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吟蝉又见到了玉凝雪。看最快章节就上 鄉 村 小 說 網 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她目光淡淡地瞥过玉凝雪那张漂亮的脸蛋,心里已经明白,今日这事儿怕是不能善了。

  水吟蝉本就是有仇必报的性子,何况这玉凝雪三番两次地针对她,自己就没有必要心慈手软了。

  这玉凝雪就不想想,如果自己真是堕玄,她逃了一次还敢回来?

  玉凝雪款款上前,朝几个长辈见礼之后才立在了殿中。

  “凝雪,现在老宗主和宗主以及诸位长老都在,当事人也在旁边,你且将当日所见所闻都细细再说一遍。”白长老看向自己的得意弟子,一脸肃然地道。

  凝雪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弟子,他视如己出,所以凝雪是什么性格他最清楚,这丫头从不会说一句假话,她既然笃定水吟蝉就是堕玄,那水吟蝉就肯定是堕玄!

  玉凝雪下意识地瞅了一眼水吟蝉,在看到她的玄武竟晋升师阶之后,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

  不到一年的时间,水吟蝉便从玄士巅峰变成了大玄师?!这速度未免太快了!

  尽管心中繁复杂乱,玉凝雪还是维持着从容不迫的姿态。

  “弟子还是那句话,当日弟子误入鬼门宗,亲眼看到水师妹和鬼门宗弟子混在一起,且她周身经脉逆行,分明已经成了堕玄……”玉凝雪道,语气笃定。

  水吟蝉也不打断她,悠悠然地听她讲完。乡·村·暁·说·網

  等玉凝雪说完了,老宗主才看向水吟蝉道:“丫头,玉凝雪说的话可对?”说着,还不忘拍打着怀里轩包子的后背,宠娃宠得没天理。

  “乖徒儿,还不赶紧替自己申辩!”琴长老急着吼了一声。

  水吟蝉看上高座上的一排小老头,嘴角忽地微微勾了一下,“玉师姐说的话基本都对,但是——”

  “你们听到了没?!这丫头都承认了!”白长老立马打断水吟蝉的话,冲她喝道:“你这孽障,什么时候成为堕玄的?你可是要为那鬼门宗卖命,回到缥缈宗只是为了窃取我缥缈宗的秘技和宝贝?!亦或者你们在酝酿什么更大的阴谋?!”

  水吟蝉特别想给白长老巨大的脑洞点赞。

  “白长老,弟子的话还未说完,你就这么急着定论了?”

  “多说无益,不过是狡辩之词!”白长老喝道。

  “白师兄,你先闭嘴可好?”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白长老一怔,接着整张老脸都气红了。

  长老座最末的醉离枫淡淡看着他,语调很缓和,却带着一丝不容忽视的冷意。

  “小师弟,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护着她?!她已经成了鬼门宗的妖女,非我同类!你切莫要被这妖女迷惑了,她根本——唔……唔唔!”白长老脑极,还想再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小师弟居然对他施了禁言术!

  这禁言术乃缥缈宗中上乘法咒,并非不传秘术,但是,施用该术之人的玄武等级必须比被施用对象的高。

  白长老知道小师弟的玄武水平早些年便超过了他,可他万万没想到小师弟竟不顾长幼之序,对他施用禁言术!

  醉离枫这般做了之后,众人竟没有丝毫异议。毕竟这位白长老在这件事上太偏激了。

  “公子,你竟对我师父施禁言术?!”玉凝雪一脸不可思议。

  醉离枫连扫她一眼都不曾,只看向水吟蝉,语调不自觉地放柔了一些,“小蝉儿继续。”

  这明显的差别对待让玉凝雪脸色难看了一瞬,但她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很快便又恢复如初。

  水吟蝉乐了,枫妖孽这是在给她撑腰?

  “玉师姐前面说的都不假,只是玉师姐眼光狭隘,只看到事实表面,之前我便跟诸位长老解释过了,弟子之所以出现在鬼门宗,是因为弟子要混入其中摘取噬灵魔花。至于玉师姐为何这么笃定我就是堕玄,那是因为当时我用秘法令全身筋脉逆行,外面看着便与堕玄无二。”水吟蝉不紧不慢地道。

  玉凝雪听了她的话却是不信地冷笑一声,“水师妹,你说的这番话真是漏洞百出。你说你是混入那鬼门宗伺机摘取噬灵魔花,可鬼门宗的人只会放堕玄进去,水师妹说自己施用秘法令自己看起来像堕玄,但若真有这种秘法,怎的我们都不知道?”

  说到此处,玉凝雪目光从白长老身上扫过,“师父,您见过吗?”

  白长老不能说话便只能摇头。

  除了醉离枫,宗主和其他长老的神色竟都似没有听过见过。

  玉凝雪见状,心里的底气越足,继续道:“再者,那鬼门宗防备甚严,岂是你想混就能混进去的?!那时的水师妹不过士阶水平吧?”

  水吟蝉偷偷瞄了醉离枫一眼,见他丝毫没有要为自己说话的意思,心里小小地鄙视了一下。

  那什么秘法明明就是枫妖孽教她的,可这家伙现在居然打算看好戏。

  虽然知道醉离枫是相信她有应付的能力才没有帮忙,但水吟蝉心里还是有一丢丢不爽。

  水吟蝉看向玉凝雪,目光淡漠无情,“玉师姐,岂不闻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玉师姐和几位长老没听过,便代表没有么?玉师姐承认自己眼界狭隘就算了,何必把几位长老也拖下水呢?”

  琴长老配合地重哼一声,“老夫可没有认同的意思,这世上的奇闻异事多得是,何况区区秘法。”

  水吟蝉笑了笑,冲自己师父眨眨眼,才又瞥向玉凝雪,目光蓦地冷了下来,道:“我在混入鬼门宗前做了足够的功夫,那鬼门宗百年一次的血月盛宴,玉师姐可知?血月盛宴前后,鬼门宗人流量大,鱼龙混杂,玉师姐又可知?玉师姐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什么资格妄下定论?!”

  说着,水吟蝉一步一步地走近玉凝雪,说出的话一句比一句沉冷,“玉师姐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误入鬼门宗,玉师姐怎么不说说清楚呢,那时的你究竟是如何进入鬼门宗的?玉师姐这么怀疑我能混入鬼门宗,不就是因为你是被那鬼门宗弟子捉了,还百般羞辱地押进去的么!”

  玉凝雪脸色一变,立马喝止,“水师妹,休要胡言乱语!”

  eews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