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丹田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便是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然而众人却见一道光闪过,眨眼过后,情况竟来了个大反转。
  
      原本还死死抱住水吟蝉的玉凝雪砰地一声被人砸到了地上,胸腔除了原本那剑刺穿的血窟窿,丹田之处也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不过瞬间的功夫,她便被人断了手脚筋脉,并被人掏了丹田!
  
      现在,她便是想自爆都没东西可爆了。
  
      而另一侧,水吟蝉已被醉离枫揽入怀里。
  
      男子目光平淡地看着地上的玉凝雪,宛如在看一件死物。p5ya
  
      玉凝雪口中不断涌出鲜血,她想挪动身子,却发现断了手筋脚筋的自己就连往前爬几步都是奢望。
  
      她忽地一咧嘴,一排雪白的牙齿早已被鲜血染红,显得有些可怖,“公、公子……”
  
      她多想伸手去碰一碰他,多想……
  
      “你说、说过不出手的,呵呵,可、可你还是反、反悔了……”她说着,愈发气喘,最后竟说不完一句完整的话。
  
      水吟蝉目光冷冷地看着她,“你以为他不出手,方才你便能拉着我同归于尽么?在你准备自爆的时候,我便能封住你身上几个大穴,令你无法自爆丹田。”
  
      说到这儿,水吟蝉瞄了一眼醉离枫。
  
      醉离枫微微一勾唇,“小蝉儿莫恼,为夫不是不信你,只是还来不及想什么,这身体就自个儿冲过来了。”
  
      “噗!”叶十九没忍住喷笑出声。

  
      他家公子当真是变着法儿地说甜言蜜语啊,啧啧,他现在一定要多学学,以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水吟蝉瞪了醉离枫一眼,“等会儿再跟你计较。”
  
      玉凝雪本来就只剩下几口气,此时看这两人一副恩爱模样,一大口鲜血登时涌了出来。
  
      公子笑起来真是好看啊,只可惜,这些都不属于自己……
  
      生命在逐渐流逝,玉凝雪的眼前全是那两人你侬我侬的眼神交流,格外刺眼。
  
      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明明是她先遇到公子的,明明是她啊……
  
      水吟蝉看着那一动不动瘫在地上,且已经看不出人形的玉凝雪,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原本她是要将玉凝雪大卸八块的,可此时看她这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突然觉得这个结果也不错。
  
      就这般在巨大的不甘和憎恨中逐渐死去,看着你永远都企及不到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你侬我侬。
  
      你死了,可我们还活得好好的,而且会一直甜蜜恩爱下去……这难道不是对她的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此刻的玉凝雪确实如水吟蝉想的那般,她自虐般一直盯着醉离枫和水吟蝉,似要将这两人的模样永远刻入脑中,一个是她倾尽一切最后粉身碎骨也得不到的男人,一个是她千方百计想要毁掉的女人。
  
      直到最后,那最后一丝气息和余温散去,她那双完好的眸子还瞪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相拥的两人。
  
      是悔恨,是诅咒,还是别的,已经没人说得清楚……
  
      “公子,没气了。
”叶十九屁颠颠地上前探了下气息,立马回禀了一句。
  
      醉离枫没说话,直接看向水吟蝉。
  
      “干嘛看我?”水吟蝉一脸奇怪。
  
      “自然是看小蝉儿如何处置。”醉离枫回道。
  
      “处置?处置啥?”水吟蝉先是一愣,随即立马反应过来,目光转向玉凝雪的尸体,“你该不会是说玉凝雪的尸体吧?”
  
      醉离枫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夫人先前不是说要将此人大卸八块五马分尸么?现在尸体就在此处,你可要大卸八块亦或者分尸?”
  
      水吟蝉嘴角狠狠一抽,“我已经将她千刀万剐替大哥报了仇,至于分尸什么的,我怕分了之后我会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所以就这样吧,她已经死了,过往的恩怨便一笔勾销。”
  
      醉离枫嗯了一声,摸了摸她的脑袋,“我原本想着,你若下不了手,为夫可以代劳,既然小蝉儿说算了,那便听你的,算了吧。”
  
      水吟蝉干笑一声,枫妖孽这么一本正经地跟她讨论要不要分尸这种事情,她突然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玉凝雪死了,一些仇怨似乎也随着她的死消散了,但是,玉凝雪曾经造成的一些伤害却永远消散不了。
  
      水吟寒目光冷淡地盯着那焦黑一片的尸体,对那人生不出丝毫同情。
  
      “大哥,玉凝雪的尸体你想如何处置?”水吟蝉忽地问自家大哥。
  
      水吟寒看向她,目光不复方才的冷漠,而是柔和了下来,“六妹,谢谢你为大哥做的一切……”
  
      水吟蝉笑了笑,“大哥,你我何须这么客气。

  
      水吟寒也跟着微微笑了笑,“好,大哥不跟你客气。”
  
      说完,他看向那人的焦黑的尸体,轻轻叹了一声,“既然人都死了,再追究其他也没用了,便将她的尸体留给她师父吧。”
  
      水吟蝉听了这话差点儿竖大拇指,虽然知道大哥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但你让白长老那护犊子老头亲自处理爱徒的尸首,日日对着玉凝雪这死不瞑目的样子,这绝对是在虐白老头啊。
  
      水吟蝉刚这般想着,便闻身后传来一声凄厉的吼叫,“凝雪!我徒儿凝雪啊——”
  
      白子峰本是和墨玄玉以及其他长老一起联手对付那五头巨蟒,丝毫不能分心,但他中途忍不住往这边看了一眼,
  
      哪料这一瞥却让他睚眦欲裂,气得当场喷出一口老血。
  
      白子峰也不管自己还在对付那五头巨蟒,当即从中抽身,朝玉凝雪的尸体飞了过去。
  
      墨玄玉和几个长老明明已经快要压制住五头巨蟒了,却因为白子峰一个抽身,那五头巨蟒瞬间高出一筹。
  
      墨玄玉气极,来不及骂白子峰意气用事,连忙和其他长老加倍使力。
  
      那近千弟子阻止的困缚阵已经有些摇摇欲坠,若继续下去,他们非但困不住五头巨蟒,反而会把这些弟子搭进去!
  
      “小师弟,快来助我!”墨玄玉猛地朝醉离枫的方向大喝一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