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魏老,古怪老头

  于是乎,这鲜花和牛粪就在众人的视线中渐行渐远,徒留一干人摇头感慨。

  亏得他们刚才还担心那小姑娘,没想到却是他们多管闲事了,人家心里乐意着呢。

  人群很快散开,而秦霸身后贴身跟着的护卫也被斥责退下,只留下秦霸和水吟蝉两人。

  孤男寡女,独处一地儿,正是适合干些好事的时候。

  某处不起眼的角落里,忽然响起嗷的一声鬼叫。

  肉墩子秦霸躲在墙角里,一脸畏惧地瞅着那一步步靠近的女子,哭得喊爹又喊娘,“丑八怪啊啊啊——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爹娘救我,呜呜……”

  还没准备怎么样的水吟蝉:……

  她知道自己的脸上有一大片蚀肤水留下的疤痕,丑是丑了点,但也不至于丑成这样吧,竟然把这胖子吓成这副德性?

  “喂喂,胖子你过来。”水吟蝉好声好气地道。

  胖子一听这话,哭得更加凄厉了。

  他养尊处优惯了,哪里见过这么丑的女人!

  真是吓死人了!

  “我死也不过去!”秦霸抱住自己的脑袋,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水吟蝉嫌弃地瞥他一眼,“胖子,你要是再不过来,就别怪我真的不客气了。”

  秦霸立马嘤嘤嘤地抱着脑袋过去了,“丑……女侠有何吩咐?”

  水吟蝉一把揪起他的耳朵,听着对方嗷嗷直叫唤,笑眯眯地道:“刚才不是还在我面前吟诗作对,想跟我花前月下吗?现在怎么没这个胆儿了?”

  “嘤嘤,女侠我错了。”

  “哦?错在哪里?”水吟蝉爽歪歪地问道。难怪大爷爷平时老喜欢揪她耳朵,原来揪耳朵的感觉如此美妙。不过,这台词怎么听着怪耳熟的。

  “我不该冒犯女侠,我不该调戏良家妇女。”胖子立马认错。

  “恩恩,知错能改,不错。”水吟蝉点头道。

  秦霸一听这话,鼻涕不再流了,高兴道:“女侠不打我了?”

  水吟蝉白他一眼,“有贼心没贼胆儿。就你这熊样儿,说你坑骗良家妇女都是高看你了。”

  秦霸一听这话,突然喜极而泣,“女侠,你简直就是我的知音啊!嘤嘤嘤嘤,我从来没有坑害过良家妇女,我只是想跟这些美人儿做朋友。”

  水吟蝉无语,瞪他一眼道:“你再嘤嘤的话,我就打你。”

  秦霸立马不嘤嘤了,挺直站在原地,郑重其事地道:“女侠,你是第一个认为我不是坏人的人,而且看起来好厉害。我决定了,我要认你做我的老、大!”

  平白无故多了个胖小弟的水吟蝉:……

  她真的不想认个拖油瓶当小弟。

  “虽然我胖了点儿,但是我钱多,而且我皮糙肉厚,耐打。”秦霸开始细数自己的一系列优点。

  “打住,你自己圆润地滚吧,本小姐还有要事在身,没工夫陪你玩。”水吟蝉打断他,转头就走。

  本来她是想好好教训一下这胖子的,可后来却发现,这胖子并不像传闻那样不堪,既然如此,她还是继续回精诚衣店买自己的衣服吧。

  “唉唉,老大等等我——”秦霸屁颠颠地紧跟在后面。

  ……

  水吟蝉的眼睛刚在一件衣服上瞟过,身后的大胖子立马就一挥胖爪,朝店掌柜叫道:“这件给我包起来!”

  眼睛又一瞟。

  “这个也给我包起来。”

  眼睛再瞟,再瞟。

  “这个包起来,还有这个,那个!”

  水吟蝉无语至极,转过头盯着秦霸。

  秦霸嘿嘿一笑,“老大,您看看还喜欢哪件。”

  “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水吟蝉问。

  “因为我已经认你当老大了啊。”

  “为什么要认我当老大?”

  “因为我觉得你特别厉害!”

  水吟蝉“……”

  她明明服用了玄隐丹,根本看不出玄武高低好么,这个胖子到底是怎么判断出她很厉害的?难道是因为她长得比较吓人,给人一种很厉害的错觉?

  她若是没看错的话,这秦胖子只是个三星玄徒。要做她的小弟,资质上好像有点说不过去。不过——

  水吟蝉扫过秦霸的钱袋。

  ……有个移动钱袋也挺好的。

  于是,在水吟蝉的默认下,秦霸得偿所愿地成了她的跟随者。

  水吟蝉只挑了三件合心意的衣服,其他的全部让秦霸归还了。

  精诚衣店。

  一刻钟之后。

  秦霸口水直流地盯着换装后的水吟蝉,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咽,“老大,你好……好美。”

  脱去了一身素雅白裙,水吟蝉穿上了一件火红色的束腰及膝中长裙,脚蹬绛红色短靴,三千乌丝以一根红色绸缎高高扎起,垂落在后腰上,而水吟蝉那布满疤痕的大半边脸上开了一朵朵的红梅,女子嘴角斜斜一勾,说不出的妖媚惑人。

  水吟蝉用小豪笔在脸上完成最后一笔勾画,然后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妆容,缓缓勾唇一笑。

  这下子,秦霸嘴角要流不流的口水终于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秦霸连忙跐溜一下把口水吸了回去。这可是他的老大,绝对不能打主意。

  水吟蝉从丑女变为美女这一幕,落在了一个老头眼中,让他忍不住连连惊叹。

  “妙极,妙极!没想到这位姑娘如此心灵手巧,竟能化腐朽为神奇。”

  说话的老头正是精诚衣店的老板,人称魏老。

  不知突然想到什么,魏老立马道:“姑娘请稍等,老夫有一个东西想赠与姑娘。”

  说完,也不等水吟蝉反应,他就急匆匆地进了内屋。

  水吟蝉扫了那魏老一眼,目光闪了闪。

  秦霸见状,立马上前道:“老大,这魏老性格一向古怪,你不必理会。”

  可是,水吟蝉却不这么想。

  人不可貌相,这魏老虽然看着古怪,但他一身修为高深莫测,给她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魏老不多久便从里屋出来,手上已然多了一根血红色的长鞭。

  “魏老,这根鞭子是要送我?”水吟蝉狐疑地盯着他。

  魏老笑得慈祥,状似随意地将血鞭塞到了她的手里,“这血鞭配姑娘一身装扮再合适不过,反正我留着也没啥用处,倒不如附赠给姑娘。”

  谁也没有察觉到,在水吟蝉接过血鞭之后,魏老的眼中划过一丝狂喜和兴奋。

  这女娃碰到血鞭后果然没有任何不适!

  苍天啊,大地啊!

  蛰伏在这个旮旯地儿整整四年!

  这个人,他终于找到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