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蕊显然也看明白了这一点,心里欣喜,面上却愈发的咄咄逼人:“端木芊芊,你就不能为祖母,为父亲想想吗?就不能为白家舅舅想想?他们一世英名,怎堪你这么折腾!”

    红笺忍无可忍:“这话真是越说越……王妃?”

    她撩着袖子就想站出去把端木蕊骂个够本,却被诸葛芊芊一把拉住。

    诸葛芊芊直直望着端木蕊:“端木蕊,你我姐妹一出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非要如此逼我不可吗?”

    “谁跟你同……”关键时刻,端木蕊竟找回了一丝理智,生生将“谁跟你是同根生”改口为:“我不耻跟一个盗窃贼做姐妹。”

    “盗窃贼?你到底哪来的自信证明我就是盗窃贼?”

    诸葛芊芊好笑的看着她:“就凭那些脚印?那么我请问一下,王府库房丢失的现银没有八千两也有五千两吧,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就算真有本事神不知鬼不觉避开层层守卫进入库房,却又到底是怎么搬走的那么多银子?”

    端木蕊冷笑:“你是搬不动,可谁知道你有没有帮手呢?天下哪有那么凑巧的事,你前脚才去了白家,后脚,王府就失窃了!”

    周妈妈一听,简直要疯了。这话怎么能说呢?

    诸葛芊芊眯眸看着她,声骤冷:“你是铁了心要给舅舅泼脏水是吗?”

    “我,我可没说是舅舅……”

    端木蕊到底畏惧白问尘,可对他对白家,她又是记恨的:“白家那么多人,还养着那么多能人异士,他管得了所有人吗?他若真管得了,白轩又何至于变成……对,说不定就是白轩呢?我可听说了,他现在跟你可熟得很,之前特地送你去藏书阁办卡不说,上次还特地送你回来……当然,是那个白羽也说不定,他更狂,连王爷的脸都……”

    “够了!”

    诸葛芊芊冷冷打断端木蕊的话,后悔为了一时便捷而催眠她,这丫前世绝壁吃了不少苦头,早就疯了,只不过重活一次让她有了新的盼头,分散了注意力,那股疯念才没有暴露出来,而现在,自己的存在却威胁到了她的盼头,本就刺激到了她,再来个催眠暗示,催化了她那股邪念……

    “不就是让我脱吗?我脱就是了。”

    声落,院里又是一静。

    “王妃!”

    红笺等人率先反应过来,惊得脸都变了。

    诸葛芊芊抬手打断她们,冷眼淡淡扫过院中每一张脸,笑,却不达眼底:“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几个人敢看!”

    眼见她当真抬手去解腰带,众人大惊失色,匆匆转身背过去,不敢看哪怕一眼,只听到她冷冷的声音像浸过冰水的刀:“端木蕊,你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今日为了端木家,为了白家,你给的这耻辱我受了,但我也记下了,他日,必让你千倍偿还!”

    端木蕊面色变了变,看着这样的诸葛芊芊到底是害怕的,可转念又想,这世道本来就是人吃人的,她不吃人,人就会吃她,她再也不想像前世一样只能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了,便咬咬牙,硬是逼着自己挺直腰杆与诸葛芊芊对瞪。

    “王妃,您千金之躯,何必为个妾如此自降身份!”

    红笺等人急得眼睛都红了,偏诸葛芊芊是个倔的,若现在她们拦着她,后果却并非一个死那么简单,而且……

    她们已经看到,萧凌陌来了!

    萧凌陌正想喊助手,就有个人从人群里冲了出去……

    “莲夏,你干什么!”端木蕊看清人,怒不可遏:“现在立刻马上,回来!”

    莲夏却没听到一样,咚一声跪在诸葛芊芊面前:“凌王妃,还是让奴婢来为您搜身吧。”

    “你算什么东西!”端木蕊气死了:“谁知道你是不是早就投靠她了!”

    “作为专门训练出来的,你不合格呀,竟然对主子憎恨的人心生怜悯,还为此违抗主子的命令。”诸葛芊芊低眸看着莲夏,笑道:“如果我是你主子,一定会赶你回去重新训练的。”

    莲夏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时候还笑得出来,可……那些明明很平凡的大实话,为何从她嘴里出来就是那么的打动人心呢?

    “退下吧。”

    诸葛芊芊淡淡说着,转眸看向已到院门口的萧凌陌,淡色的唇扯得更宽,而眼底想笑意却慢慢退去:“高高在上的凌王殿下看着呢,可别为了一时冲动,丢了自己小命。”

    萧凌陌面色难看,怎么想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闹到这个地步。

    他之所以默许端木蕊领人围住飞羽苑,逼迫诸葛芊芊,无非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帮诸葛芊芊。

    端木泓是个见风使舵的,眼见他宠着端木蕊却又奈何不得诸葛芊芊,多半只会冷眼旁观静候最终结果,那是白家,还是……默言?

    不管是白家还是默言,只要让他抓到把柄,就能为他所用,可问题是,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诸葛芊芊被迫当众脱衣证明清白?

    “都退下。”

    原本众人就背对诸葛芊芊,萧凌陌来了他们自然都看到了,听他这声令下,无疑如同大赦,纷纷迅速退下。

    莲夏深深看了诸葛芊芊一眼,也被迅速冲上来的习秋和冬枝拉走。

    “王爷……”

    端木蕊一直盯着诸葛芊芊,这才发现萧凌陌来了,怔了怔后,面色更加难看,双眼更加猩红。

    他到底还是为了那个贱人来了!

    他竟然真的来了!

    “王爷到底还是选择了她,是吗?”不甘心的,她问道,但因为太激动,声音有些刺耳。

    萧凌陌冷不丁的被问得莫名其妙。他不来,难道要放任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可……

    “蕊儿,你在胡说什么呢?”他蹙眉看着她,敏锐的察觉端木蕊似乎有些不对劲。

    “你终究还是选择她,不要我了,对吗?”这个想法主导着端木蕊的意识,让她既挫败,又不甘,情绪躁动得厉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