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超琼被胡海希的傻话逗笑了,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这倒是化解了几分胡海希的尴尬。

    说实话,吴小姐的前夫许公子实际上长相不差,虽然不说英俊潇洒,但是也可以说是端端正正,有一副好皮囊,只不过在事业上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他自称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实际上是加州太平洋大学的商科,这个学校几乎就是当代克莱登大学,著名的文凭加工厂。从前中外交流不畅,拿一个洋文凭装作海龟乃是时髦之举,但是海龟越来越多,那些个著名的文凭加工厂就兜不住底子了。

    这位许公子似乎只因为家世和与娱乐圈的美女们谈恋爱而知名,双方家世相当,但是许公子和自己的前妻一比,就显得像是一个酒囊饭袋,如今吴超琼掌舵自己父亲的集团公司,身兼亚视的董事,又在大陆大肆投资,媒体报道她来都以女强人相称呼,而许公子只因为女朋友而上杂志,相去何止千里。

    胡海希眼见吴超琼笑了,心中松了一口气,正想着是不是继续贬低这位前夫先生一番,却见吴超琼笑着笑着突然流起泪来,这绝不是喜极而泣,倒像是情绪到了某种阈值不经意间便失去了人前的那份伪装了。

    “吴姐,要不我先走了。”胡海希像是屁股着了火,当即就丢下了这本杂志,向吴超琼告辞。

    “等一下!”吴超琼试着抹眼泪,但是怎么抹都有些止不住,仿佛她的眼泪像是打开了某个开关,于是积攒了许久的泪水顺着闸口就出来了。

    吴超琼继续抹着眼泪,她这样一哭倒像是把自己的伪装都卸掉了,心情无比的轻松,情不自禁地想要找人多说说话,无论自己眼前这个人是谁——是胡海希她反而放得开一些,胡海希一走,再进来的如果是蓝兰的话,在这个晚辈的面前,她反而不得不重新端起自己的架子来。

    “你有没有想过和周菀鸿的未来?”

    吴超琼在胡海希面前露出意外的女性的一面来,她邀请胡海希重新坐下来,问了说得上是唐突的问题之后,又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大概是被刺激到了,”她走到桌边,重新拿起了那份杂志,又看了看,“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陪我聊一聊。”

    胡海希见到她抹眼泪的样子,心中莫名其妙生出一阵怜惜来,即便吴超琼问了一个他很为难的问题,他也生不出来什么情绪了,这种感觉,倒像是卸下了心中的心防,面对一个友好的朋友,有一种可以坦诚畅所欲言的冲动。这种感觉,就好像还是幼稚的学生的时候,和好朋友凑在一起分享自己人生的秘密,顺带着生出来对人生的无限感慨一样——胡海希以前和为数寥寥的朋友这样分享过,贺仁杰和白起帆都在其中。

    “说实话,未来什么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想过,”胡海希停顿了一下,又重新纠正道,“也不是没有想过,毋宁说,我不愿意去面对最重的那种严肃和沉重的主题,我总觉得眼前的日子似乎很快乐,所以总想着这样的日子如果能够永久地持续下去的话,该有多好。结婚什么的,看上去反而像是一种人生的终结。”

    “这就是你们男人。”吴超琼看上去颇为感慨,不过她倒是像是能够理解胡海希一样,“我从前也是这样,想着那无忧无虑的日子能够永远持续下去,”她对着胡海希笑了笑,晶莹的泪珠还挂着自己的睫毛上,“我当时真幼稚,就像你……不,你不是女人,你和我不一样。”

    吴超琼摇了摇头,重新拿起了杂志,坐下来,看着那张封面,“说起来你和他倒像是一样的,你们男人都这样,喜欢新鲜,喜欢新的刺激,又害怕被什么所拘束。不知道这一次他是不是会重新下定决心。”她拿着杂志,把封面对着胡海希,“她比我漂亮多了不是吗?”

