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冰雕奇洞

    “他们就藏在——”云升爬起身,看看假冷霜傲,又看看假秋素:“我只能告诉你们中间的一个人。”

    “好说。”假秋素长剑递出,剑尖顶在云升的喉结上:“告诉我吧,我很想看看,你想耍什么花样?是想扑上来咬我一口,还是想抹我一身鼻涕?”

    “老二,你退下,他不能再死在你的剑下了,两个都死在你的剑下,我们的戏演的就不像了。还是让我来,一杖毙了他,藏在断藤下面的那几位才会相信,杀他们的是冷霜傲。”假冷霜傲把拐杖对准云升的头。

    他似乎是无意的向身后的断崖下看了一眼,轻声问假秋素:“我在这个位置打死他,藏在下面的家伙能看到吧?”

    “他们肯定能看到,要不我会费事巴力的,把他们撵到这里才杀他们,图啥?”假秋素嘿嘿的笑着,阴险的说。

    云升下意识的向春竹他们藏身的地方看去,果然与假秋素说的一样,他清楚地看到了春竹他们藏身的山洞,他都隐约的看到了,趴在山洞里,向这里张望的云鼎。

    他这才注意到,陡崖的中间凹陷进去,如同一个c字,他所处的位置,和春竹他们藏身的位置,正好处在c字的两端,相互观望,一览无余。

    他无比惊讶,心中也无比清楚,假冷霜傲和假秋素对自己现在的折磨,只是在演戏,演给春竹他们看,让春竹他们更加相信,杀死自己和惜一指夫妇的凶手,就是冷霜傲和秋素。

    想到这,他张开嘴巴,他要把假冷霜傲和假秋素的阴谋,大声地喊出来,让春竹他们不要上当。

    可是,他一个他字还未说出口,假秋素冰凉的长剑,就刺进他的嘴中,假冷霜傲的拐杖也击中他的后脑。

    云升倒下了,一双血红的眼睛,看向春竹云鼎藏身的山洞,带着仇恨和遗憾,魂归仙乡。

    趴在山洞中的云鼎,虽然听不到云升和假冷霜傲他们说的什么,他自然也不会知道,追杀他们的冷霜傲和秋素是假的,只是把云升和小道童的被杀,看得清清楚楚。

    他愤恨的敲打着山洞的岩石,发誓要逃出山洞后,找机会,哪怕用卑劣的手段,也要和冷霜傲拼个鱼死网破。

    “还是想想我们怎么离开这里吧,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悬崖峭壁,上下不得,如何是好?”清风道人站在山洞口,上下端量着,无奈的摇摇头。

    “可惜山藤让他们斩断了,要不然就不用发愁了。”云鼎轻叹一口气。

    清风道长看看云鼎,又抬头看看洞外的悬崖:“他们留下山藤,冷霜傲会追下来,我们要死。两个孩子砍断山藤,是想救我们,结果我们会被困死,可悲,可叹。”

    “可什么悲?可什么叹?老道士,你没有听说过天无绝人之路吗?只要我春竹师兄醒转,他一定有带我们逃出去的办法。”云鼎无计可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春竹的身上。

    当天夜里,春竹才从昏迷中醒来,看着身边的云鼎和清风道长,他不用问也知道,现在就剩他们三个人了。

    “用不着悲伤,只要我们能有一个人活着,我们就有报仇的希望。”云鼎安慰着春竹。

    清风道长也安慰道:“不错,云鼎小师傅说的不错,芸芸众生谁人不死?只要活着的能为已故者,做点什么就行了。”

    “我们现在在哪?”春竹也知道,悲伤是没有用的,为被杀的人做点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藏在峭壁的一个山洞里。”云鼎摸着头苦笑道:“只是我们找不到出去的办法了。”

    春竹让云鼎扶着他走到洞口,夜幕里,洞外山风浩荡,云雾缭绕。他看了一会,也没有什么主意,只好退回洞中,等天亮后看看洞外的情况再说。

    第二天清晨,雾更浓了,弥漫的白雾涌入山洞,把山洞装扮的如同仙境。

    春竹他们三个人,却没有心情欣赏,浓浓的大雾,使得他们更是无法看清山洞外的情况。

    接近中午的时候,大雾才消散了,明媚的阳光,才投进山洞。直到现在他们才分辨出,洞口的方向是对着南方。

    春竹坐在洞口,一筹莫展。他也曾想过把三人的衣服撕成布条,搓成绳子。可是从洞口向下看,云雾重重,根本看不到山洞距离地面有多高,三个人的衣服搓成的绳子,按他估计,不会超过三丈。

    三丈的绳子,只能到云雾弥漫的地方,哪里会是个什么样子?谁也说不上来。

    洞口到崖顶的距离,应该在三丈以内,假如把衣服搓成绳子,长度肯定是够了,可是谁能把绳子固定在悬崖顶上呢?

