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出人头地 第五零四章 清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会议室内二十几个江湖大佬闻着刺鼻的血腥味,都有些紧张,不过经过最初的错愕之后,几个大字头的大佬可能觉得不能让一介女流用气势把自己压住,更何况当着他们几个,楼凤芸坏了一个很严重的江湖规矩,怂恿洪门弟子自相残杀。

    同新和九龙机房场一带的堂口大佬孖七,冷着脸看向楼凤芸,第一个发难:“芸姐,你也是江湖人,坏了江湖规矩,不好吧?阿旗就算是说了几句气话,也犯不上全家扑街呀。”孖

    七在九龙漆咸道火车机房场一带颇具势力,凭借战时做汉奸积累的财富,战后未被英国人清算,迅速壮大了自己的势力,虽然不是一帮之主,但是比起许多同新和的叔伯还要凶横,手下鸦片馆,赌档搞得风生水起,有了楼凤芸提供给他的外围赌马这条财路,更是让他成为同新和许多小弟心目中的财神爷,个个都以能帮孖七哥做事为荣。和

    盛义的烟枪伟也不阴不阳的开口:“看今天这个架势,芸姐打算把我们这些合伙生意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然后一统江湖,搞个芸字头出来?”这

    些人不比死掉的和合图单眼旗,和合图虽然号称老歪正统,但是实力上比起他们几个在座的江湖字头大佬,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在他们看来,如果楼凤芸真的敢动自己,别说宋天耀背后撑着这个寡妇,就算是警务处处长,他们这些人的手下也一定能宰了报仇,称雄的大字头这点底气还是有的,何况他们几个心中算定,楼凤芸也就只敢杀一个单眼旗杀鸡儆猴,随后无非是继续谈,逼他们在座这些私吞了钱的人把钱吐出来。想

    让他们把之前贪墨的钱吐出来,门都没有,虽然外围赌马这条门路是楼凤芸想出来的,而且也确实让二十多个赌档都均沾了好处,约定大家一起发财,可是帮楼凤芸做带家哪有自己做庄家钱来的快,合法赌马,是马会坐庄,外围赌马,楼凤芸坐庄,既然楼凤芸能坐庄,那他们自己也能坐庄,坐庄是稳赢的,自己这些人何苦帮楼凤芸跑腿收钱收注赚些佣金,干脆自己做庄,接受那些赌客的投注,赚的不是更多?而且现在很多赌档客人,都已经知道了不用去赛马场也能投注赛马,个个都来了赌性,赛马日外围赌能开几十场,单日流水数十万,有大赌客或者烂赌鬼赌红眼,破百万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现在在场的全都尝到了做私庄的甜头,楼凤芸如果敢再用强,这二十多人联起手来,别说宋天耀,就算是香港警队,都要考虑一下后果。

    楼凤芸朝开口的两个人露出个笑脸,又拍拍身边站着吓得脸色有些发白的书妍诗茵,这才淡淡开口:“这条财路我提供的,规矩也是我定的,当初各位全都一口答应守规矩,我才让你们进场一起发财,现在吞了多少钱,你们自己清楚,现在交出来,我既往不咎。”和

    德利的鱼栏明再次拍着胸口开口:“芸姐,我鱼栏明对天发誓,绝对没有私吞财物,如有私吞,不得好死,万箭穿心!”“

    其他人呢?”楼凤芸看向孖七和烟枪伟:“你们的意思,是把钱交出来,还是一拍两散各行各路。”孖

    七靠在椅背上哼了一声:“芸姐,何必强人所难,既然信不过我们,大家合作也就没了意思,散了吧,不过我现在走出去,不会也有个我的小弟拿枪指着我吧?”看

    到会议桌上其他人全都不吭声,眼睛都瞄向孖七,楼凤芸也就不再废话,示意书妍把电话抱过来,楼凤芸拨着号码盘,把听筒挂在耳边:“谈不妥,让你老板师爷辉打电话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随后楼凤芸就从诗茵手里取出一叠文件,丢到会议桌上:“自己认领自己那张签个字,现在开始,大家没了江湖情面。”

    听楼凤芸说完,孖七利落起身,伸个懒腰:“我不识字,就不用了,芸姐,以后江湖再见。”

    其他人也纷纷离席,客气的稍微讲究些脸面的,对楼凤芸还假意客气几句,说些日后有机会再合作的空话,粗狂桀骜的,则直接转身出门离开,桌上的那叠纸完全没人去碰。除

    了还在浑身发抖,吓破胆的和合图单眼旗小弟之外,只剩下鱼栏明看看楼凤芸,站起身,又犹豫坐下,看向楼凤芸:“芸姐,我有今天都是你关照,我绝对没有吞您的钱,可是……您别怪我,您以后有吩咐,我一定出力,只不过如果我今天站在您这边,我的字头小,扛不住他们搞我,我赚了些钱,也不想再被他们欺负的滚回乡下。”

    “让你们签字,一个个看都不看就走人,你想留下,就坐下,不想留下,就出去,怕什么?”楼凤芸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淡淡的说道。鱼

    栏明听着门外没有动静,又看看空荡荡的会议室,最终犹豫一下,还是没有起身:“我……做人不能不讲义气,芸姐关照我,就算走,我也等芸姐走之后再说。”

    楼凤芸活动了一下脖颈,旁边的书妍马上帮楼凤芸按揉了起来,楼凤芸闭着眼睛说道:“诗茵,去告诉外面的人,鱼栏明不要动。”

    诗茵答应一声,走到会议室门口,打开会议室的门,外面几个精壮青年听完诗茵的话,点头示意,随后把会议室的门又关闭。楼

    凤芸睁开眼:“难得你有心,以后空出来的二十多家外围赌马档口,归你看管。”

    鱼栏明还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会议室外面响起自己小弟慌急的声音和几声拳头打在**上发出的沉闷响声,似乎还有被堵住的嘴巴里挤出的惨哼。鱼

    栏明坐不住,起身跑过去打开会议室大门,外面,自己一个满身雨水的小弟此时正被几个青年踩在地上,鼻青脸肿,嘴角淌血,一把手枪顶在他的脑袋上,随时准备抠火。

    “自己人,自己人兄弟!当心走火!芸姐……是我的兄弟!”鱼栏明张着双手,先是对持枪青年喊,随后又转身看向楼凤芸。楼

    凤芸开口:“放了吧,不是说了不要动鱼栏明?”此

    时鱼栏明的小弟被松开,鱼栏明把他拉起来,这名小弟看起来很是忠心,顾不上自己浑身疼痛,对着鱼栏明说道:“大佬快跑~酒店外面,四车英国兵,那些大佬一出酒店,全都被持枪抓上了卡车,说他们私藏军械!”

    拉着小弟双手的鱼栏明,听到这句话,扭头看向楼凤芸,突然觉得小弟双手冰冷,但是冷不过楼凤芸的眼神,那眼神让鱼栏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窗

    外,暴雨倾盆,清洗着这座城市。10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