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交易漂流瓶 第20章 又一个想发横财的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终按摩还是没去成,打完电话之后范成锋就说自己肚子饿了,先下馆子犒劳一下自己的五脏庙再说。

    因为是自己开车来的,所以两人也没有喝酒。

    吃饭的时候,钟平几次暗中打量自己的外甥。

    在来吃饭之前范成锋和钟平说了,十三万五千块他只拿一万五,留两万打回去,剩下的全部给钟平去周转,什么时候觉得十万块钱是小事了再还给他。

    十万块,对于现在的范成锋来说可不是笔小数目,更差不多相当于他家里两年的总收入。

    但在范成锋嘴里,他说的却是那么轻松。

    “今天晚上我们就在省城休息一晚上怎么样?”

    吃饱了之后,范成锋才淡淡的说道。

    钟平对此没有意见,相反他还有担心外甥会坚持要回元县。

    现在手头充裕了,谷雄和彭韩云那里自然是要喂一下,不这样,别人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带自己做工地呢?

    “那好,看一下附近哪里有什么好酒店,你今天帮了姨夫这么大一个忙,吃喝玩乐全包在我身上了。”

    钟平拍着胸口很是豪爽的说道。

    在手机上面查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装饰还算高档的酒店,钟平直接驱车前往,豪华双人间要加六八八,但钟平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就交了押金。

    跟着服务员来到房间外,用房卡打开门,才亮灯,范成锋就看到地上散落的几张五颜六色的小卡片,不由一阵无语。

    等到服务员退下,钟平对他露出一个是男人都懂的微笑。

    范成锋却道:“等会儿是不是约了谷雄和彭韩云?”

    钟平点了点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要从他们身上赚到钱,那就要先把他们喂满意。”

    “今年要是能两个工地同时开工,你姨夫别的不敢说,百来万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钟平乐呵呵的和范成锋说着自己今年的美好前景,很是斩钉截铁。

    但范成锋对这个的兴趣却不高,现在说的不过是自以为然,真正的,要到年底才清楚。

    “那今晚上你们去玩吧,我自己出去办点事情。”

    钟平有些疑惑的说道:“不跟着一块去玩?”

    “不了,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的。”

    范成锋指了指楼下,“等会儿把车门开一下,我拿点东西。”

    钟平恍然大悟,道:“你是,”

    范成锋笑而不语,车子里面还有一个装金子的小木箱,那是来自汉末的木箱,其价值绝对不在那两块金饼之下。

    钟平点了点头,范成锋转身下楼。

    biu,

    钟平那辆车子叫了一声,范成锋打开车门将木箱抱出来,又重重的关上。

    “很快,我也会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车了。”

    只要把这个小木箱卖出去,换一台车是绝对不成问题的。

    驾照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考了,全寝室六个人一同去报考的。要是再不买台车,到时候连怎么开都要忘记了。

    在吃饭的时候范成锋就查了一下,省城有两家古玩店,敬阳斋和淘居。

    距离范成锋所在位置最近的是淘居,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报上地名,十分钟之后就看到了那古色生香的牌子,龙飞凤舞淘居二字,下方有印鉴落款,看起来很高大上。

    门上挂着大红灯笼,门口摆放着两株昂贵盆栽,两间店面打通,货柜上分门别列的摆满各种各样的珍玩,入眼琳琅满目。

    范成锋看了一圈,店子里面除了两个年轻的伙计趴在柜台玩手机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在。

    看了范成锋一眼,见他年纪轻轻,身上衣着也是很普通,干脆又趴回了桌子上。

    古玩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一对招子,招子亮堂便有财路,招子浑浊,很有可能就是赔个倾家荡产。像范成锋这样的,两人多半是把他当成没钱买古玩却又想进来见识一下世面的穷学生。

    这样的人身上没任何油水可捞,理会做什么?

    范成锋敲了敲柜台,淡淡的说道:“你们这里收古玩吗?”

    小木箱就抱在腋下,两个伙计一眼便看到了,其中一人轻笑道:“兄弟,知道什么是古玩吗?”

    “是不是古玩,还不是你们说了算嘛。”

    范成锋不想因为这两个人而破坏自己的计划,眼下店里面除了这两伙计之外并无其他人,范成锋还要这两个人把真正能说话的人喊来。

    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芙蓉王,拆开,给两伙计一人递了一根,“这东西也是我从家里翻出来的,看起来似乎年代很远了,所以才拿到这里来碰碰运气。”

    两个伙计顿时一阵哈哈大笑,这种人他们见得多了,每一个都觉得自己手里的是一件无价之宝,结果等到老师傅鉴定之后却是一堆破铜烂铁,那些人的表情真好笑。

    “试试运气嘛,”

    范成锋也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休闲装,右手中拿着一对核桃,面色苍白、双眼凹陷,黑眼圈很浓。

    除此之外,不知为何范成锋看到这人就感觉极为的不舒服,是了,虽然一脸短命鬼模样,但那双眼睛却极为的吓人。

    凶人恶像,不外乎如是。

    “这谁?”

    男子进来之后瞥了范成锋一眼,颇为不悦的问道。

    “又是一个想着发横财的人,”

    两个伙计乐呵呵的回复道。

    男子随意的打量着范成锋,直到看到他手里那个小木箱时才轻咦一声,凑近看了两眼,又叫伙计从柜台取来放大镜。

    范成锋干脆将小木箱放在柜台上,任由其看个够。

    “你要卖的就是这东西?”

    男子观摩了至少有半个小时,最后才直起身来,放下放大镜,沉声问道。

    “不错,估个价吧。”

    没有问这值多少钱,而是直接叫人开价,意思很明显,这东西他本人知根知底。

    “东西保养的不错,但是材质一般,也不是什么稀奇的玩意,收藏价值过低。如果你真要卖的话,给你这个数。”

    男子伸出五个手指头,具体是什么单位却没说。

    不过想起他对小木箱的评价,想来也不会高到哪里去,范成锋直接抄起小木箱就要转身离开。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