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时起,一股新的风潮在大学生当中兴起,穷游。

    趁着年轻,孤身一人背起旅行包去往各处旅游景点,见见世面,说是只有这样才不负青春。

    可很多人都清楚,那些玩穷游的朋友圈里面一张张华丽的景点照片背后,还牵扯到你可能根本想象不到的丑闻。

    李恺开了一个多小时,这中间要改换路线,所以需要走大概二十多分钟的国道。

    下了高速之后没多久就能看到路上有背着旅行包的年轻女孩站在路边,伸出手臂在拦车。

    虽然往山南方向的很多,但是回程的也不少。

    烈阳底下,戴着太阳帽的女大学生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

    偶尔会有一台路过的车辆停下,然后载着一位感激涕零的女生离去。

    李恺朝着范成锋咧嘴一笑,“老板,是不是觉得很遗憾?”

    范成锋撇了撇嘴,“遗憾这种事用在这里并不恰当,”

    继续前行,也碰到了不少想要搭顺风车的女孩,只不过因为不同路,所以给拒绝了。

    李恺跑了几年运输,对于这上面的事情也很是清楚,每次总是摇头叹息着路过。

    “一个要打,一个愿挨,”

    范成锋耸了耸肩。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准备再次上高速,在收费站前面的一个加油站,又有一位女孩拦车。

    二十来岁的年纪,面容清秀,身材修长。在所有拦车的女孩里面应该算是最漂亮的一个,特别是那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是灵动。

    脸上挂着无助的神情,让人忍不住心生同情。

    只是第一眼,范成锋就判断,这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孩,她非常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

    范成锋将车窗摇下,“我们是走湖省那条路线,如果顺路的话,你承担一点油费就可以了。”

    在烈阳下面晒的有些受不了的女孩听到范成锋的话眼睛顿时一亮,有些激动的说道:“老乡,顺路,顺路。”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上车吧,”

    既然是顺路,那范成锋倒不介意顺带捎她一程。

    女孩满心欢喜的上了车,小声的朝范成锋道了一声谢。

    车子继续前行,因为多了一个女孩,范成锋和李恺之间有很多男人之间的话题也就没再继续说。

    女孩上车之后安静的坐在后排,看到前头两位并不是和之前遇到的那些司机一样总喜欢用色眯眯的眼光通过后视镜来看自己,不由松了一口气。

    “老乡,你们是哪里人?”

    女孩主动开口问道。

    “邵市,”

    女孩眼睛顿时瞪圆了,“我也是邵市的耶,”

    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

    范成锋淡淡的看了女孩一眼,“套近乎没用,就算是老乡,这油费你还是得出。”

    出门在外单靠一张嘴,你说是哪就是哪,真要是信了那就只能说明你还太年轻。

    “放心啦老乡,我唐琪琪是说话算话的。”

    范成锋点了点头,之后又对李恺说道:“李哥,你们公司承接外省的业务吗?”

    他的意思是发空车去湖省,之后再运输货物回来。

    从山南省城到湖省,这一千多公里路,放空车过去很吃亏。

    “这个要看客户给的价格,有钱可以赚,公司自然是愿意接下来。”

    范成锋点了点头,“那行,如果以后有这方面的事情还希望李哥能帮忙联系一下。”

    李恺笑道:“那就多谢老板关照了,”

    ……

    一千多公里的路程,范成锋和李恺两三个小时左右就轮换一次,马不停蹄的往湖省而去。

    半路上来的女孩范成锋并没有和她有过多的交谈,到了饭点就在服务区吃东西,女孩倒是没好意思叫范成锋买单。

    开车累了就换下来休息,平均速度一直保持在一百左右,和家乡的距离在不断缩短,范成锋心里面不知为何还有那么一点忐忑。

    所谓的近乡情怯吧。

    之所以宁愿出钱喊代驾也要开车回来,范成锋很大方的承认,这是为了装。

    在外面打拼,不管谁过年回家都是衣着光鲜一个个混的人模狗样,还不是为了能在乡亲们面前直起腰杆子吗?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三流大专出来的,和大学生三个字也能沾上一点边,跑去给人小区做保安看大门,多多少少有些说不过去。

    这一次开车回去,只是想要理直气壮的告诉村里人,老范家的孩子也有出息啦。

    时间在悄无声息的度过,期间苏雅婷和老妈各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询问他到哪里了。

    临行前,范成锋是特意把那台老旧的智能机拿了出来,这明智之举倒是省去了很多没必要的解释。

    滴咚!

    很熟悉的微信提示音,范成锋内心一阵激动,这应该是漂流瓶功能升级完成。

    只不过刚好是他在开车,所以也没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来查看。

    结果,轮换之后又要抓紧时间休息,也没空去关注那个。

    将近一千五百公里的路程,总计用时十六个小时,那座熟悉的城市终于是遥遥在望。

    下了龙城高速收费站,女孩也是激动的说道:“终于是回来了,不容易啊。”

    这一回,范成锋终于相信猿粪这东西了,女孩唐琪琪说的也是龙城话。

    湖省的方言很有意思,十里不同音。

    “是挺不容易的,”

    范成锋淡淡的说道:“到哪里下车?”

    下了高速,范成锋来开车,进入县城里面,将车停在汽车客运站旁边的一家宾馆。

    到了这里,李恺的代驾任务已经完成,但现在已经是凌晨,已经没有车送他去市里面坐火车或者高铁了。

    再者,这个时候家里人也肯定都睡了,还不如在城里开间房好好休息一晚。

    唐琪琪问范成锋要给多少的油费,范成锋苦笑一声,“既然真的是老乡,那就算了,只希望你能记住这次的教训。”

    唐琪琪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嗯,我知道了,下次可能就没这么好的运气碰上你这么个大好人了。”

    传说中的好人卡!

    “大概在路上你心里面不止一遍的咒我注孤生吧,”

    唐琪琪朝着范成锋做了一个鬼脸,甩着马尾辫一蹦一跳的离开了。

    范成锋好笑的摇了摇头,拿出手机给苏雅婷发了一条短信报平安。

    龙城,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小城,我范成锋回来了。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