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夜。

    陈妈妈睡得正香,黑暗中忽然伸出一只手来,死死捂住她的口鼻。

    生生被捂醒,陈妈妈大惊失色,本能正要挣扎,却听到个熟悉的低笑声:“陈妈妈别怕呀,是我。”

    陈妈妈听出来是诸葛芊芊的声音,简直想哭,心中暗道是您才更可怕好么?却只能默默的点头。

    诸葛芊芊蹲在床沿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笑吟吟的:“陈妈妈,我记得你好像有个小孙子是吧?”

    陈妈妈也就一个儿子一个孙子,都是她的命根儿,一听诸葛芊芊提起还得了,当即吓得面若死灰,一轱辘就想爬起来给诸葛芊芊磕头求饶,却被诸葛芊芊先一步摁住:“你别急呀,先听我把话说完嘛。”

    “您说您说。”深知如今这小祖宗已今非昔比,陈妈妈哪里敢有半点违抗,白着脸直点头,大冬天冷汗唰唰往下流也不敢擦。

    “瞧您紧张的,我刚不过跟您开个玩笑而已,至于吓成这样么?来,赶紧先擦擦,擦干净了咱好继续聊。”诸葛芊芊笑吟吟的递上随身携带的手帕。

    然而,她越是如此,陈妈妈越是惶恐,本能伸去要接过的手也在关键时刻仓皇缩回,飞快的从枕边抽了块自己的干笑着抹汗:“奴,奴婢粗鄙,怎,怎能糟蹋了您的好东西,用,用奴婢自己的就好,呵呵,呵呵……”

    诸葛芊芊只是让陈妈妈长长记性,省得她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回头阿猫阿狗恐吓一下又倒戈,自是见好就收,省得适得其反。

    “你乐意用你自己的就用你自己的吧,现在我们继续说正事……”

    翌日。

    端木蕊刚分派完一天的工作,陈妈妈便红着眼睛来请假,理由是儿子来福昨天扫雪的时候摔了一跤,也不知摔到了哪里,今天竟就下不来床了,小孙子还不知吃坏了什么东西又吐又泻,想回去看看。

    周妈妈也是当娘的,在旁一听不得了,忙问怎么样。

    “来捎信的人说的不清不楚,我这会儿也是不知道具体才这么着急着想要回去看看。”陈妈妈一边说一边抹眼角,急得不得了。

    虽然端木蕊现在在王府得萧凌陌的宠,花销上压根还用不上自己的,可对于白蓉将她的银钱和嫁妆也一并托付给陈妈妈打理保管的事情还是分外的不爽,本就觉得陈妈妈碍眼得很,平常压根不乐意她在跟前晃,如今听说她要回家,自是巴不得,但是……

    “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回去看看也是应该。再说您辛辛苦苦也已经好些年也没回家过过年了吧?便干脆趁这机会直接过了年再来也不打紧,反****里人手多得是,也不差您一个,倒是您可以趁机好好享享天伦之乐,不过……”

    周妈妈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蹙眉看向端木蕊,却见她笑容温润亲和的看着同样错愕的陈妈妈:“陈妈妈,这要过年了,府里开销大,用得上的物件也多,你那院子人多眼杂不说,我要取个物件用也不方便,不如,您先把库房钥匙和那些个重要东西先放我这儿?”

    陈妈妈蹙眉看向周妈妈,一副眼神与她商量的模样,心中却忍不住赞诸葛芊芊神机妙算。

    周妈妈也是面色难看,正要开口,就见端木蕊沉着脸冷冷道:“得!你实在不放心交给周妈妈保管也行,反正绝对不许带着钥匙和东西离开凌王府。”

    按照诸葛芊芊的吩咐,陈妈妈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可她也不是瞎的傻的,哪里听不出端木蕊这话有几分真心:“便是蕊夫人不说,奴婢也不敢带着这些东西离开,只是……”

    一脸为难的又瞥向周妈妈。

    周妈妈郁闷至极。

    按照白蓉的意思,发生这种意外状况陈妈妈需要走开的时候,确实应该把东西和钥匙暂时交给她保管和打理,以防端木蕊不知分寸,可端木蕊却是个主意大的,越是限制她越反抗,此时就分明不乐意将钥匙和东西给任何人保管……

    眼见端木蕊火大到青筋都跳出来了,周妈妈牙一咬心一横,笑道:“这是哪儿的话,不管是库房里的物件还是那盒子里的东西,不统统都是蕊夫人您的吗?自是谁保管也不如您自个儿保管妥帖。”

    端木蕊一听,火气立马消了不少,嘴角再度扯出深笑来,却见陈妈妈一脸还是为难的样子。

    笑立马又僵住,杏眸沉沉的盯着她。

    陈妈妈若有所觉看过来,一眼之后面皮也绷紧。

    周妈妈知陈妈妈为难,更觉得端木蕊这时候得罪陈妈妈没有任何好处,生怕两人闹僵,忙给陈妈妈递眼色。

    陈妈妈假作迟疑了下,板着脸妥协道:“奴婢这就回去取东西。”

    端木蕊端茶轻拨,低眸道:“陈妈妈到底年纪大些,气力已不比往年,周妈妈一块儿去搭把手吧。”

    虽然陈妈妈早就身在曹营心在汉,可一听这话还是控制不住面色铁青,瞬间什么愧疚感都没了,抿唇扭头便走。

    “蕊夫人,您怎么能这么说……”

    周妈妈也觉得端木蕊那话太过分了,说好听是帮忙,说难听又何其不是监视?怕陈妈妈拿了不该拿的东西!

    这是裸的在怀疑陈妈妈的人品,对一个老人而言实在是巨大的羞辱。

    端木蕊却不以为然的喝着茶,淡淡道:“周妈妈,你还愣着做什么?快跟上去啊。”

    周妈妈实在不知道说她什么好,可到底是自己奶大的孩子,自己和自己一家子往后要依靠的主子,除了听话还能怎么样呢?

    出门匆匆追上陈妈妈:“陈妈妈,蕊夫人年纪小,最近心情也不是很好,说话鲁莽难听些,都不是真心的,你别忘心里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