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太爷爷四爷爷和五爷爷冲击玄王的时候,蝉儿每人都送上一枚王阶晋升丹和一滴万年海冰竹乳。至于爹爹,您还年轻着呢,等您冲击皇阶的时候女儿再给您万年海冰竹乳,那个时候若是我炼药师等级提升到六级了,我就给您炼制一枚皇阶晋升丹!”水吟蝉道。
  
      这整个银川大陆炼药师等级最高的也只有五级了,可听着水吟蝉这话,水墨勉和水岳天丝毫不觉得她在说大话。
  
      假以时日,她必定能成为银川大陆上最厉害的炼药师!
  
      水岳天一个没忍住,眼眶红了。
  
      他怎么就能生出这么孝顺的闺女呢。
  
      “对了爹,您女婿回来没?”水吟蝉忽地问道。
  
      “还没回来。这才几日不见,你便想他了?谁办事不得个十天半月?”水岳天一副大男人口吻,可这里面分明又带了点儿酸气。
  
      水吟蝉眼里划过一丝意外,她咯咯笑了一声,“爹爹说得对,我这不是随口一问么。大爷爷和爹都累了,赶紧去歇息吧。对了爹,这是我顺手炼制的一枚驻颜丹,给您。”说完,朝他挤了挤眼。
  
      水岳天顿时就明白过来闺女的意思了,这是让他拿着去讨她娘的欢心呢。
  
      水岳天哭笑不得,“你这丫头。”
  
      其实秦罗珊玄武等级并不高,但她也不知用了什么秘法,容貌一直维持在最鼎盛的时候,在空间裂缝的那几年时间就像是被冻住了一般,她还是跟以前一样美。
  
      水岳天捏着手里的驻颜丹,笑着收了起来。
  
      水岳天本以为秦罗珊对这玩意儿不甚在意,却不想他回头将这驻颜丹送到她手里的时候,她竟表现得十分欣喜,当晚也表现得格外温婉动人,令他诧异之外,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且说水吟蝉,送走大爷爷和她爹之后便打了个哈欠扑到了床上,只是那床还没被她捂热,她便感觉到虚空波动,一股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
  
      等她懒洋洋睁开眼的时候,大床上已经多了个人,而她也落入了那人的怀抱里。
  
      “有血腥味儿,阿枫,你杀人了?”水吟蝉顿时清醒了不少。
  
      醉离枫来得太过仓促,携了一身的寒气不说,那身上沾染的血腥味儿也还没有散去。
  
      “是不是很难闻?我去洗个澡再来。”醉离枫微微蹙眉。
  
      水吟蝉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微微笑道,“不嫌弃你,嫌弃的话你没靠近的时候我就将你踹飞了。”
  
      醉离枫听了小媳妇这彪悍的话,不禁低笑出声,“小蝉儿若真的踢我,我是绝不会还手的。”
  
      水吟蝉揪住他的衣领子,将他扯近了一些,自己寻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也不嫌弃他身上还有淡淡的血腥味儿,深深吸了一口气,嗅到那淡淡血腥味儿也掩不住的熟悉气息后,满足地勾了勾小嘴儿。
  
      “如何,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那最后一枚玉简残片拿到没有?”水吟蝉漫不经心地问道。
  
      醉离枫默了默,沉声道:“没有拿到,出了点儿状况。”
  
      水吟蝉听了这话,挺意外的。
  
      居然没有拿到?rhqG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那最后一枚玉简残片难道不是在傀儡宗?”水吟蝉问,微微坐起身。

  
      醉离枫大掌暗搓搓地游移到她小腹上,轻轻按揉着,不答反问道:“夜幕晨体内有一只腾蛇,夫人可知道?”
  
      水吟蝉立马点头,“当初我用你的秘法借尸还魂,不得不用那具身体呆在夜幕晨身边,那个时候他没有对我隐藏他的秘密。只是我有些不解,堂堂的上古神兽腾蛇怎么会变成那么一小只,还藏在一个人的体内?”
  
      “是一种叫做转生的古老秘法。”醉离枫道。
  
      “嗯?”水吟蝉眨了眨眼,等着他继续解释。
  
      醉离枫好笑地看着她那晶光闪闪的眸子,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
  
      “腾蛇身为最古老的神兽,族中自然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术,就譬如这转生,为了不流失那与生俱来的强大神力,腾蛇弃了它破败的兽体,将元神注入人体内,悄悄蛰伏了起来,而那元神则在沉睡中一点点吸取此人的气运,重新凝聚出兽体,等到它再次苏醒之际,那随之转生的人便会成为它的祭品,神魂被它吞噬,最终取而代之。”
  
      水吟蝉听得目瞪口呆,“听着好邪门,腾蛇一族不是神兽么,为何会施用这种邪术?”
  
      醉离枫冷嗤一声,“为了活下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邪术不邪术。”
  
      水吟蝉沉默下来,毕竟也是阿枫的族人,即便腾蛇将四爪赤血腾蛇驱逐了出去,但它们同出一脉,是实打实的族亲。
  
      “如今那蠢蛇也算是自食其果,夜幕晨不是个善茬,那蠢蛇非但没能吞噬掉夜幕晨的神魂,反而被他炼制成了活傀儡。傀儡宗还从未有过将神兽炼制成傀儡的先例,这夜幕晨算个人才。”
  
      能被醉离枫承认一句人才,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可见这夜幕晨在巫蛊之术和制傀之术上的造诣已经到了何等牛逼的地步。

  
      水吟蝉微微张了张嘴,显然没想到夜幕晨体内的腾蛇和他是那种关系。
  
      “那腾蛇还能从夜幕晨体内出来吗?”
  
      醉离枫微微笑了笑,那笑容在水吟蝉看来有些幸灾乐祸。
  
      “当然能出来,只是它如今的性命被捏在夜幕晨那小子的手里,夜幕晨用自己的心头血将它炼制成活傀儡,它根本无法离开夜幕晨身边太远,而且它的神力分了一半给夜幕晨,实力大打折扣。”
  
      水吟蝉不得不说,对于曾经风光一时的神兽腾蛇来说,听命于一个凡人恐怕比要了它们的命还难受,也不知这只存活下来的腾蛇如何憋屈。
  
      “阿枫,那第三枚玉简残片莫非在这腾蛇手里?”水吟蝉忽地问道。
  
      醉离枫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她,飞快地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才道:“没错,那第三枚玉简残片当初被他拿走了。可惜,我去迟了一步,东西被傀儡宗宗主取走了,那傀儡宗宗主有些小聪明,又将那玉简残片分成了几块,然后交到了其他几位宗主手中。”
  
      说到此处,醉离枫的表情变得极冷。
  
      水吟蝉的脸色蓦然一沉,“他们莫非也想来分一杯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