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意气之争

    赤峰和烈容珠、鬼精灵寻声望去。绿翼上神站在,已经离开他怀抱的锦翼神姑身边,极为局促。

    “你曾经当老祖的面发誓,只有你破了我的阵法,才和我同处一室,一起修行。可是你并没有从我设的阵中通过,你总不能违背誓言吧?”锦翼神姑很是无奈。

    “哎呀我的神呐,他们不真是我的神。”赤峰把丝锦和白玉方盒收进怀中,会走到锦翼神姑和绿翼上神的身边。

    “锦翼神姑。”赤峰问道:“能说说你们天各一方的原因吗?”

    锦翼神姑沉吟片刻,指指绿翼上神:“让他说吧,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绿翼上神眼睛一瞪,很不服气:“怎么能说这一切是我造成的?”

    赤峰一拽绿翼上神:“你还上神呢?一点度量都没有。为这点事情都要争个你我,我看这事情就是怨你,就是你造成的,不服咋地?”

    绿翼上神脖子一扭,刚想争辩,看到赤峰对他挤了挤眼睛,长叹一口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好好好,这事情都怨我笨,是我长了个榆木脑袋,一直破不了她的阵。”

    绿翼上神说,他和锦翼神姑原来是鸿钧老祖门前的一只鹦鹉,和一只啄木鸟。得鸿钧老祖点化,悉心修道,共悟仙法。

    一日,鸿钧老祖问他们,是武技好,还是阵法好?

    当时的绿翼上神说:“当然是武技好喽,阵法有什么用?我们总不能出入都带上一群人,与敌手狭路相逢时,先排兵布阵,然后逃之夭夭吧?”

    锦翼神姑却不以为然:“妇人之见,武技有什么好的,即便修到巅峰,也只是一个武夫罢了。而阵法则不然,草木顽石信手捏来,皆可成阵。守,可抵敌于阵外。攻,可诱敌于阵内,困而杀之。变化无穷,奥妙无比。”

    绿翼上神不屑一顾:“你才是妇人之见,阵法是摆在地上的死物,对贩夫走卒,也许有些用处,但是对我们修行之人来说,阵法不过是几块可以踢得开的绊脚石。”

    “你敢跟我一斗么?”锦翼神姑不服气地看着绿翼上神,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斗就斗,只是你输了可不能哭鼻子。”绿翼上神还真没有拿锦翼神姑的阵法当回事。

    锦翼神姑哼了一声:“你别哭鼻子就行。我现在就布一阵,挡在我们中间。你说,你要是破不了我的阵,走不到我的面前怎么办?”

    绿翼上神呵呵一笑:“我要是走不到你的面前,破不了你的阵,我就再也不说和你同府修行的事,老祖作证。”

    “好,我们一言为定。”锦翼神姑随手一挥,一阵旋风过后。她和绿翼上神之间,就摆放着一些,看似信手而放石头。“请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就这?这就是你摆的阵?”绿翼上神轻轻一笑,一点也没把这几块烂石头当一回事,抬腿向阵中走去。“等着,我立马踏破你的大阵。”

    锦翼神姑冷哼一声:“就这,这就是我摆的阵,有本领你就闯过来,来吧。”

    绿翼上神一入阵中顿感奇妙,阵中升起浓浓的白雾,那几块烂石头,也变成嵯峨狰狞的大山,山上怪石林立,时而还会传来泉水的叮咚,和悠扬的猿啼。

    绿翼上神微微一笑:“好玩,没有想到阵中如此玄妙,我倒是小看了她。”他猛地提高声音喊道:“锦翼,你忘了我是鸟,再高的山我也飞的过去。”说完,他幻成原形,拔身飞起。

    忽然,一个晴天霹雳,在飞起的绿翼上神的头顶炸响,吓得他急忙退回原位。

    “如果你想飞就飞出来,我的阵岂不成了摆设?安心破阵吧,不要异想天开。”阵外传来锦翼神姑的声音。

    绿翼上神这才感到情况不妙,破阵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他四下望了望,群山叠恋,沟壑纵横,虽然山间也有条条小路,可那条小路才是出阵的方向。

    他稍作沉吟,拿定主意,披荆斩棘,向着锦翼神姑发音的地方走去。没想到,他费了半天的力气,却又回到原地。

    “怎么样?还敢在小瞧我的阵法么?”锦翼神姑嬉笑的声音再次传来:“只要你说一句,阵法比武技好,我就放你出来。”

    “休想,我今天当着鸿钧老祖的面发誓,若自己走不出去,今后绝口不提和你同府修行之事。”绿翼上神有点恼火。

    日出日落,已过三天,绿翼上神还被困在阵中。他为了寻找出阵的路,想尽各种办法,先是在地上摆上石子做记号,记下走过的路,后又干脆用树枝一边画一边走,留下自己曾经走过的路的标记。

    可是无论用哪种办法,他最终还是回到,他留下标记的原处,回回不变,绝无二样。但他并不气馁,他不相信几块烂石头摆成的阵,真能困住他,只是自己尚未找到出阵的路罢了。

    又过了三天,这已经是绿翼上神入阵的第六天了。绿翼上神已经变得颓废起来,他坐在阵中,垂头丧气,再也没有当时的雄心。

    “想通了没有,认个怂,说一声服了,我就放你出来。”锦翼神姑调侃着绿翼上神。

    绿翼上神没有回答,低着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怎么啦?为什么不说话?”锦翼神姑又焦急的看向鸿钧老祖:“老祖,他是不是饿坏了?不会出事吧?”

    鸿钧老祖微闭双眼:“事在心,不在阵,心结破了,阵就破了,人也就没有事了。”

    锦翼神姑一时也没有听懂鸿钧老祖的意思,大袖一挥,自破阵法:“绿翼,你、你没事吧?”

    阵一破,绿翼上神忽然拔地而起,直冲霄汉:“我既然不能破阵,就无颜与你相见,我去了。”

    “就这点事就让你们不能相见,一等就是个海枯石烂?”赤峰摇了摇头:“鸿钧老祖说,心结破了,阵就破了,绿翼上神,你的心结破了么?”

    “救命啊,有谁来救救我?”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

    关注官方qq公众号“” (id:love),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