    这有可能是个事实,但是胡海希不至于耿直到当场回答是这个答案。

    “你比她强多了。”胡海希不得不迂回一下说道。

    “有什么用?”吴超琼苦笑了一下。

    吴超琼又看了看杂志,“我倒是觉得他们能够在一起,”吴超琼看着胡海希说道,“他四十多岁了,耽搁不起了,再不找个女人替他生孩子,说不定就没有机会了。”

    胡海希能够体会到吴超琼语气中复杂的情绪,但是显然这话实在是不好接,于是胡海希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和吴超琼的脚、小腿。

    “你嗯?”吴超琼吸了一下鼻子,稳定了一下呼吸,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问道,“你会让周菀鸿给你生孩子吗?”

    胡海希把目光投到了天花板上,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如果她自己想要的话。”

    “你真能下这个决心?”吴超琼以不确定的语气追问道。

    “我无所谓啊!”胡海希舔了舔嘴唇,然后咬着嘴唇说道,“一个人孤零零的不是挺可怜的吗?”

    吴超琼被这句话击得沉默了半晌。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我能够接手我爸爸的事业,是我和我爸爸明确我要离婚之后的事情。”

    胡海希眉毛紧了起来,吴超琼继续说道,“我没有子女,离婚后回到娘家,年纪已经大了,现在只能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她用手抚摸着杂志上李婷婷的脸,“她还年轻,还有机会有孩子。”

    吴超琼长长叹了一口气,“女强人……”她满怀感慨地吐出了这个称呼,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如果丹尼没有死,我也希望那时候的时光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吴超琼终于忍不住呜呜地哭出声来。

    也许是气氛使然,胡海希和吴超琼都站了起来,然后吴超琼便哭着把头埋到了胡海希的怀里。通过这样一番对话,两个人抛弃掉了一切外在的伪装,完全真诚彼此面对。

    “我也好想能够有孩子。”吴超琼喃喃地自言自语低声说道。

    胡海希抚摸着她的头发,也许是一时冲动,他扳着吴超琼的肩膀,直愣愣的看着吴超琼的脸。

    吴超琼被着"chi luo"裸的目光刺激得又恢复了几分矜持,忍不住想要把脸偏开,“你看什么?”她有些惊惶地叫道,挣扎着想要从胡海希的双臂中挣脱出来。

    胡海希已经贴上了她的嘴唇,撬开了她的牙齿。

    吴超琼顿时丧失掉了挣扎的力量,连脚都站不稳了,她娇小的身躯被胡海希抱住,整个人都贴在了胡海希的身上。

    吴超琼感觉脑子一阵轰鸣,所有的一切烦恼、痛苦、悔恨还有理智都随之而去,只剩下了自己的触觉,她用力反抱着胡海希,仿佛想要把自己融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

    ……

    “我晚上再来找你。”

    “不,不要,蓝兰就在隔壁,她会听见的。”

    “那你来找我,我再开一间房,到时候短信告诉你房间号。”

    “蓝兰晚上来找我怎么办?”

    “你提前告诉她,就说你累的很,要睡觉了不就行了吗?”

    “你快走,你在我房间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蓝兰说不定已经回来了,会起疑心的。”

    “好,我马上出去。记得晚上到我房间里来。”

    “我……今晚真是太荒唐了,过了今晚,我们还是把一切都忘了吧。我……我的年纪都可以做你妈妈了。”

    “这就是刺激的地方啊!”

    “你什么意思!”

    疯狂的事情发生过之后,理智重新回到了当事人的脑子里面,这时候,无论男女,都有几分尴尬。

    不过胡海希作为男人,脸皮厚一点无所谓,他已经有足够的经验了,只要不是拔x无情,作为女人一般也不会当场翻脸。毋宁说,这种运动对于男女双方来说都是一种标志,标志着他们的关系进入到了剥离表面上的一切的新阶段——哪怕原因是机缘巧合。

    胡海希甚至有兴趣捡起了丢在地上的杂志,“说起来我还要感谢这本杂志呢!”

    吴超琼伸手就从胡海希手中夺过来这本杂志,将其丢进了垃圾桶,然后伸手去推胡海希,“快走!”

    “要不要我去买点药?”

