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吟蝉羞恼地瞪他一眼,然后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小铲子开始挖去玄晶石,那动作麻溜得让醉离枫也不禁咂舌。鄉·村·暁·说·網

  不过半个时辰,水吟蝉便从那玄晶石矿脉上挖下了近万块玄晶石。

  “手好酸啊~”水吟蝉停下动作,拿眼偷瞄醉离枫。

  醉离枫笑着将她手臂抬起,在上面揉捏起来,“看来,这玄晶石矿脉的魅力要远大于我。”

  “呵呵,没有没有,还差了那么一小截。”水吟蝉立马道。

  说着,扯了扯醉离枫的袖子,双眼灼灼地盯着他道:“阿枫,剩下的这些玄晶石都给你。”

  醉离枫点点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水吟蝉眨了眨眼,她还以为醉离枫会说“这些东西我用不着,全部留给小蝉儿好了”之类的话,没想到枫妖孽答应得这么干脆。

  眼前的玄晶石矿脉已经被水吟蝉挖得坑坑洼洼,活像狗啃了一般。

  醉离枫瞅了一眼,直接双手结印,掐了一个繁复的法诀。

  下一刻,一个风漩涡在他双手间形成,被他猛地掷出之后,瞬间化为成千上万道风刃。

  那风刃切割着嵌在石壁上的玄晶石,不消片刻已有上万颗脱落下来。

  醉离枫连掐了两个法诀,不过瞬息,整整一条玄晶石矿脉上的玄晶石便被一扫而光,可能、大概还有那么几块落网的玄晶石?

  然后水吟蝉便听醉离枫道:“剩下的便留着吧,做人不可太过贪婪,不然会遭雷劈。鄉·村·暁·说·網”

  水吟蝉瞅了一眼玄晶石矿脉上零星点缀的几块玄晶石,嘴角直抽抽。

  枫妖孽,你不贪婪,一点儿也不贪婪。

  水吟蝉正要去收地上堆积的玄晶石,哪料醉离枫一挥手臂,那些玄晶石便不见了。

  水吟蝉有些诧异地挑挑眉,今儿的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醉离枫不是一向看不起这些东西,总觉得自己是在捡垃圾么,这一次怎么主动把玄晶石收起来了?

  不过没关系,嘿嘿嘿,等成亲之后,醉离枫的所有宝贝都是要上缴的。

  上缴上缴,统统上缴。

  “好了,玄晶石已经挖完了,我们走吧。”醉离枫道。

  水吟蝉扫了一眼这变得坑坑洼洼的石壁,觉得有些惨不忍睹。

  就在两人离开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有一波人抵达了玄晶石矿脉所在的位置,自然也看到了现场像被什么灵兽啃过的情景。

  “天啊,这里怎么成这样了,是不是有什么灵兽毁坏了这玄晶石矿?”一女子惊呼道,立马看向身边的男子,“翳天师兄,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万一有什么厉害的灵兽潜伏在外面怎么办……”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星淼宗宗主之女苏轻柔。

  卓云翳天忍着心中不耐,淡淡解释道:“苏师妹可上前细看,这些痕迹并非灵兽啃咬,而是风刃切割之后造成的。”

  旁边另一年长些的弟子点点头,“翳天师弟说的没错,想来是有人先我们一步找到了这处玄晶石矿脉,并且将所有玄晶石都挖走了。”

  “什么?竟然有人先我们一步?”苏轻柔气得跺了跺脚,“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确定了玄晶石矿的位置,如今不过是落后一步便被人抢去了,我不甘心!翳天师兄,秦师兄,不如我们——”

  “苏师妹莫要胡闹了,杀人夺宝这种事别人干得,我们星淼宗却干不得。”卓云翳天旁边那人道,正是星淼宗这一次的领队弟子秦峰。

  秦峰的资质虽然比不上卓云翳天,但如今不到五十岁的年纪便已是初级玄王,资质放在整个星淼宗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要知道有些长老级别的前辈多年来也只止步于王阶。

  秦峰话一出,身后跟着的几个能力不菲的弟子皆点点头,“是啊苏师妹,我们万不可做出有辱宗门的事情,”

  苏轻柔听几位师兄都这么说,只能不甘地收起了方才那念头。

  “既然这里的玄晶石矿已经被人先一步挖走了,那我们还是赶紧回去跟其他师弟妹们汇合,免得中途生出什么意外。”秦峰道,扫了一眼苏轻柔。

  这一次若不是苏轻柔赌气出走,他们几人也不会跟其他师弟妹走散,在找到苏轻柔的地方,他们感受到了浓烈的自然之气,很快便确定不远处有一处罕见的玄晶石矿,几人自然不能放弃这座玄晶石矿,花费了好几日的功夫来寻找这玄晶石矿的确切位置。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却不料又晚来了一步。

  众人注定要无功而返了。

  水吟蝉和醉离枫一路上弯弯绕绕,有时候会走入死路,有时候会碰到隐藏在暗处伺机攻击的灵兽,又花费了整整一个时辰才走出那岩洞。

  当走出通往地面的出口时,明亮的光线让习惯了黑暗的眼睛有些不适,直到眼睛适应下来后,水吟蝉才抬眸看去。

  还是熟悉的高大草木,看来他们并没有被传送阵传送到秘境之外。

  两人对视一眼,确定了大致方位后,往他们掉落的位置寻去。

  半路上,两人很不凑巧地遇到了……阴阳宗的弟子。

  “哟,哪个宗门的小师妹,居然长得这么水灵。”阴阳宗的一男弟子笑呵呵地道,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水吟蝉,试图对美人儿释放出自己最大的善意。

  醉离枫的眸子陡然一沉,杀意乍现。

  水吟蝉捏了捏醉离枫的大掌,示意他收敛些杀气,阴阳宗的弟子说话是混了一点儿,但阴阳宗身为十大宗门之一的大宗门,也有自己的原则,那便是从不招惹有夫之妇。

  “这位师兄,我们夫妻二人跟宗门里的其他师兄弟走散了,师兄可看到其他宗门弟子?”水吟蝉问道。

  那男弟子一听这话,兴趣果然淡了下来,态度正经了一些,回道:“我们也不小心与阴阳宗的其他弟子走散了,正在寻他们,先前我们在路上遇到过碧云宗弟子和乾元宗弟子,其他宗门却是没有遇到。”

  “多谢师兄,我夫妻二人就此别过。”水吟蝉朝他一拂拳,拉着醉离枫从这几个阴阳宗弟子面前经过。

  那几个阴阳宗男弟子正一脸惋惜地盯着水吟蝉的背影,哪料前面那走在女子身侧的男子蓦地调头看了一眼。

  那一眼杀气森然,吓得几人狠狠地倒退了一步。

  n94g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