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木琴声悠扬,小城里的百姓跟随着山歌踢着步子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围成圈子的跳舞人中就有一人显得不是特别合群,笨手笨脚的跟着身边的人抬脚、踢步,却半天找不到一个节奏点。

    再加上可能是第一次跟着一群陌生人跳舞,有些放不开,所以更加显得有些慌乱。

    范成锋很是无奈,心里面把曾凯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小小的广场上,差不多容纳了近百人,跳舞的圈子也有好几个,男女老少都有,还有不少是来蹭免费无限网络的。龙蛇混杂的地方,谁会注意自己身边的陌生人?

    这绝对是一个特别好接触的环境,偏偏曾凯要选跳舞的这个圈子。

    心里恼火的想着,旁边有个穿着沙滩裤的男子挤了进来,范成锋有些不爽的瞪了他一眼,后者却若无其事,慢洋洋的跳着。

    忽然,范成锋感觉自己腰间被人戳了一下,低头一看,旁边那沙滩裤男子把手放进了自己口袋里面。

    直到这时候,范成锋才猛然响起来,这货不就是曾凯那表弟吗?

    嘿,还玩这种把戏。

    曾凯表弟又继续若无其事的跳着舞,好像他今晚的目的就是来跳舞的。

    范成锋有些索然无味的退了出来,又去广场旁边的小卖部买了包香烟,抽完一根才回到车上。

    “什么事情啊,又搞得这么神秘?”

    张先渠笑呵呵的问道。

    其实,他在停车这里也能看到一点,尤其是范成锋和曾凯表弟碰头的情况,更是让张先渠有种在看神剧的既视感。

    广场上,曾凯的表弟还在跳,而且已经晃到了一个中年女子身边,两人还时不时的说笑两句。

    “走了,回山。”

    范成锋笑了笑。

    又是一张内存卡,里面是曾凯把最近这几天的情况和一些建议总结起来变成录音的。

    范成锋戴着耳机听了一遍,但是收获不是很大。

    有祁家这参天大树在,一些小事根本不可能对祁天胜造成任何的困扰。

    至于一些大事,曾凯似乎也有所保留。

    这一点,范成锋能想到原因。

    身为祁家头号狗腿,很多事情都是曾凯亲手去c办,一旦事情被捅出来,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曾凯。

    范成锋虽然能用噬心蛊控制曾凯,可是涉及到自身安全的事情,没谁不会谨慎行事。

    到目前为止,最有利的消息就是祁家在城外的那个庄园,那里供应着小城以及附近市县的红酒生意,而且多数是有很大问题的。

    以近乎独占市场的霸道,所以祁家自然也竖立了不少竞争对手。可是,祁家是大腿,有几个人能轻易撼动?

    唯一有点实力的人,还不在小城。

    揉了揉太阳x,已经回到了山上。

    叫张先渠去收拾东西,范成锋又找到曾凯上次给的录音,从中找到了两个反复出现的关键点。

    祁家庄园,以及市里面一个叫成亮的社会人士。

    祁家庄园很好理解,那时祁家大本营。

    那个叫成亮的人,莫非有能让祁家头疼的实力?

    “看样子,有时间要好好去查一下这个叫成亮的人了。”

    范成锋摸着下巴在寻思,手机滴咚的响了一声。

    是曾凯另外一个号码发来的信息,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范成锋顿时脸色大变。

    “他叫我在城外等,你那个亲戚一旦离开山上就立马动手。”

    范成锋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有种,”

    范成锋的亲戚自然是钟平,原来断了钟平工地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连环杀招在等着。

    钟平一个外地人,在小城势单力薄的,祁天胜又是那种胆大包天的主,天知道他会怎么对钟平。

    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今天下午钟平已经将工人的工资结了,明天清晨就启程去广省了。

    好在曾凯的这条信息来的及时,还有方法补救。

    “小姨夫,明天跟我们一块去玉龙雪吧,有个问题比较的棘手。”

    只有钟平和自己一块,他的安全才能得到保证。

    正好明天要送张先渠去玉龙雪,那边是旅游区,交通方便,还有大型国际机场。直接从玉龙雪起飞去广省,只要上了飞机,祁天胜手下那群乌合之众也只能看着天空发呆。

    钟平一开始有些不愿意,坐飞机去广省,那他的车子就留在这边了。

    但是,范成锋把问题的严重性一说,他也只好退而求次了。

    挂断电话,范成锋有些无力的躺在床上。

    张先渠已经在收拾东西了,才来这边两天,好不容易和酒店的美女们混熟了,马上又要挪窝,早知道还不如直接去玉龙雪呢。

    滴咚!

    又是一声响,范成锋拿出手机来一看,整个人顿时激动的跳了起来。

    恭喜,腾龙国百姓愿望完成,任务奖励已经存入钱包,请注意查收。

    中级功法,正气无双。

    泛黄封面的图标正安静的躺在钱包里面。

    莫修云那边这么快就促成了两国停战,实在是出乎了范成锋的意料之外。

    “小友,事情是否已经解决?”

    莫修云的信息也随后传来,范成锋嘿嘿的傻笑一声,“多谢莫圣出手相助,”

    “和小友你送我的道德经比起来,这不过是小事一桩。”

    莫修云爽朗的一笑。

    滴咚!

    腾龙国武圣莫修云赠送您中级防御型法宝,星云戒。已经存入钱包,请注意查收。

    “这枚星云戒跟随老夫也有二十个年头了,当年老夫还不过是小小武师,一块闯荡多年。现如今,将其赠送给小友,希望小友不要嫌弃。”

    星云戒是用来做什么的范成锋不清楚,但没关系,中级这两个字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既然是跟随您多年的法宝,小子受之有愧啊。”

    范成锋假惺惺的说了一句,都存入钱包了,受之有愧也是他的了。

    一本中级内功心法,一枚中级防御型法宝。

    两个中级,这愿望漂流瓶的任务实在是太给力了。

    “小友,别这么说,现如今我心境稳固,又可以继续参悟碑文奥秘,说不定还有机会冲击传说中的武神之境,区区一枚星云戒又何足挂齿?”

    “再说了,星云戒在武师时候算是难得的宝贝,可对于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储物戒指罢了,那玩意在我的仓库里不知道有多少呢。”

    后头一句是莫修云的内心独白。

    范成锋直接比了一根中指,没想到莫修云堂堂武圣也会有这样的小算计。

    先前的感动化为乌有,范成锋留下一句再会,便出门而去。

    首先提取的是星云戒,直接花了他七千的手续费用。

    戒指黝黑,材质很特殊,似铁非铁,入手有一股冰冷的寒意。

    样式古朴,上面雕刻着一些范成锋从来没见过的文字。

    正当头,一枚鹰头,栩栩如生。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