    吴超琼老脸一红,“我今天是安全期。”

    “好吧,我等会还要去见见梅菲斯。”说道这里胡海希心里面还有些打鼓。

    “这么晚了你还要去见她?你们之间是不是……”吴超琼用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胡海希。

    “你想多了,我和她绝对是企业家和银行家的关系。”胡海希举起了手来说道,“这一次又是好几十亿的生意。”

    “我才不管你和其他女人的事情呢!”吴超琼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态度来,但是马上又说道,“你去见她之前先开房洗个澡,免得露出破绽来。”

    这个完全不用,人家肯定已经知道了。胡海希心里面是这样想的,但是表面上还是点头称是,然后吴超琼就好像生气的女朋友一样把胡海希赶出了房间,按照她的说法是在蓝兰回来之前,她也要洗个澡,换身衣服。

    胡海希便走下楼去到前台去开房,开好了房间他便把房间号发给了吴超琼,心里面也有些痒痒的期待起来。胡海希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是怎么一回事,只能归结为自己离开香江市和周菀鸿有点久了,在这种刺激之下,才会有些把持不住。

    这样说来,果然处男的克制力是最强的吗?老司机有时候见到稀奇的车子总是免不得见猎心喜。

    胡海希到前台去看了房间,刚刚拿好房卡准备先出去小店买点东西迎面就碰上了回酒店的尹富真一行人,蓝兰居然和她们一起。

    “胡先生你和吴女士刚刚谈完了吗?”尹富真一脸惊讶地问道,顺带着看了看手表,谈的时间足够久了。

    对于这种问话,胡海希回答也不好,不回答也不好,于是单纯地对着她笑了笑,转而对着蓝兰勾了勾手。

    蓝兰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凑到了胡海希的面前来,“胡总,什么事?”

    胡海希把她叫过来纯粹是为了拿她挡箭牌,不过亚视的事情那么多,随便关心关心足以掩人耳目了,于是随口就问道,“鹏城的影视城二期扩张准备投多少钱?”

    蓝兰有些错愕,“我姑妈没有告诉你吗?按照仿古建筑来修的话,起码要二十亿——人民币不是港币。”

    “那现在亚视的债务是多少?”胡海希又问道。

    蓝兰惊讶的表情更盛了,“不算这一笔的话,大概三十五亿左右,不过我们的现金流非常健康。广告费用也有所升高。”

    胡海希眼见没有掩饰住,反而有暴露的危险,于是收敛了表情,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想到了一些问题。”他看着天花板,一脸思索的表情,“你说说我们要不要把亚视也包装上市?”

    “嗯?”蓝兰更加惊讶了,她被胡海希的这番言论搞得有些迷糊了,“如果能够上市当然最好,但是在香江市上市的话,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的表现吧?”

    “所以我在考虑把什么业务和电视台包装起来。”胡海希舔了舔嘴唇,然后对蓝兰说道,“今天晚上我也住在这边,明天早上再和你以及你姑妈讨论这个问题。”

    “呃?哦……”蓝兰脑子有些打结,当即点了点头。

    “我先出去逛逛。”胡海希说道,有和尹富真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出酒店。

    尹富真主动上前拦住了胡海希,“胡总,”她说道,“你今晚在这里吗?正好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你住哪间房?”

    胡海希可没有心思应付这个韩国女人,他刚刚吃了一个极品美妇,现在满脑子想着下半夜开始第二场,当即客客气气地说道,“不如明天我们正式地谈一谈?”

    “我觉得在此之前我们可以先私底下交换一下意见。”尹富真坚持道,到中国来走了一圈之后,尹富真发现自己的妹妹在韩国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胡海希在中国大陆和香江市所做的事情的翻版,敏锐的洞察力和女人的直觉都告诉她,尹馨的公司日后钱途无量,此时她自然而然地希望能够趁早也深入地插一腿。

    “明天吧,我今天有点累了。”胡海希打了一个哈欠,“不然的话,我就回家睡了。”

    胡海希想着把尹富真敷衍过去,尹富真也不想勉强对方,于是展颜一笑,“那好吧。”她这样说道,不过在胡海希离开她的一转身,尹富真下意识地多吸了两口气,确定了胡海希的身上带着一股女人的香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