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十九顺了好半天儿气才总算顺了回来,不禁扶腰大笑起来。乡·村·暁·说·網我的娘喂,笑得他腰都快断了。

  水姑娘,你真是太彪悍了哈哈哈哈……

  公子跟你就是绝配啊绝配。

  听了这话的醉离枫一时之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终只是捏了捏她的鼻子,轻笑一声,“难怪方才见你小脸儿通红,原来,是在幻境里念着……这种事儿。”

  “关我什么事儿,幻境会幻化出什么又不是我能决定的。”水吟蝉斜他一眼,哼哼道。

  “幻境由心生,你若不是想着这些,幻境又怎么会……呵呵。”醉离枫笑得十分勾人,瞬间让水吟蝉联想到了幻境内“搔首弄姿”的枫妖孽,鼻子一热,差点儿流下鼻血来。

  不过,这最后一声呵呵真心让人觉得……欠揍。

  水吟蝉轻咳一声,没有接话,再跟这妖孽说下去,后果堪忧。

  大殿内,许多宗门弟子已经因为这厉害的幻境丑态毕露,有的虚虚抱着什么东西,一脸贪婪相,癫狂大笑道:“哈哈哈,这些宝贝都是我的了,都是我的了!谁都不能跟我抢!”

  有的则闭着眼睛胡乱砍着手中的刀,大叫道:“我杀了你们这些贱人,叫你们平时总看不起我!杀了你们我就是老大哈哈哈……”

  甚至于一些男弟子淫笑出声,衣衫不整地伏在地上,抱着一块石头做某种起伏运动,表情陶醉,不堪入目。

  兴许是有些男女弟子恰好挨在一起,竟有那么几个人真枪实弹地干上了。

  水吟蝉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写的污字。

  目光扫视一周,水吟蝉落在某处,双眼大睁。乡·村·暁·说·網

  我去,战况好激烈!

  角落处一男子正趴在一白衣女子上,战况激烈之程度简直无法形容,让水吟蝉诧异的是,那男子看着有些面熟。

  歪歪挂在男子身上的衣袍乃紫色镶金色小合欢花的风骚长袍,正是阴阳宗弟子服饰,那人好像是……阴阳宗的领队弟子,叫做曲倾天?

  曲倾天此时正牢牢压着身下的女子运动,因为那女子的身子完全被男子挡住,所以水吟蝉没有看清她的面容,但从两人的姿势和被剥得只剩下遮羞衣物的美人儿来看,两人似乎已经激战了很久,还是真枪实战的那种。

  女子雪白的藕臂牢牢缠在曲倾天的肩膀上,画面火辣香艳。

  水吟蝉还想细细看看那女子的面容,却不料一只大掌忽地挡在了她的眼前,完全遮住了探索的视线,紧接着醉离枫冷沉的声音传来,“小蝉儿,你这是看哪儿呢?”

  水吟蝉想掰开他的爪子,却不想自己分毫都挪不开,不禁气恼地捏住那大掌,狠狠在上面咬了一口。

  “味道可好?”醉离枫问道,态度惬意地像是在问对方吃完一块极品糕点后的感受。

  “好,好极了,你快些挪开,我不看便是了。”水吟蝉气哄哄地道。

  醉离枫这才挪开了手,而这时当水吟蝉再望过去的时候,方才那颠鸾倒凤的两人却已经不见了。

  曲倾天衣衫整齐地走了出来,那先前被他压在身下使劲儿捣鼓的美人儿也已经不知去向。

  若非男子脸上还有未退的情潮,水吟蝉都要以为方才那一幕也是自己看到的幻境。

  水吟蝉不知道曲倾天是怎么破开幻境出来的,毕竟方才正那啥的时候正到兴奋处,是最难破开幻境的时候,只能说明这人意志力十分强悍。

  不久之后,一些宗门弟子相继从幻境中醒来,秦陌桑睁眼的时候,眼角处还有些泪痕,水吟蝉猜想他看到的幻境应当是与自己母亲或者那只吞天巨蟒前辈有关。

  水吟琴和秦霸几个也都算坚定,并未被幻境迷惑太久。

  至于即墨染,水吟蝉本来还有些担心他不能摆脱这幻境,毕竟他当年就是因为没有成功克服心魔才变成了堕玄。

  结果,她完全想多了。

  即墨染早早便从这幻境中挣脱出来,此时正一脸淡漠地看着那些陷入幻想中的宗门弟子,眼中难掩嘲讽之意。

  许多宗门弟子是被同门师兄弟强行从幻境中拉出来的,他们醒来后大多精神恍惚,等到意识到自己先前做了什么之后,无不面露羞愧之色,恨不得挖个地缝儿将自己埋进去。

  一些情况严重的,无论旁人如何拉扯呼唤,都无法将人从幻境中叫醒,无奈之下旁人只得带着昏迷不醒的人一起往前。

  众人望着眼前堆积成山的宝贝,一时之间竟没人再敢贸然上前,生怕又中了什么招。

  “诸位是不想要这些宝贝么,你们不要的话,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哟~”水吟蝉目光扫过众人,嘴角轻勾地道。

  “水师妹说的对,诸位若是怕这些宝贝有问题不敢要,我们缥缈宗就不客气了。”缥缈宗的领队柳默含跟着笑道。

  他们缥缈宗一向比较直接,这些人不敢说的话就这么让他们直接说出来了。

  毋庸置喙,若不是怕这些宝贝有问题,众人早就一拥而上了。

  水吟蝉和柳默含这话让众人恼怒不已。

  特么的,真不要脸,这么多宝贝,这缥缈宗难道想私吞不成!

  “柳兄说笑了,既然走到了这里,我们怎么会空手而归。”星淼宗领队秦峰看了一眼柳默含,继续道:“这里有玄晶和玄器以及天材地宝无数,我星淼宗并不贪多,玄晶每个人各取一百,玄器和宝贝各取一件即可,剩下的诸位随意,各位师弟师妹可有意见?”。

  苏轻柔一听这话,当即对他挤眉起来,低声提醒道:“秦师兄,这里这么多宝贝,我们每个人只拿一件的话,实在太吃亏了!秦师兄你糊涂啊!”

  卓云翳天打断她的话,淡淡道:“秦师兄自有考量,你不要无理取闹。”

  苏轻柔恨恨地跺了跺脚,只得作罢。

  他们乃十大宗门之首,要多少还不是他们说了算,也不知秦师兄和翳天师兄到底是怎么想的。

  “既然秦兄都这么说了,我们碧云宗也不贪多,每个弟子也都取一件玄器和一件宝贝。”碧云宗的踏云仙子云依棠道。

  “我乾天宗亦是如此。”乾元宗的野泽业跟着道。

  ……

  就在各个宗门商量着如何分配这里的宝贝时,水吟蝉则拉着醉离枫,在一边小声嘀咕起来,“枫妖孽,我怎么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上古神墓啊,我们就这么进来了,然后就得到这些宝贝了?”

  “小蝉儿甚是聪明,也只有他们这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把这些东西当成宝贝。”醉离枫摸了摸她的脑袋,道。

  ncu: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