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意料之外

    厉珉的想法,厉雷当然一清二楚。他虽然想做堡主之位,但更希望飞龙堡能再次崛起。厉风才是黄龙选中的人,也就是说,飞龙堡想再次崛起,必须要依靠厉风,而不是他。

    更何况,自己和厉风明争暗斗几十年,每每想把厉风踩在脚下,这一点,厉风不会不知道。可黄龙选中厉风做飞龙堡腾飞的人选时,厉风不仅没有借机铲除和打压他,相反却把他捧得高高的,这份胸怀自己是万万不及的。

    故此,他再也没有篡夺堡主之位的想法,只想安心的做个长老,或修身养性,不问世事。或辅佐厉风,重振飞龙堡的雄风。

    所以看到厉珉,要以卑鄙的手段铲除异己时,心中大怒。他什么都可以由着厉珉胡来,但是,如果危害到飞龙堡前途,他是绝不能容忍的。

    “珉儿,不要胡说八道。”厉雷低声吼道:“就因为你和那个扫地的小童有过节,你就想置他于死地,是不是有失厚道啊?”

    “师父,你老糊涂了吗?”厉珉尖声叫喊:“我这可是都是为了你,为了飞龙堡的前途,那个小叫花子的确来路不明,他要真的是陌雪特的奸细,我们飞龙堡岂不让他给害了。”

    “放屁,你都说他是个小叫花子,怎么会是奸细呢?你混淆视听,误了军爷的正事,你担当得起吗?”厉雷这回真的恼了。

    “是不是奸细,你们说了不算。”荣杜阴险的一笑,转身向偏殿走去。

    “大师兄,怎么办?”海图焦急的看着厉雷:“如果这群人,非要说那扫地的小童就是奸细,扣我们一个私通番邦的帽子,我们飞龙堡可真的就完了。”

    厉雷狠狠的瞪了厉珉一眼:“你做的好事。”

    厉珉的嘴一撅:“师父,我说的可都是实情,可没有说半句谎。”

    “你们别争了,他们想扣我们飞龙堡私通番邦的帽子,也没有那么容易。”厉风看着正在打开偏殿大门的荣杜,重重的哼了一声。

    房间被打开了,赤峰从怀中取出蓝色小蛇,他已抱定一死。但就是死,他也要拉上荣杜,毒死这个投靠修罗宫的叛徒。

    “是荣将军吗?”荣杜刚想走进赤峰的房间,后面就有人喊道。

    “青槐,你怎么来了?”荣杜扭头看向喊他的人。

    青槐淡淡一笑:“我来找我的小弟,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也是来寻找一个重要的人。”荣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青槐:“莫不是你的小弟,就是我要找的那位重要的人?”

    “哦,我知道你要找谁了,可惜了,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他早已经被别人请去喝酒了。”青槐呵呵的笑了起来。

    “不可能。”荣杜并不相信青槐的话:“要真的是你说的那样,萜闾不会不告诉我。”

    “哦,不好意思,也许我们说的不是一个人。我们宫主请去喝酒的人,或许不是你要找的人。”青槐淡淡一笑。

    他一侧身,从荣杜的身边,走进赤峰的房间,托起赤峰的下巴,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这不是我弟弟,荣将军,看看是你要找的人吗?”

    荣杜没有说话,走进屋内,看了看一脸麻子的赤峰,轻轻一摇头,然后把手搭在赤峰的肩膀上,一发力,把一股异灵魔气打进赤峰的体内。只听赤峰一声惨叫,口吐鲜血仆倒在地。

    “原来如此不堪。”荣杜转身出门,也不和青槐打招呼,带着他的灵兽战队,呼啸而去。

    青槐等荣杜远去,挥手抹去赤峰脸上的麻子,把一粒丹药放进赤峰的口中,摇摇头说:“何苦弄条黄龙出来,暴露自己的行踪。”

    他又摸摸赤峰的脉门,再次摇摇头:“死活都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我也帮不了你了。”

    赤峰“哇”的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虚弱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要救我?”

    “我昨天在这附近办事,看到飞龙堡飞来一条黄龙,当时我就想,你可能在这里疗伤,所以就特别留意这里。”青槐淡淡的说:“你曾放我一马,我这人不喜欢欠账 ,所以今天我救你一命,我们从此我们两不相欠,各奔东西,再无瓜葛。”

    “谢谢,将来你再落到我的手里,我还放你一马。”赤峰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生意不错。”青槐看了一眼向这里走来的厉风,然后对赤峰说:“他们来了,我得走了。”临出门时又补充了一句:“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再落到你手里,还得放我一马。”

    他出门走近厉珉,抬手在厉珉的脸上摸了一把。厉珉顿时感到脸上,像是被黄蜂蛰了一样,痛得他跪在地上,杀猪般的叫喊起来。

    “想不痛很简单,让里面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抽你三个耳光,疼痛立消。”清槐看了一眼,脸肿的像猪头一样厉珉,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疼痛难当的厉珉,连滚带爬的把脸送到赤峰的面前,哀求道:“求你帮帮我,快给我三个耳光,我快要痛死了,求你快点。”

    赤峰看着笑得跟一朵花一样的厉满月,顽皮的说:“你看到我要死了,你很高兴吗?”

    厉满月一愣:“不是,不是,我、、、、、”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因为看到厉珉讨打而高兴。

    “好了,别支支吾吾了,我身上有伤,你帮我给厉大少爷三巴掌,哼哼呀呀的,我听着心烦。”赤峰微笑的说。

    “我打的管用吗?”厉满月兴奋地问。

    “厉大少爷。”赤峰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让她打可以吗?她要是打的不管用,我再来,可以吗?”

    |“哎呀妈呀,你们谁打都可以。”厉珉哀求着:“只要不让我疼就可以,妈呀,痛死我啦,求你快点打呀。”

    “好大师兄,那我可要真打了。”厉满月抡开手臂,对着厉珉的脸,啪啪啪就是三巴掌,把这几年的怒气,全都发泄了出来。

    厉珉被厉满月打的转了一大圈,然后,捂着印满手印的脸,傻了一般的盯着厉满月。

    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