    “师兄,有法子吗?”云鼎轻声的问春竹。

    春竹摇摇头:“还没有。”

    “看来我们要困死在这里了。”清风道长轻轻地叹息着:“这种地方,即便是猎户和采药人,也不会来到的。”

    等,肯定不是办法。卷云观和御仙殿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这里,要想逃生,只能自己想办法。

    唯一可行的,还是把三个人的衣服撕成布条,搓成绳子,从洞口慢慢下去,寻找出路。

    春竹的意见,清风道长和云鼎很赞成,说干就干,三个人当即脱下外衣,撕成布条,拧成绳子。

    用布条搓成的绳子,比春竹想的要长,足足有五丈多。

    清风道长把绳子的一头,固定在洞口的岩石上,另一头捆在云鼎的腰间,让云鼎顺着绳子从洞口下去。

    云鼎下去有一盏茶的时间,就兴奋地喊道:“这里有个平台,平台的后面有个山洞,山洞很大,说不定会走出去。”

    清风道长和春竹相对而视,面有喜色。

    “清风掌门,你先下。”春竹微笑着说。

    “好,我先下。”清风道长点点头。

    春竹和清风道长相续下到平台,平台很大,足有半亩地的大小。平台上还长着几棵桃树和苍松。

    令他们感到兴奋的是,桃树上还长着鲜红欲滴的桃子。

    “一时半会饿不死了。”云鼎采了几颗大桃,分给春竹和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啃了一口桃子:“嗯,不错。”

    春竹不知道清风道长,是在说桃子的味道不错,还是说云鼎说的不错。他只是淡淡一笑,回头向平台的后面看去。

    平台的后面是个极大的山洞,不知道有多深,也不知道会通到哪里?又或者山洞只有几十步深,根本就没有出路。

    但是,既然走到这里,好坏都要进去看看,他让云鼎折下松树枝,在树枝上裹上一层厚厚的松树油,做了几支火把。

    清风道长拿出随身带的火镰和火石,点燃火把。云鼎又摘了些桃子,三个人走进了山洞。

    一路走进四五十丈,山洞里的温度越来越低。三人的外衣都搓成了绳子,只剩下内衣。清风道长内力深厚还不觉得什么。

    春竹体内,玉阳子和玉月子玉树子,给他传入的三股灵气,刚刚给他造成了伤害,使他的身体极度虚弱。

    云鼎是御仙殿外殿弟子,所修行的不过是一些御仙殿,最基本的门外武技。内力修为半点也没有。

    所以,春竹和云鼎越向山洞里走,越是无法抵御山洞中的侵体寒气,只能抱紧双臂,浑身发抖,牙齿上下碰的咯咯响。

    “你们还能坚持住吗?”清风道长皱皱眉。

    “只要我师兄能坚持住,我就没有问题。”云鼎咬咬牙,擦擦流出来的鼻涕。

    春竹看了一眼这个比他至少大五岁的师弟,又看看洞中倒挂的冰柱:“奇怪,现在是盛夏季节,山洞中怎的会如此寒冷,倒像是严冬。”

    “即便是严冬季节,山洞中也不该像这般寒冷。”清风道长搓了搓手,苦苦一笑:“这山洞看来有些古怪。”

    “那、那是什么?”云鼎惊叫着指向前方。

    春竹和清风道长近前几步,不禁又惊又喜。

    这是个冰雕,冰雕是一个栩栩如生,拿着长剑的中年男子,长剑指着的方向是洞口,像是一个把守大门的将军。

    “难道这里住着仙人?”云鼎摸着头,有些茫然。

    春竹又点燃一支火把:“继续向里走,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迈步向里走去。

    三人一路向里走着,山洞里到处都是各种冰雕,有男有女,形态各异。奇怪的是,虽然在冰雕的世界里,春竹和云鼎反而不感到那么冷了。

    “谁在这里搞这些冰雕干什么?”清风道长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管他干什么。”云鼎跟在春竹身后,回头对仍在那里看冰雕的清风道长喊道:“走啦,说不定前面就有出路。”

    忽然,走在他们前面的春竹,发出一声惊叫,云鼎扭头看去时,春竹已经不见了。

    云鼎和清风道长急忙赶过去,却傻眼了。山洞到这里,忽然分成两个小山洞。

    左面的山洞,像是一个天坑,深不见底。

    “我师兄,是不是失足掉下去了?”云鼎战战兢兢看着清风道长。

    清风道长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他也是这么想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