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说鬼话,真无耻

  叶初七和叶十九为不知情的水吟蝉点了根蜡,心里却升起一股掩藏不住的小激动。

  嘿嘿,他们又有热闹可以看了。

  就在两人暗搓搓地想着某些激动人心的场面时,门外突然爆出一声女子的怒吼,“醉离枫——你特么的给我滚出来!!!”

  叶初七和叶十九听到这吼声,如遭雷劈,震惊不已。

  在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之后,两人的脸色变得无比精彩。

  天呐!这世上居然有人敢直呼公子的名字,还朝公子怒吼?

  这女人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么?!!!

  两人立马调头,看向醉离枫,等着从他脸上看到震怒的表情。

  可是,这一看不打紧,看了之后两个人惊得脖子都僵住了,眼球也差点掉出来了。

  这……这这这,公子嘴角挂起的那抹笑是怎么回事?

  不是那种即将修理人的冷笑,也不是那种算计人的似笑非笑,它居然是带着宠、溺和一种……一种说、不、出、味、道的笑。

  尼玛,吓哭人了好吗?!

  两人在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有瞎掉之后,一点一点将僵硬的脖子扭向了屋门口,那眼睛瞪得极大极大,像是屋外存在着什么洪水猛兽。

  醉离枫手臂轻轻一挥,那大门便被玄气扇到了两边,露出了门口一脸怒火的女子。

  水吟蝉真是气得肺都炸了。

  醉离枫塞给她的那件脏衣服,她尝试了各种办法,就是洗不掉上面的血渍。这死妖孽肯定早就知道她洗不干净,这才挖了个坑等着她跳。

  水吟蝉拎着衣服进门,气哄哄地将衣服摔到了地上,“醉离枫,你成心坑我呢!!这破衣服连水都沾不上,更别说洗掉这上面的血渍了!”

  早在水吟蝉进门的那一刻,叶初七和叶十九便隐藏到了暗处,此时见到这女子尊容,差点儿没吓得叫出声儿来。

  我勒个去!

  他们还以为让公子露出那种称得上宠溺表情的,一定会是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说不定比他们缥缈宗的玉师姐都美,可哪料……这女子不但不美,反而丑陋不已!

  而就是这么个丑陋的小丫头片子,居然让他们清冷高傲的公子……

  只见醉离枫单手负背,悠悠然地踱步到女子面前,笑眯眯地道:“小蝉儿,我不是一开始就跟你说了么,这衣袍是件玄器。若是这衣袍不能防水御火,我还要它何用?”

  水吟蝉轻哼一声,“我知道它是玄器,可是,为何它能沾上我的血,却偏偏沾不上水?”

  躲在暗处的两人,在见到水吟蝉手上的袍子之后,再一次如遭雷劈。

  那是……公子从不离身的冰火雪蚕袍!

  居然被公子轻易脱下来,还交到了这女人手上?

  叶初七和叶十九眼睛往大瞪了又瞪,将水吟蝉打量了一遍又一遍。

  长得又丑又干瘪,没啥特别的地方啊!!

  而这方,醉离枫听到水吟蝉的话,一脸无辜地道:“唔……这个嘛,一般人的血还真对它没用,或许,小蝉儿的血比较特别?”

  水吟蝉可能被这话骗过去,叶初七和叶十九却差点儿笑哭了。

  公子啊,您要是自个儿不愿意,谁能脏了您心爱的冰火雪蚕袍?您啥时候也变得如此厚颜无耻了,欺骗小丫头片子,好意思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