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吟蝉听了这话,指尖微微颤了一下,但她却只是冷嗤一声。
  
      这种类似的甜言蜜语她听得不少,可结果呢……他还是想死就死想活就活,何曾管那些关心他的人会如何的伤心欲绝?
  
      这个人自私、冷漠,根本就是个没心的!
  
      “小蝉儿,我很疼……”邪帝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眉头都皱成了一团。
  
      水吟蝉斜睨他一眼,讥讽道:“在我跟前,你装模作样的次数还少么,现在还要跟我装?”
  
      邪帝闻言,一个没忍住,嘴角又溢出了一绺鲜血,刺红了水吟蝉的眼。
  
      “小蝉儿,我何曾骗过你呢,我的确身受重伤,否则,定是我亲自出面将你迎娶回来……”他重重地咳了两声,那咳嗽声如同一个锤子在水吟蝉的心上重重地敲了两下。
  
      “你可知我盼这一日盼了多久……”
  
      “你……”水吟蝉终于不淡定了,饶是再怎么装着端着,那眼底还是泄露了一丝担忧。
  
      “难道传言是真的,你当真被人偷袭打成了重伤?”水吟蝉问,努力抑制着心里的那股子冲动才没有立马上前查探他的伤势。
  
      邪帝嗯了一声,“是已经隐世的上届长老,我没想到他们狼子野心,竟谋划多年,一直伺机而动,想要取代我……我很信任那位长老,是以并未防备。”
  
      水吟蝉沉默下来,按照时间来看,上次鬼门宗倾巢出动,正是那些狼子野心之人谋权篡位的好时机。
  
      他竟然真的……受了重伤。
  
      想起方才自己在他身上狠狠拍出的几掌,水吟蝉懊悔不已。

  
      “既然身受重伤,方才我打你为何不说?本以为你是铜墙铁壁才那般对你,哪料你……”水吟蝉抿了抿嘴。
  
      邪帝伸手落在她头顶,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这熟稔的动作令女子心中一动。
  
      “小蝉儿,我知道你怨我,有些事情瞒着你是我不对,所以你打我那几掌都是应该的。”
  
      水吟蝉气极,“你也知道你不对?你也知道我打你是应该的?身受重伤都是你活该!还有,别以为我方才打了你几掌,我们以前的账就揭过去了,你做梦!”
  
      邪帝点头,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我这么迫不及待地将你娶过来,便是让你在我身上泻火的,小蝉儿,我人就躺这儿了,随便你惩治。”
  
      说着,他咚的一声躺回软床上,还摆出一个大字形,一副任尔处置的模样。
  
      水吟蝉被他这不要脸的模样气笑了。
  
      “事到如今,你怎么还能用这么风淡云轻的态度跟我说话?你当真是个不要脸的。”水吟蝉斜睨着那大咧咧躺在床上的男子,恨恨地道。
  
      “小蝉儿,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只要你能消消气,让我如何都可以。”邪帝望着她道。
  
      对他来说,何曾这样仰望过一个人,但对方是她,所以他纵容她,宠溺她,可以任她打骂。
  
      悬在头顶的女子毫不客气地俯视着他,他最喜欢的那双璀璨的眸子微微眯起,看得久了竟能看到一汪泛滥的湖水。
  
      邪帝心中咯噔一下,伸手抚摸上她的脸颊,“小蝉儿,你哭了……”
  
      水吟蝉一巴掌拍开他的爪子,“你特么的才哭了!不是说任由我打骂么,有本事你别动!”
  
      “好好,这次我真的不动了,小蝉儿想如何就如何,可好?”
  
      邪帝规规矩矩地呈大字形躺好。

  
      水吟蝉嗤了一声,动作粗鲁地往他嘴里塞了一颗丹药。
  
      邪帝没有丝毫犹疑,立马就将那丹药吞咽了下去。
  
      “怎么,不怕我给你吃的什么断肠毒药?”水吟蝉斜他一眼,重新用锁魂血鞭将他捆绑了起来,还不忘警告道:“这一次你再挣脱鞭子,休想我再原谅你。”
  
      “不挣脱了,随你折腾。”邪帝道,心里甜得很。
  
      就算她再怎么恨他,也没有忘记他刚刚才吐了血,还贴心地喂他吃了颗护心丸,虽然这东西他根本用不着。
  
      水吟蝉静静地瞅着他半响,忽而那粉色的唇瓣往上一牵,露出一抹特别勾人的笑。
  
      邪帝心里直觉不妙。
  
      果然,下一刻邪帝脑中便嗡的一声,双眼都瞪直了。
  
      他心心念念的女子竟就这么当着他的面将衣衫慢慢往下退去……
  
      女子香肩毕露,然后不缓不慢地重新坐到了他腰间,牢牢压在了他的小腹上。
  
      男子不禁喘了一口粗气,直勾勾地盯着女子圆润光滑的肩膀和那白皙的藕臂。
  
      这勾人的妖精,诚心引诱他不成!
  
      邪帝想挣脱血鞭的束缚,直接将那小妖精压在身下,干那日思夜想的**事,但一想到她方才的威胁,便只能生生憋着那团邪火。

  
      “小蝉儿……”出口的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儿。
  
      “小蝉儿,我错了……”邪帝积极认错。
  
      水吟蝉斜睇他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哦?邪帝居然在跟我一介弱女子认错?不知邪帝何错之有啊?”
  
      女子说着,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纤细的十指轻巧地探到男子腰间,灵活地将腰带解开,还把玩式地在手上绕了绕。
  
      没了腰带,男子的长袍散开,一只有些凉意的小手立马探了进去,毫无章法地胡乱摸索着。
  
      “别停啊,你倒是继续解释。”水吟蝉咯咯一笑,很快就将那绑着手脚的人脱得一丝不挂,只是因为手脚的地方有血鞭绑着,所以那黑袍和长裤都没能脱下去,分别堆在手腕和脚腕处。
  
      结实修长的身体与那黑色形成鲜明的对称,滚烫滚烫的,也硬邦邦的。
  
      邪帝的一双眸子赤红如血,浓郁如岩浆,仿佛随时都能将人融化成同它一样的血水。
  
      “小蝉儿想听什么解释?”邪帝问道,嗓音喑哑至极。
  
      那小手在他身上处处点火,笑问道:“想听什么解释?这还要我问么?”
  
      邪帝沉默了半响,试探着道:“我应该早些来找小蝉儿的。”
  
      水吟蝉抿了抿嘴,“罢了,要你自己主动交代的话,你永远交代不清楚。现在我先问你几个问题,你只管照实回答。”
  
      “小蝉儿,我从未骗过你。”男子叹了一声,“你想知道什么,随便问吧。”
  
      “你的真实姓名。”水吟蝉目光一错不错地盯着他,仿佛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q0:r
  
      “……醉离枫。”邪帝回道,望着她的血瞳一动不动,颜色浓郁得让人心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