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儿!蝉儿你们可算回来了!”秦罗珊惊喜的声音响起。
  
      水吟蝉意识到自己还在醉离枫怀里,连忙从他怀里跳了下来,然后有些激动地抱住了秦罗珊,“娘亲,我把爹爹失去的那一部分魂魄找回来了!”
  
      秦罗珊的眼里含着泪,连连点头,“为娘知道,为娘知道。孩子,辛苦你了,幸好你没事,若是你出了事儿,就算救活了你爹,为娘也不想苟活了。”
  
      “娘说的什么见外话,我是外人吗,我可是您和爹的女儿,这些都是女儿该做的。”水吟蝉佯怒道。
  
      母女俩平复了一下心情,才齐齐看向拴在毛球腰间的附魂石。
  
      “吱?”毛球见众人都盯着自己,有些高兴地扭了扭腰。
  
      水吟蝉解下它腰间的附魂石,递到醉离枫手上,定定地道:“阿枫,剩下的交给你了。”
  
      醉离枫颔首,“小蝉儿和岳母放心,等到魂魄归位,岳父自会醒来。”
  
      说着,他已经伸出两指对准那附魂石,下一刻,一道细细的魂魄慢慢从那附魂石里钻了出来,隐约可见水岳天的淡淡身影。
  
      秦罗珊喑哑出声,“是岳天,真的是岳天!”她怕自己哭出声吓到那魂魄,立马用手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眶早已湿润。
  
      然而不等那身影变得更清晰,醉离枫便动作飞快地将魂魄从附魂石完全抽出,然后立马打入了水岳天的额中。
  
      在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他又喂水岳天服下一粒药丸,并在他额头上画了几个字符。
  
      等了半响,床上躺着的男人仍未醒来,秦罗珊狠狠吸了两口气,这才控制着没有哭出声儿,她将目光转向醉离枫,声音控制不住地发颤起来,“枫女婿,为何他还没有醒来?”
  
      醉离枫看向她,见她那副强装坚强的模样,表情微微放柔,却仍旧是板着个脸,回道:“岳母且放宽心,岳父魂魄离体时间过长,如今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不出一日,他必醒来。

  
      “好,好好。”秦罗珊连忙点头,激动不已,她干脆坐在床边,就这么一定不定地看着床上的男子。
  
      “娘,你先歇一会儿吧,爹醒来还要一会儿呢。”水吟蝉道。
  
      秦罗珊摇摇头,笑道:“蝉儿,我不想错过他醒来的那一瞬间,我就想守着他,让他醒来第一眼就能看到我。”
  
      水吟蝉觉得她娘挺肉麻的,可转念一想到自己,不禁反思起来,她平日里跟醉离枫该不会也是这么腻歪吧?
  
      秦罗珊这一等,就等了整整一天。
  
      水岳天终于睁开了眼。
  
      “珊珊?”水岳天声音有些嘶哑,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女子。
  
      “岳天!”秦罗珊忍了许久这一刻还是没忍住,直接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
  
      水岳天立马搂紧了她,他虽然没有醒来,但他体内留下的那一部分魂魄却有一部分意识,他知道他昏迷了许多年,他还知道是秦罗珊一直在身边照顾他。
  
      水吟蝉偷偷透过窗子往里面看的时候,她爹已经狠狠抱住她娘热吻起来,那激烈程度,简直了。
  
      水吟蝉看得面红耳赤,正想回避的时候,眼睛已经被一只大掌给牢牢盖住,然后整个人被打横抱走,下一刻便到了虚无之境里。

  
      毛球和银胖对视一眼,两只兽兽齐齐叹了一声,哥俩好地挨在了一起。
  
      等到水岳天拥着秦罗珊从小茅屋走出来,秦罗珊的脸红扑扑的。
  
      水吟蝉也被醉离枫拥着,小脸儿亦是粉里透红,气色特别好。
  
      两对人儿互相对视一眼,气氛迷之尴尬。
  
      最后还是水岳天轻咳一声,朝水吟蝉伸出了手,“蝉儿,来,过来让爹看看。”
  
      水吟蝉瞅了她娘一眼,然后拍开腰间的爪子,朝水岳天走了过去。
  
      还别说,他爹长得特别俊,但是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十分严肃,莫名就让她想到一身正气的大哥水吟寒,只是许久未见大哥,也不知如今他怎么样了。
  
      “爹。”水吟蝉看向水岳天,眉眼弯弯地唤了一声。
  
      水岳天的眼眶也有些红,但比起秦罗珊却是内敛多了,他只是伸手揉了揉水吟蝉的脑袋,有些感慨地道:“爹的宝贝女儿长大了啊,虽然爹和你娘都错过了你一日日长大的过程,但是爹的蝉儿很好,没有让爹失望。”
  
      顿了顿,他有些惊疑地道:“爹看不出蝉儿的修为,蝉儿如今是……”
  
      “蝉儿说她已经步入帝阶!”这时,一旁的秦罗珊插话道,声音十分有力。
  
      “什么?珊珊你说蝉儿是什么阶?”水岳天双眼一瞪,严肃的表情终于崩了。
  
      水吟蝉微微一笑,直接朝天挽弓,一道气势惊人的光电之箭被她射出,咻的一声,在虚空之中炸裂开来,宛如开出了一朵盛大的烟花。

  
      那骇人的能量,至少得皇阶大能才能做到。
  
      “爹,女儿如今已经是帝阶大能了,日后谁敢欺负爹娘,女儿一掌劈了他。”水吟蝉笑吟吟地道。
  
      水岳天怔愣了许久,突然之间,他神色一动,忽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帝阶大能,帝阶大能啊,我水家居然出了一位帝阶大能,还是如此年轻的帝阶大能!我水家振兴有望了哈哈哈……”
  
      水吟蝉嘴角一抽,忽地就将眼前水岳天的形象跟她大爷爷联系起来了。
  
      “蝉儿,你是爹的骄傲。”水岳天大笑过后,认真看着她,眉目慈祥。
  
      水吟蝉淡笑着道:“爹和娘也是我的骄傲。”
  
      看着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某人紧绷了许久的脸终于裂了。
  
      “咳。”醉离枫低咳了一声。
  
      水岳天这才将注意力转向他,打量的目光十分犀利。rm9w
  
      “听珊珊说,你和我的宝贝女儿蝉儿已经拜堂成亲了?”
  
      醉离枫目光直直回视过去,“回岳父的话,是。”
  
      水岳天笑了笑,“先别叫得这么亲近,一无媒妁之言,二无父母之命,这婚事,做不得数。”
  
      此话一出,醉离枫的目光陡然一变,水吟蝉也惊得瞪圆了眼。
  
      她爹这是要……搞事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