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许是昨晚做的太狠了,宋喜早上起来的时候,竟然腰疼,她埋怨乔治笙,他甩锅,“每天都这样,也没见你腰疼,没准儿是昨晚救人的时候闪着了。”

    宋喜美眸一瞪,嘿,这话让他接的,还真让她无话可说。

    乔治笙说完这句,顺势道:“请假吧,别去医院了。”

    宋喜马上一个驴打滚下床,落地动作像是国家级运动员,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出声道:“轻伤不下火线,忽然就不疼了。”

    乔治笙没辙,别开视线,又酷又酸的说了句:“上班儿比上我还有意思。”

    宋喜都已经背身往洗手间方向走,闻言震惊的回过头,瞪着乔治笙,一边摇头一边道:“你完了,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儿了,这种话也是你该说的吗?”

    乔治笙幽幽的回了句:“跟你学的。”

    宋喜挑眉,“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我变成现在这样还是跟你学的呢。”

    乔治笙说:“就算我们谁都没跟谁学着好。”

    宋喜道:“那行,我这人最讲公平了。”

    她去洗手间洗脸刷牙,乔治笙早起去洗澡,她用的电动牙刷是他常用的牌子,他用的沐浴液是她喜欢的味道,慢慢的,他们都在变,被彼此改变。

    乔治笙送宋喜去医院上班,临分开前嘱咐,“小心腰。”

    宋喜回了句:“这几天晚上给你放假。”

    他秒懂她的言外之意,故意面不改色的说:“可以要求加课补习吗?”

    宋喜忍俊不禁,嗔怒着回了句,关上车门,转身往医院走。

    韩春萌带了早餐来,坐在宋喜办公室里吃东西的时候,拿着手机说:“你知道昨晚和平路出交通事故了吗?”

    宋喜拿着豆浆杯的手一顿,慢半拍回道:“我昨晚赶上了。”

    韩春萌抬眼一瞪,“啊?你赶上了,那你看见沈兆易了吗?”

    宋喜不答反问:“怎么了?”

    韩春萌把手机递给宋喜,“昨晚沈兆易去救人的视频被人拍下来,今天上了热搜,你说挺悲剧个事儿,但很多网友还是把注意力放在沈兆易的颜值上面,啧,这年头祸水不光指女人,男人祸害起来,基本没女人啥事儿。”

    宋喜看了那个视频,是沈兆易钻进小车驾驶席救人,先是救了个孩子,等到后来还想进去,却被穿着制服的警察给拉走,随后也就五秒,车子爆炸了。

    下面的评论清一色都是在夸沈兆易的,还有评论把沈兆易的光荣史也给扒出来,包括维和,还有上次的爆炸事件,冒死救了一个小孩儿。

    没看到自己的身影,宋喜暗自松了口气,她还不愿露这个脸。

    对面韩春萌道:“沈兆易是真牛逼,别的不说,单说他这份勇气,我这辈子,下辈子都不可能有。”

    宋喜把手机还给韩春萌,面色无异的说了句:“有些人天生骨子里的勇敢。”所以说,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

    韩春萌道:“这么多功绩加身,不知道会不会升职,哎……可怜东旭,他也有这份勇气,现在没处使了。”

    宋喜道:“你希望他使吗?”

    韩春萌瘪瘪嘴,“内心挺复杂的,我当然希望他是个英雄,但我又不想他受伤,所以想来想去,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我最近都能理解他爸妈的想法了。”

    宋喜问:“东旭最近怎么样?“

    韩春萌悻悻道:“就那样呗,回家里上班,一点儿劲头都提不起来,以前他不爱起床,但也从来没耽误过局里报道,现在可好,我出门的时候,他还没起来呢。”

    宋喜轻叹一口气,“对东旭来说,这不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是没了梦想,做什么都一样。”

    韩春萌撑着下巴道:“我昨天还给我妈打电话,很认真的问她,我到底是不是隐形的富二代,只是他们为了锻炼我,不跟我说罢了。”

    宋喜笑问:“阿姨怎么说?”

    韩春萌有气无力的回道:“我妈说,从她和我爸父母那辈儿开始,就是隐形的富豪,隐形三代了,如果我这么想能让我心里好受点儿,他们同意。”

    宋喜笑的不行,说韩春萌全家段子手。

    “你要是不当医生,去网上写段子,没准儿赚的更多。”宋喜调侃。

    韩春萌却是一脸认真,“你还真别说,我最近已经着手要转行了,王妃跟你说了吧,这个周末去她家里碰头。”

    宋喜应声:“说了,哪个周末不碰?头都快碰坏了。”

    韩春萌说:“这个周末与众不同。”

    “什么项目?”

    韩春萌卖了个关子,“届时揭晓。”

    宋喜撇撇嘴,她喜欢留有神秘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

    查完房,休息了一会儿,宋喜上午九点多进了手术室,刚到走廊就看到一名实习生从3号手术间里出来,隔着口罩都能看出面色难看。

    宋喜上前,问了句:“怎么了?”

    实习生尴尬的摇摇头,宋喜道:“凌医生在3号吧?”

    实习生又点点头,宋喜一眼看穿,“挨骂了?”

    比宋喜还高半头的男人垂下视线,算是默认。

    宋喜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像是从前江宗恒对她和凌岳,鼓励道:“没事儿,当学生哪有不挨老师骂的?你是没见着凌医生以前怎么挨主任骂,骂着骂着就成材了。”

    实习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摘下口罩,捏在手里,低声道:“不是因为专业上的问题。”

    宋喜眼带狐疑,“那是因为什么?”

    实习生道:“今天凌医生做个二尖瓣脱垂,对他来说就是个小手术,大家都在手术室里面说笑,凌医生也没说什么,我就想着唱首歌轻松一点儿,结果凌医生突然发飙,把我赶出来了。”

    宋喜眼底的狐疑已经上升为好奇,“你唱什么了?”

    实习生很是委屈的回道:“《你算什么男人》,还是张宁让我唱的这首,说我唱这首跟原唱似的。”

    你算什么男人,算什么男人,眼睁睁看她走却不闻不问,是有多天真,就别再硬撑,期待你挽回你却拱手让人……

    宋喜脑海中一瞬间联想到歌词,差点儿没笑出声,亏得实习生还在纳闷儿自己错在哪儿,宋喜特想跟他说一句,小伙子,歌就选错了。

    算什么男人,啧,扎心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