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交易漂流瓶 第184章 这里是山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说这沐文斌也是够悲催的,在沐府想要尽可能的给沐琦玲使绊子,本来是会很成功的,就算挑起沐琦玲的怒火自己被胖揍一顿,但却能让沐夜辰落下一个教女无方的口实。

    试想一下,连自己女儿都教不好的人,怎么能够成为一家之主?

    如此一来,沐夜辰必定在家族里面威信大跌。

    本来这是一出好戏,但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范成锋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身份尊贵的沐家少爷,你敢像疯狗一样乱咬人,他就敢一棒子敲掉你满嘴牙。

    而且,当时李道渊都是范成锋给请来的,这么对待沐家恩人,也确实该教育教育。

    于是乎,沐文斌直接就被范成锋给点了哑x,整整一天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一直到了晚上十二点之后才能开口。

    一天不能说话,那滋味可不好受。

    沐文斌只感觉自己悲伤逆流成河,这仇,必须要报。

    所以,他来了。

    带着一群沐家子弟,气势汹汹的来找麻烦了。

    看着沐文斌,范成锋差点没被逗乐了,“怎么的?昨天的教训还不够?”

    一天不能说话的滋味,沐文斌居然记吃不记打?

    一听范成锋说起昨天的事情,沐文斌更是怒火中烧,“好小子,在山南,敢这么怼我沐家人的,你绝对是头一份。”

    范成锋淡淡的笑道:“我可以把你这话理解成夸奖吗?”

    沐文斌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说句实在话,他来这里,心态其实很复杂。

    范成锋当着沐家那么多人的面打他脸,这个事情沐文斌不可能轻易的放下。

    但是,范成锋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干不过人家啊。

    所以,沐文斌过来,只想借着沐家的名头压一下,可谁知道人家压根就狂到没边了。

    沐文斌进退维谷,有些后悔。

    范成锋根本就不会顾及沐文斌的尴尬,自顾自吃着自己的东西,完全就把这一伙人给当成空气晾在了那里。

    吃完饭,擦了擦嘴巴,范成锋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就这么杵在这里有意思?”

    “对了,这是你家大伯的产业,要吃什么随便点就是了。”

    范成锋起身,根本就不理会沐文斌这群人。

    气氛一度很尴尬,沐文斌恨不得是整个人都钻进地缝里去。

    沐家的名头,什么时候这么不管用了?

    沐文斌和他身后一干沐家子弟都感觉是那么的不可思议,终于在山南见到了一个比沐家子弟更牛气哄哄的人来了。

    “小子,你不要太猖狂。”

    沐文斌很恼火,带着这么多的小弟过来,手都没动,难道还不能让他说放两句狠话?

    范成锋噗嗤一声笑,“话说沐大少爷,您带着这么一干狐朋狗友跑过来就是特意为了和我说这么一句话的?”

    沐文斌整个人都噎住了,其实这事情确实是他有欠考虑在先,以至于现在不但找不回面子,更像极了左边脸挨了一巴掌又把右脸递过去。

    “你不要太得意,那天有李道渊在场。现在,李道渊马上就要离开山南了,到时候我沐家供奉随便一个出手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沐文斌只能是打肿脸充胖子,也不想想,沐家供奉只在老家主病重的时候才出过一次手,可能连现在的沐夜辰那一辈都没资格驱动,更别提沐文斌这种小辈了。

    只不过,沐文斌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牛皮吹上天,只是为了能够杀一杀范成锋的嚣张气焰。

    谁知,沐文斌一说沐家供奉,范成锋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沐家供奉?”

    范成锋这表情让沐文斌很是抓狂,尼玛,这什么意思?

    “你能喊得动不?”

    范成锋反问道,“要是能喊得动,那就麻烦喊出来。”

    沐文斌顿时为之绝倒,这尼玛跃跃欲试的表情又是几个意思?

    沐文斌感觉自己是遇到克星了,这小子根本就是个狂人,沐家名头完全不管用,而且还不按套路出牌。

    “这可是你说的,我沐家供奉出手从来都不留活口。”

    范成锋顿时嗤笑一声,“小说中二病患者?”

    说完,转身离去。

    沐琦玲派来的那个司机连忙过来迎接,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达众。

    沐文斌站在原地,表情Y晴不定。

    “斌哥,这小子实在是不识抬举,吹哨子吧。”

    沐文斌带来的一个小跟班面色Y沉的说道,身为沐家子弟,不管走到哪里只要把身份亮出来可从来没人敢忽视他们存在的。

    今天,却偏偏碰上一个例外。

    所有人都想着要给这狂妄的小子一个深刻教训。

    因为昨天范成锋嚣张的狂怼沐家所有三代子弟,而且前后两手也让不少人知趣,所以沐文斌想要找回场子只能是带着一些不知情的人来。换句话来说,这些不知情的子弟都是昨天没在场的,他们却是算不上沐家嫡系。

    这种人有一个共同点,将沐府的面子看得很重,不管走到哪里都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他们是沐府的,还从来没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沐文斌来的时候,实际上这里面的不少人都已经暗中联系了不少月市的地下势力,只需要沐文斌一声令下,他们敢放言,那狂妄小子的车绝对开不出两里地。

    只因为这里是月市,是山南,就在沐府的眼皮子底下。

    沐文斌却是轻声摇了摇头,“今天来,只不过是一个警告,那小子既然这么不识趣非要和我沐家为敌,那就有一万种方法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沐文斌虽说有时候一根筋,办事不经大脑思考,但至少对自己这条小命还是很看重的。他虽然很想动范成锋,但却总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先躲回沐府。

    几个沐府子弟被沐文斌的话给说服了,居然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不错,敢和咱们沐家为敌,还是在山南,脑袋大概是进水了。”

    几个沐家子弟说范成锋的时候,范成锋也在评价沐文斌,“哎,你们沐府的子弟都是这么白痴吗?脑袋被门挤了一样上门来主动找羞辱。”

    这话是对司机说的,他觉得司机既然是沐琦玲派来的,那么想必对沐文斌就不会有什么好感,两人应该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才对。

    但司机却是不以为意,“先生,您这句话就说错了。文斌少爷虽然有些幼稚,但他这次来也并不是毫无准备。”

    司机指着几个路口,“这里,这里,还有那边,都是他们带来的人,如果文斌少爷真的铁了心,或许咱们还真会有点麻烦。”

    三五成群的不良社会人士聚集在一块,居然是直接将酒店呈现一个包围架势。

    范成锋呵呵一声轻笑,“照你这么说,沐文斌还算识时务?”

    这些埋伏的人真要是敢出来,范成锋可以保证,在两分钟之内将沐文斌揍成猪头。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