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 第七百三十二章 小蝉儿,你懂的真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水岳天狠狠地喘了两口气才忍住了直接将鞋子扔到醉离枫脸上的冲动。双修了数次,这种事儿这小子也有脸当着他这老丈人说?
  
      水岳天怒问道:“好,就算蝉儿能给你孕育后代,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的孩子不是人而是半妖兽?甚至有可能是不伦不类的半兽人?你为你们的孩子们考虑过没,他们这种身份以后还如何在世间立足?”
  
      醉离枫闻言,有些奇怪地看他,悠悠然道:“有何好考虑的,能拥有我四爪赤血腾蛇的血统,他们骄傲还来不及,还敢有什么意见?至于你说的不伦不类的半兽人,我四爪赤血腾蛇血统强大如斯,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就算真的出现了半兽人,我四爪赤血腾蛇的后代,别人只有敬畏的份儿,谁敢小瞧了去?”
  
      这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还十分臭屁。
  
      水岳天什么都没有听到,就听到了“腾蛇”二字。
  
      然后,水岳天被震惊到了。
  
      上古神兽腾蛇?这不是早就在上古时期的人兽大战,亦或者说人妖大战中灭绝了吗?
  
      水岳天看醉离枫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人竟不是妖兽,而是上古神兽腾蛇?
  
      神兽跟妖兽那可是天差地别,神兽受世人人敬畏,很多人甚至以拥有神兽血脉为荣,因为这会给他们带去强大的神力,哪怕是半人半兽的后代,如果拥有的是神兽血脉,世人对其的敬意往往大于伦理偏见。
  
      水岳天的神色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缓和下来,犹不相信地问了一句,“你当真是腾蛇?”
  
      醉离枫目光动了动,知道对方是将他误认成神兽腾蛇了,不过他本也算腾蛇,于是他毫无愧色地点头道:“千真万确。

  
      水岳天严肃的表情一缓再缓,最后不说如沐春风吧,那表情也是十分温和的。
  
      他自然听到了醉离枫提到腾蛇时的那前缀几个字,只是以为那是腾蛇里面的什么种类,所以没当回事儿。
  
      水吟蝉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美丽的误会产生,她偷偷瞄了一眼醉离枫,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你的眼睛是血红色的,腾蛇之中还有这一品种?”水岳天不解地道。
  
      实话说,醉离枫的这一双血瞳挺骇人的,好在水岳天和秦罗珊都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这才不至于被那双血瞳骇住,但仍是下意识地不敢直视。
  
      醉离枫微微掀了掀唇角,“回岳父的话,腾蛇中确有这一品种,唤作四爪赤血腾蛇,眼睛是赤红色的。”
  
      水岳天并不清楚四爪赤血腾蛇意味着什么,只以为这是神兽腾蛇中的一个品种。rn:8
  
      对方是上古神兽腾蛇的后裔,这一点让水岳天对其大为改观。如果他的宝贝女儿注定会喜欢上一只灵兽,神兽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见了岳父和岳母,还不快些敬茶?”水岳天清了清嗓子道。
  
      醉离枫原本没有愣住,听了这话却是真的愣住了。
  
      旁边的水吟蝉已经飞快地进了茅屋端出两杯清茶来,然后朝醉离枫使个了眼色。
  
      醉离枫接过那茶水,僵在原地片刻后,竟屈下一腿,半跪在水岳天和秦罗珊面前,垂头呈上两盏清茶,低声道:“岳父岳母,请用茶。”
  
      水岳天和秦罗珊对视一眼,笑吟吟地将茶水接过饮了。

  
      想到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小子是上古神兽腾蛇后裔,水岳天心里有些许忐忑,更多的却是释然和满意。
  
      对方的身份高不可言,但他竟能真的将他们当成长辈来尊重,就凭这一点,把蝉儿托付给此人,他们也可以放心了。
  
      水吟蝉取了储物袋里的米粮做了一顿丰富的饭菜,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围坐成一桌。后来水吟蝉还拿出了自己存放许久的佳酿,她爹直接拿碗倒了起来,跟她家阿枫喝得那叫一个欢畅。
  
      想到她爹不久前还对阿枫板着张臭脸,这会儿却已经搂着阿枫的胳膊说起了贴心话,水吟蝉便有些忍俊不禁。也难为洁癖严重的阿枫没有将她爹推开。
  
      水岳天酒酣微醉,俊美的脸上已经染了红晕,醉离枫静静地任由他心情畅快地谈天谈地,听到自己感兴趣的便应和上一句。
  
      “哈哈哈,乖女婿,先前小看你了,没想到你是个如此有见识的人。”水岳天拍着醉离枫的肩膀,笑得特别爽朗。
  
      “爹,您喝醉了。”水吟蝉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忍不住提醒一句。
  
      “没醉没醉,蝉儿你要知道,你爹可是千杯不醉。来,女婿,我们再喝一碗!”水岳天说着,端起一碗酒仰头便灌了进去。
  
      醉离枫微微扬眉,也端起一碗酒饮下,那动作要优雅得多。
  
      水吟蝉看得咋舌不已,不禁看向她娘,“娘,我爹喝醉酒后便是这副样子吗?”
  
      “别管你爹,这个不正经的,当着小辈的面儿也这么胡闹。”秦罗珊笑骂道。
  
      水吟蝉见她娘说话三句不离她爹,那一双美目也时不时地落在她爹身上,忍不住偷笑了一声。

  
      她爹昏迷数年,如今好不容易醒来见到她娘亲,心里只怕早就憋着什么了,所谓小别胜新婚,她和阿枫还是不要打搅得好。
  
      所以喝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水吟蝉直接拽着醉离枫走人了。
  
      醉离枫不解地看她。虽然他不喜欢应酬,但对方是小蝉儿的爹,他趁此机会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的话,日后也省得这岳父再来找他麻烦。现在正到了关键时刻,小蝉儿怎的拉着他走了?
  
      水吟蝉没好气地白他一眼,“真没眼力劲儿,我爹和我娘多年未见,就光我爹醒来的那会会够他们互诉衷肠吗?你也算个过来人,这点都不懂?”
  
      白日人太多,她爹又念着她这个多年未见到的宝贝女儿,自然不可能跟她娘呆太久,如今女儿见了,女婿也认了,剩下那一腔柔情自然是要对她娘使的,他们当然不能继续留下来碍事了。
  
      醉离枫默了默,忽地低低轻笑出声,“小蝉儿,你懂的……真多。”
  
      水吟蝉一愣,莫名就从这话里听出了点儿别的意思。
  
      “不要脸!”水吟蝉怒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