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云翳天猛地瞪大了眼,脑子里嗡嗡直响。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水吟蝉也很吃惊,但细细一想也就明白了,白发老头原本可以用自己的精血滋养玉镯里的龙魂,但后来失了云阳,那精血便不被龙魂接受了。

  现在这老头总想着撮合自己跟卓云翳天,唯一的解释就是……卓云翳天他也是龙族之人!

  但同时,水吟蝉也有一些不解,既然龙兽没有失去元阳之前的精血能够滋养那镯子里的龙魂,那为何白发老头一直想让卓云翳天跟自己那啥啥,这岂不是失了元阳?

  白发老头沉默不语,他看了一眼卓云翳天,看他一副遭到重大打击的模样,终究是忍不住长叹一声,“天儿,你确实是老夫的……子孙。”

  卓云翳天浑身一颤,双手紧紧握成了拳,掌心被扎出了血也浑然不觉。

  白发老头望着远处,悠悠解释起来,“当年,我还是……”

  白发老头名唤北冥殇,三万年前,北冥殇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

  自幼生活在龙之涧,北冥殇难免对外面的世界产生憧憬,加之当时龙之涧那些长老的做法让他难以接受,他体内的叛逆因子越积越多,筹谋许久,最终离开了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地方。

  外面的世界果然是丰富多彩的,他接触到了龙之涧从未有过的新奇玩意儿,也学到了龙之涧所没有的东西,到了后来,他更是爱上了一名人类女子。

  他第一次尝到爱情的滋味,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他忘了自己为离开龙之涧所付出的惨重代价,他诅咒自己断子绝孙,他是不能有后代的,否则在他的孩子出生之际,他和孩子都会被那诅咒之力吞噬。

  但那时的北冥殇实在爱极了妻儿,以至于他想尽各种办法保全自己的孩子,甚至不惜折损自己的寿命,施展了上古禁术,封住了孩子体内的那一部分龙族血脉。

  他和爱妻,还有自己的女儿,一家三口确实在一起幸幸福福地生活了许久,他和爱妻亲眼看着宝贝女儿嫁人,嫁的还是当时极其显贵的卓云家。

  后来,朝代更迭,卓云家变成了云水国的皇族,他女儿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外孙成了云水国的皇帝,他的血脉得以在卓云家族延续下来。

  直到现在,北冥殇都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他爱他的妻子和孩子。

  可是,他忘了自己的身份。


  他是龙兽,还是龙兽中血脉最纯正的那一脉,他即便折损了寿命,寿命之长仍是常人无法企及的。

  他痛苦地看着爱妻一点点老去,即便修炼有成,也只活了短短几千年,他的子孙就更不用说了,因为那一部分龙族血脉被封印,他们没有得到丁点儿龙兽一族在修炼一事上的优势,即便有资质好的也不过活了几千年的光阴,更遑论那些资质一般的。

  他亲手埋葬了爱妻,又看着他的子子孙孙一个接一个地死去,表情越来越麻木。qCwr

  他想,他终究是跟这些人类不同的。

  感受过外面世界的丰富多彩,经历了爱妻和子女的接连逝去,他越来越怀念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地方。

  眼看着剩下的寿命越来越短,他想要回去的念头逐渐变得浓烈,直到卓云翳天的出生,这个念头就越发坚定了。

  这个孩子资质太好了,让他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卓云翳天的身上。

  玉镯里封印着的龙魂越来越弱,北冥殇早便与其达成共识,龙魂助他找到体质不会损坏龙族精血的女子,这女子一旦跟卓云家的男子交合,这名卓云家后代体内的封印就会被打开,属于龙族的那一部分血脉会完全释放出来。

  北冥殇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一个资质最好的卓云翳天,又等来水吟蝉这个体质不会损坏龙族精血的女子,他以为这是老天对他的厚爱,让他终于得以实现自己的愿望,可他没想到中途竟然生出这么多意外。

  也怪他当初没有给自己留后路,没想着要解开子孙身上的龙族血脉,以燃烧寿命为代价布下的封印并不是那么好解除。

  让他的子孙后代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下去是他当初的心愿,可是,人终究是会变的,他心底的执念让他很想自私一回。

  即便是死,他也想魂归故里。

  卓云翳天听完他的解释,不禁大笑出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自幼受你栽培,你打的便是这算盘么?”

  北冥殇见他神情崩溃,连忙解释道:“天儿,不全是这样的,我并不是完全利用你,你身上本就拥有我们龙兽一族的血脉,届时等你解除封印,我们可以一块回到龙之涧,你这么聪明好学,那些老东西也一定会喜欢你的。”

  “够了!何必替自己的自私找借口!”卓云翳天冷笑。

  他才不要去什么龙之涧,他是云水国二皇子,现在是,以后也是!

  这人不管做什么从不问自己的意见,对,他是先辈,自己确实没资格质问他,但他是个人,有血有肉,凭什么自打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成了他用来回到龙之涧的工具?!

  北冥殇神情落寞,他早就猜到了卓云翳天的反应,所以才想尽办法地补偿他。


  醉离枫扫了两人一眼,淡淡道:“本尊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少个引子,那龙魂没了就没了,再想别的法子就是。”

  北冥殇被他牛逼哄哄的态度气笑了,“四爪赤血腾蛇,你比你老子还差远了,你当真以为这诅咒之力是你老子下的,你便能破解它?异想天开!”

  “是不是异想天开,你等会儿就知道了。”醉离枫斜他一眼,掌心已经多了几片血红色的鳞片。

  北冥殇一眼扫去,轻哧一声,“你的鳞片?这个能有什么用?我们现在要的是能引开那诅咒之力的东西。”

  醉离枫猛地将那几块血色鳞片掷向高空,漫不经心地丢下一句,“不是我的,是老头子的。”

  北冥殇神色一变。

  上古时期那妖兽之王的鳞片?竟是那妖王的!

  就在此时,醉离枫围绕着那血色鳞片布下一个阵法,然后一掌打向了阵眼。

  霎时间,周围的诅咒之力疯狂地涌向那阵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