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啊,果然是变态

  “果然任何事情都瞒不了大人。看最快章节就上 鄉 村 小 說 網 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水吟蝉轻笑一声道:“如果我说,我只是对大人感到好奇,想要多了解大人一些,大人可信?”

  男子侧眸看她,那表情俨然是不信的。

  “你若有什么想知道的,问我不是更直接?”男子道。

  水吟蝉颇有些诧异地看他,“我可以直接问你?我若问你,你会回答吗?”

  “那要看是什么问题。”男子的目光落在她脸上,淡淡的,没什么情绪。

  水吟蝉微顿,笑问,“我只是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这个总可以回答吧?”

  男子闻言,眸子轻轻闪烁了一下。

  “名字啊……”男子喃喃一声,目光有些幽远,“到了这鬼门宗,以往的姓名便成了浮云,你知道了又有何用?”

  “你便告诉我吧,我想知道。”

  男子瞅着她,很好奇她为何如此坚持。

  “你不觉得,有个人日日唤你名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水吟蝉笑了笑。

  男子唇畔轻勾过一丝笑意,但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也罢,告诉你又何妨。我叫……即墨染。”

  水吟蝉闻言,脑子里忽地闪过什么。

  她过目不忘,几乎在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她就无比确定,这名字她肯定听过!

  但是,究竟在什么地方听过呢?

  “怎么,有何不妥?”即墨染见她有些走神,不禁拧了拧眉。

  水吟蝉直言道:“没什么,总觉得这名字似乎在哪儿听过。看最快章节就上 鄉 村 小 說 網 xiāng cūn xiǎo shuō.cóm”

  在他面前,水吟蝉可不敢藏着掖着,因为这人的目光太过犀利,能够洞察人心。

  即墨染扫她一眼,嗤了一声,“你还真会套近乎。”

  水吟蝉:……

  麻蛋的,难得说一次大实话,这人却不相信。

  水吟蝉将药碗递到他面前,“喏,喝药吧。”虽然她很好奇这人为何要喝药,喝的又是什么药,但她并未多问。

  即墨染接过药碗,目中不由露出一丝嘲讽之色。

  水吟蝉瞥见之后,心里有些不好了。

  嘲讽就嘲讽吧,她也不过是利用此人进入灵狱,各取所需而已。等到她成功摘到噬灵魔花,立马走人。

  即墨染扫她一眼,“我要喝药了,等会儿不管你听到什么,都不准进来。”

  水吟蝉疑惑地看了看他,微顿后点了点头。

  离开前,她不由往回看了一眼,发现那人正盯着手中的药碗,目光冷冽。

  水吟蝉突然就明白过来,先前他那嘲讽的目光不是对她的,而是对那碗药的。

  那碗药难道有什么不妥?

  水吟蝉没有深想,她可没兴致打探别人的隐私,只要能顺利混到血月盛宴之前就行了。

  砰!哐当。

  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摔到地上碎掉了,接着传来男人压抑低吼的声音。

  水吟蝉微微蹙了下眉,然后动也不动地站在门外。

  难怪之前不准她在一旁候着……

  是那碗药有问题?那他应该早就知道那碗药有问题了。她不解的是,为何这人明知道药有问题,还喝得那么干脆。

  屋内各种噼里啪啦的声音还在继续,水吟蝉听了半响,决定去找个下人过来看看。

  然而,她刚刚迈脚,身后便有一股迫人的气压袭来。

  水吟蝉神色猛然一变,脚先脑子一步往外跑。

  可惜,终究没快过那股气压。

  水吟蝉收脚,迅速在周身竖起一面玄盾。

  饶是如此,她还是被震得飞往高空,然后啪一声落回地面,摔了个狗啃泥。

  眼前的地面上多了一双黑靴,水吟蝉慢慢抬头,果不其然看到那高大的男人就立在自己面前。

  只是此时的即墨染明显有些异常,一双眼睛布满红血丝,全身筋脉暴起,随时都像是要炸掉一般。

  即墨染一把拎住她后颈,像拎一只小鸡仔般将她拎了回去。

  水吟蝉直觉不妙,却又怕自己挣扎会惹来这人暴怒,只得乖乖地任他拎着。

  怎么办,要不要使用逃遁符?

  可若使用逃遁符,她便前功尽弃了。

  水吟蝉这般想着,一张黄阶下品逃遁符便悄然捏在了手中。无论如何,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即墨染拎着水吟蝉,粗鲁地将她扔到了地上,一双嗜血的眸子紧紧盯着她,就像是一条毒蛇一错不错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稍许,那眸里的嗜血像是突然散去了一般,重新变得清明,他扫了水吟蝉一眼,声音压抑地怒吼一声,“你在这儿做什么,快给我离开!”

  水吟蝉微怔后,拔腿就往外跑。

  然而,不等她跑出门口,身后便传来一道低沉暴怒的嗓音:“贱人,谁准你离开的?!”

  接着便被粗鲁地拽了回去。

  然后,即墨染又开始了剧烈的挣扎,表情一会儿狰狞,一会儿平静。

  “你怎么还没走,还不快点离开这里!”即墨染怒道,伸手拎起她,作势就要将她丢出去。

  可是,那动作才到一半便顿住了,即墨染又迅速将人拽了回去。

  如此反复。

  水吟蝉的表情已经麻木了,心里有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她不敢随便动了。

  即墨染一脸嗜血地盯着她,忽地咧嘴一笑。

  水吟蝉:……

  “第一次见到这么乖的猎物。你说,我是先吃了你的胳膊,还是先吃了你的小腿,亦或者直接掏出你的心肝吃了?”

  即墨染笑得很温和,水吟蝉却听得头皮发麻。

  “怕吗?”即墨染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是一只小狗。

  水吟蝉:……

  “一定要吃我吗?”水吟蝉眨了眨眼,问道。

  即墨染:“不一定。”

  水吟蝉并未因此松一口气,她直觉对方还有下文。

  果然,即墨染接着道:“不一定会吃了你,但至少要卸掉一只胳膊,不见血的话,我心里的暴躁平复不下来。”

  水吟蝉很佩服这人,居然能一脸平静地说着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眼瞧着眼前这人手臂抬起就要动手,水吟蝉忽地看着他,嗓音柔和地道:“即墨染,你看着我的眼睛。”

  这是即墨染在来到鬼门宗后第一次听到有人唤他的名字,他不禁怔了一下,便是这一愣,他不小心望进了那一双漆黑明亮的水眸里。

  (馒头:小蝉儿快要吐血了,木错,这即墨染就是那谁谁,有人猜对了。。。(^o^)/~)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