监。”

  “你胃口很好。”方成肆说。因为感冒,嗓音沙沙的,带着些鼻音。

  何田田看着自己啃了一半的包子,也不知老板这算慰问还是责备,她只好模棱两可地答:“还、还行吧……老板,您感冒了?”

  “你没感冒?”

  “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何田田的错觉,她感觉自己说出这两个字之后,大老板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加的地难看了……仿佛,她竟然没有感冒,简直十恶不赦该天打雷劈……???

  幸好老板一点也不想看到她,所以走得很快。

  谢竹心没走。等方成肆离开之后,他推了一下眼镜,问何田田:“你的身体是铁打的吗?”

  “嘿……”她挠了挠头,装傻。

  “对了,昨天那件事,我跟老板汇报了。”

  “嗯,”何田田想到自己扯的那个荒唐的谎言,有点心虚,低头小声说,“那,怎样?”

  “你回去找精神科医生开一个健康诊断,送到人事部。”

  “啊?好……谢谢谢总监。”

  “没什么。还有,”他从衣兜里掏了一下,朝她摊开手,“你的东西。”

  何田田见他掌心里躺着的,是她的发卡。

  她的脸红了一下,急忙拿起那枚发卡,“谢、谢谢。”

  谢竹心笑了笑,“不客气。戴上吧,挺好看的。”

  何田田的小心脏砰砰砰的雀跃了几下,连忙礼尚往来地回他一句赞美:“谢总监你的眼镜也很有型。”

  谢竹心笑着走了。

  何田田一手拿包子,一手拿发卡,呆笑着,看着他的背影。

  含光突然叫她:“何田田。”

  “唔?”何田田心情很好,咬了一大口包子。

  “你喜欢眼镜。”

  “要你管啦。”一边吃包子一边翻了个白眼。

  “我可以戴着眼镜和你做-爱。”

  “咳,咳咳咳……”她受到了惊吓,包子卡在嗓子眼里,引得她一阵咳嗽。

  他弯了腰,往她耳边凑,低低的声音,音色悦耳又性感:“什么都不穿,只戴眼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