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他好了我们就走,反正在这呆的也够久了。”季晚说。

    这就是答应了?

    普洱连忙点头,反正到哪都是治病救人,她完全没有意见。

    更何况现在俩人的身份也算是暴露了,在这里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季晚才去看那个只剩下一口气的死人。

    看身形应该是个少年,脸被利器划伤了,看不清楚面容,只能依稀看出长相还不错。

    季晚翻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拇指大小的白色药丸,掰开少年的嘴塞进去。

    “好像卡住了。”季晚摆弄了一下,发现少年半点没有吞咽的动作,一脸无辜的说。

    众人黑线,这人根本不会看病吧?

    不过也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救得活一个注定要死的人。

    “拿杯水来。”季晚吩咐。

    给少年灌下半杯水后,季晚总算把那颗药丸给他塞进去了。

    然后就开始给少年施针,她的针跟普通的银针不同,是一种金色的长短形状各不一,就算是普洱都没见过。

    “有毒,毒死了不管埋。”

    小药童好奇的,想拿季晚放置在一旁的金针,季晚凉凉的说。

    小药童的手,刷的一下缩回去了。

    “他没有中毒,不需要以毒攻毒吧?”普洱弱弱的问。

    “对啊。”季晚回答的理所当然:“就是想用。”

    普洱:……

    小师祖你真的是认真的吗?

    之前觉得你什么都靠谱,果然都是错觉的吧?

    谁都没觉得季晚能把人救活,就连普洱此时都在怀疑。

    然而,就在季晚把少年身上的金针拔掉后,本来躺在那里,感觉随时都要断气的少年,突然睁开眼睛。

    “醒了?”季晚一边把东西收好,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是你救了我?”少年疑惑,虽然很奇怪,但是事实好像就是这样。

    “嗯,有钱付药费吗?”季晚问。

    “在下唐易,待我找到家人后,一定双倍奉还药费。”少年连忙承诺。

    “合着你找不到家人就不给钱啊?”季晚似笑非笑。

    “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少年挣扎着想爬起来解释。

    “别乱动,身上经脉都断了,再折腾下半辈子就瘫着吧!”季晚轻飘飘的说。

    “姑娘这是什么意思?”唐易微愣。

    “意思就是经脉全废,武功尽失,够清楚吗?”

    这下唐易是真的愣住了。

    “不知道姑娘可有办法?”

    “有啊,但是不想帮。”季晚点头。

    唐易:……

    “小师祖……”普洱悄悄的拉着她。

    “我只答应你救他,没答应你还要做其他的。”季晚微笑。

    小师祖决定的事,除了太师祖,很少有人能动摇,普洱早就知道,只不过还是对唐易起了恻隐之心。

    “看完了吗?都没事干吗?在我这待着收钱行不行?再不走的都扔出去!”季晚看着一众看热闹的人,威胁。

    “敢问姑娘可是医仙谷的人?”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问。

    这人一出现,围在周围的人自动分开给他让开一片空地,显然大家都认识这个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